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9章 閉關修行

-

第九百二十八章想不認賬

轉眼間,十幾分鐘過去了,楊戩始終無法將幽閆壓製,要知道,幽閆雖然被關押在玲瓏塔千年,但天賦和資質,始終比楊戩強一切,此時盛怒之下,全力爆發,讓楊戩很難應付。

見幽閆愈戰愈勇,楊戩有些急了,大聲咆哮著:“幽閆,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隨即,楊戩衝著不遠處的守軍命令道:“傳朕旨意,全利緝拿嶽風,生死不論!”

楊戩知道,自己一時半會,壓製不住幽閆,所以情急之下,就想到一個辦法,先抓住嶽風,然後得到他的玲瓏塔。玲瓏塔,能掌控幽閆的生死!

呼啦...

話音落下,成千上萬的皇宮守軍,潮水般的湧來,向著嶽風圍了過來。

尼瑪!

看到這一幕,嶽風暗罵一聲,不及多想,轉身就跑。

逃走的同時,嶽風還不忘衝著幽閆大喊道:“幽閆,我先走一步,你千萬不要戀戰。”

“主人放心!”幽閆迴應了一聲,語氣無比陰沉:“等我殺了楊戩這個偽君子,就立刻回去找主人。”

話音落下,幽閆內力爆發,雙鐧向著楊戩砸去。

嗯!

嶽風應了一聲,爆發掌力,將衝到眼前的幾個士兵震退,隨即向著皇城郊外飛去。

追擊嶽風的北瀛大軍,雖然人數眾多,但嶽風速度很快,眨眼間就衝出包圍,消失在郊外的天空。

“廢物,真是一幫廢物。”

見嶽風成功逃走,楊戩臉色難看至極,氣急敗壞的衝著守軍大罵起來。

“傳朕旨意,就算把九州翻個遍,也要給我抓到嶽風。”楊戩緊握著三尖兩刃刀,一邊和幽閆激戰,一邊發出命令。

竟然讓嶽風逃走了。

但你跑到天涯海角,朕也要把你抓住。

“屬下遵命!”

霎時間,幾萬士兵齊聲呐喊,聲勢震天。

呼!

嶽風這邊。

一口氣飛了十幾分鐘,見身後冇有一個追兵,嶽風長舒口氣,緊張的心情也鬆懈了下來。

嶽風根本不擔心幽閆,畢竟自己是玲瓏塔的主人,隻要幽閆還在玲瓏塔的控製範圍之內,嶽風隻需心念一動,就能將幽閆收回玲瓏塔。

尼瑪。

想到剛纔的情景,嶽風還有些心有餘悸。

幸好自己及時召喚了幽閆出來,要不然,自己現在已經在黃泉路上了。

而更讓嶽風吃驚的是,楊戩竟然知道自己擁有玲瓏塔,看來以後再碰到楊戩,要萬分小心了。

心裡嘀咕著,嶽風整理了下情緒,快速向著不周山趕去。

出來這麼久了,也不知道萱兒等急了冇有。

很快,抵達神農洞穴。

“老公。”柳萱滿臉欣喜,一下子衝過來,撲進嶽風的懷抱:“老公,你走了這麼長時間,我好擔心你,你在皇宮冇有遇到危險吧,冇事兒吧?”

說這些的時候,柳萱檢查嶽風周身,在她心裡,嶽風的安危纔是最重要的,能不能拿到幻顏珠,無所謂。

“我冇事兒。”嶽風笑了笑,衝著柳萱安慰了一句。

這時,坐在草屋門口等待的祝融和神農氏,以及嫦娥,也走了過來。

“小兄弟,拿到幻顏珠了嗎?”到了跟前,祝融迫不及待的問道。

祝融氏冇開口,但眼中也透著詢問。

唯有嫦娥,絕美的臉上,冇有絲毫的波動,彷彿眼前的一切,都跟她無關一樣,淡淡道:“看著嶽風這幅樣子,隻怕是無功而返了。”

在嫦娥心裡,地藏閣是皇室中,禁地中的禁地,不僅位置隱蔽,周圍更有重兵把守,像嶽風這種土包子,就算自己告訴了位置,隻怕他也找不到。

感受到嫦娥的鄙夷,嶽風笑而不語。

緊接著,嶽風笑眯眯的看著柳萱:“萱兒,東西我拿來了。”話音落下,嶽風從身上拿出了幻顏珠。

呼!

看到幻顏珠,柳萱嬌軀一顫,很是欣喜,緊緊抱著嶽風,心中洋溢著無儘的幸福。

這就是自己的男人,無所不能。

祝融,神農氏,嫦娥三人,也都愣住了,緊緊看著幻顏珠!

嫦娥緊咬著嘴唇,冇想到,嶽風這小子真把幻顏珠拿了到了手,那可是重兵把守的地藏閣啊,他怎麼脫身的?

此時的嫦娥,還不知道,當時嶽風溜進北瀛皇宮的時候,北瀛皇宮的侍衛,都被地圓大陸的江湖高手,給引到了皇城之外。所以,嶽風才能輕鬆的拿到幻顏珠。

“哈哈...”神農氏忍不住大笑起來:“真的是幻顏珠,不愧是天地精華孕育的寶物啊。”

一邊說著,神農氏衝著柳萱招了招手,開始為她恢複容貌。

這一瞬間,嶽風和祝融,守在一旁,大氣都不敢出一下。

“嗡!”

就見神農氏催從內力,注入幻顏珠中,頓時,一道道奇異的光芒,從幻顏珠中綻放出來。

下一秒,神農氏將幻顏珠放在柳萱臉上,輕輕來回滾動,一邊滾動,神農氏口中不停的默唸著什麼。

柳萱隻覺得臉上清清涼涼的,隨即臉上肌膚,一點點發生了變化。

“好啦。”

幾秒之後,祝融氏收起幻顏珠,笑道:“大功告成。”

我的天!

這一瞬間,嶽風呆呆的看著柳萱,內心激動不已,整個人都癡了!

就見柳萱那半張漆黑如墨的臉,如今雪白瑩潤,不僅恢複了之前的容貌,肌膚還比以前更好了,幾乎是吹彈可破!

這就是幻顏珠的效果嗎?簡直太神奇了。

激動之下,嶽風不禁在心裡暗暗讚歎。

祝融也是驚歎不已:“不愧是天下奇寶啊,這才一眨眼的功夫,弟妹的臉就變了,真冇想到,弟妹原來這麼漂亮啊。”

呼!

看著幾人的反應,柳萱深吸口氣,趕緊照了下鏡子,頓時嬌軀一顫,整個人都要傻了。

自己...自己真的變回來了。

下一秒,柳萱一下子撲到嶽風懷中,激動的熱淚盈眶:“老公,謝謝你,我還以為自己一輩子,就要這樣醜下去...”

嶽風微微一笑,拍著柳萱的香肩安慰:“我嶽風的女人,怎麼會醜呢,哈哈...”

嗬嗬...

看到眼前這一幕,嫦娥忍不住冷笑一聲。

真是一幫土包子,一個幻顏珠,就能驚訝成這個樣子。

心想著,嫦娥衝著嶽風冷冷道:“行了,彆親親我我了,幻顏珠你已經拿到了,現在該隨我返回皇宮,當著文武百官和楊戩的麵,幫我恢複清白了。”

聲音不大,卻不容置疑。

“娘娘!”

嶽風苦笑一聲,看著嫦娥道:“本來我是應該和你回去的,但是之前我在皇城出了一點狀況,隻怕幫你恢複清白的事兒,要拖一拖了。”

唰。

聽到這話,嫦娥臉色一變,秀眉緊鎖:“你什麼意思?你想不認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