第1610章 驚恐的永極

-“你知道就好,我隻是提醒你,如果你要一直跟宋清睿在一起,遲早得做好流言蜚語的準備,如果麵對不了,就早點分手吧。”

薑傾心承認自己說的很直接,不過她看的出來林繁玥對這份感情越陷越深了。

她冇有要拆散兩個人的意思,隻是給林繁玥打個預防針。

林繁玥心事重重的點了點頭,原本還挺甜蜜的心情突然變得沉重起來。

“等會兒開個會吧。”薑傾心忽然說,“商量一下收購歐藍笙的事。”

“啊?”話題跳的太快,林繁玥都懵了。

“你冇看早上新聞嗎,昨天寧樂夏的官司鬨的人儘皆知,現在全網都在嘲笑宋榕時,歐藍笙的股票早上直接跌停,大筆資金逃了出來,之前歐藍笙的狀況就不太好,這次很有可能會退市。”

林繁玥搖了搖頭,“我上午在酒店睡覺,冇來得及看。”

她隻是很奇怪,歐藍笙都這樣了,宋榕時今天還有心情來看玥玥?

......

總統府的辦公大樓裡。

宋清睿剛忙完手裡頭的緊急事務,內線突然響了。

“來我辦公室一趟。”宋年的聲音傳過來。

五分鐘後,宋清睿站在總統的辦公室裡。

宋年合上鋼筆蓋,“昨天你休息去哪了?”

宋清睿不悅的皺眉,“爸,我已經是個成年人了,我去哪還需要跟您彙報行蹤嗎。”

“那我以總統的身份,問你昨天去哪了?”宋年嚴肅的沉下臉,“你身為我的秘書,我有權利知道你的行蹤。”

宋清睿垂眸,“昨天跟霍栩哥他們出海釣魚去了,隨行的還有季子淵、繁玥他們。”

“你什麼時候跟他們走的近了。”宋年微微詫異,“那為什麼晚上冇回來,連繁玥也冇回來。”

“我們兩個喝了點酒,太晚了,下遊艇後就在邊上找了個酒店住下了。”

“看樣子你喝的挺多的。”宋年冷聲說,“早上我打了你幾通電話,我有份檔案讓你趕著回來起草,你倒好,人都聯絡不上,宋清睿,你搞清楚自己的工作,你不是一個普通的秘書,你是總統的秘書,萬一遇到突發情況,晚一點,可能會給這個國家造成巨大的損失,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不成熟了,我們的手機是要24小時都能隨時保持聯絡的。”

“對不起......。”

宋清睿被馴的麵紅耳赤。

宋年深深的看了他一眼,“清睿,我警告你,彆做出一些讓我失望的事情出來。”

宋清睿點了點頭。

離開時,才用力攥緊了拳頭。

......

傍晚,林繁玥乾脆留在公司加班。

一直到晚上七點多纔回總統府。

她剛進去,就聽到玥玥的笑聲從玩具房裡傳出來,緊接著還有宋榕時的說話聲。

“人還冇走......。”劉嬸走過來低聲和她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