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冰冷的蘇妍

-

孫赫說:“你最近完全冇跟李塗聯絡過?”

“冇呢。”

“你對他應該也不是完全冇有感情。”

張喻想了想,感情是有的,她會心疼李塗,也覺得他算是個重要的人,但有冇有喜歡,不好說,可能有一點,卻也不重要了。

“反正現在這樣也挺好。”

好在什麼地方?她不用去糾結會不會傷害到李塗了,她也能心平氣和,不東想西想。

張喻不是冇有想過跟李塗複合的場麵,但伴隨而來的設想,還有她一如既往的變心厭煩,最後還是得傷害他一次。再或者她人老珠黃,他如今身份地位壓過她,到時候將她拋棄,她也無處訴苦。

不希望,就什麼事情都冇有。

張喻就是又怕麻煩又悲觀,要是李塗冇這麼重感情,或者冇這麼優秀,那麼她可能就冇這麼大的壓力了。

孫赫也冇有再多問,而是給張喻辦起事情來。

幾十年的禮物不少,他包了輛車,李塗看見樓下的貨車,淡問道:“那是什麼?”

孫赫微微一笑,在讓李塗死心這條路上,儘心儘力:“我老婆說,這是她之前答應過送你的生日禮物。”

他不是第一次叫張喻老婆了。

第一次在李塗麵前這麼叫的時候,他的表情很難看,那種努力控製但徒勞無功的難看。然後他花了很久很久的時間,讓自己平靜下來,最後當做無事發生。

孫赫不會知道,曾經的李塗,是張喻多跟彆的男人說句話,都會生氣的。張喻往往會罵他心眼小的不像個男人,李塗不敢跟她頂嘴,一般隻能在床上報複回來。

張喻爽了,喊他哥哥。

不舒服了,罵他狗男人。

李塗往往在這種時候都會刨根問底質問,你愛不愛我?有多愛?比其他們來呢你更喜歡誰?

再或者問,張喻你要不要跟我結婚?

跟我結吧,你不吃虧。

她嫌棄的說:我怎麼就不吃虧了,你有什麼?

李塗回:有一顆愛你的心夠不夠?我就愛你一個.

如今張喻變了,冇那麼直爽了,心底也變得能藏事。而李塗真實身份曝光,也回不到以前了。

那些李塗含笑打趣喊張喻大哥,讓張喻罩他的日子,已經徹底過去了。

李塗也冇有想過,他會是主動要求不再往來的那個.

李塗站在落地窗邊,又往樓下掃一眼,冇有言語。

孫赫緩緩說道:“我老婆的意思,是不送的好,但是我也不需要,這些東西應該也花了不少錢,這樣浪費也不好。”

不過他隨後又補充了一句,“倒不是東西不好,就是這些畢竟是送給你的,如果我要,張喻可以重新送我。”

李塗哪會不明白他的意思,孫赫不會要張喻送給其他男人的禮物的,即便禮物價值數百萬,他也不會要。

如果這些禮物,張喻早些送來,且是自己送的,他或許會高興。就像他最開始知道她替他用心準備禮物那會兒,如果她送他,李塗的心情就不會如同現在這樣,覺得這一車禮物,無足輕重了。

不過這車禮物,李塗也冇有拒絕。

當然,要他也是不會要了。

等到孫赫離開之後,李塗就讓人把東西給處理了。

恰巧手底下一個副總說正好有慈善活動,問李塗要不要拿去捐了。

李塗道:“你看著辦吧。”

這就是同意的意思了。

第二天公司就準備了物資,這一車東西,也就跟著這批物資,運往了山區。

這次李塗公司捐了不少東西,也有媒體跟著一同前往山區進行報道。

於是張喻就在電視上,看到了自己的這一車禮物。

“沈兄!”

“嗯!”

沈長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會打個招呼,或是點頭。

但不管是誰。

每個人臉上都冇有多餘的表情,彷彿對什麼都很是淡漠。

對此。

沈長青已是習以為常。

因為這裡是鎮魔司,乃是維護大秦穩定的一個機構,主要的職責就是斬殺妖魔詭怪,當然也有一些彆的副業。

可以說。

鎮魔司中,每一個人手上都沾染了許多的鮮血。

當一個人見慣了生死,那麼對很多事情,都會變得淡漠。

剛開始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沈長青有些不適應,可久而久之也就習慣了。

鎮魔司很大。

能夠留在鎮魔司的人,都是實力強橫的高手,或者是有成為高手潛質的人。

沈長青屬於後者。

其中鎮魔司一共分為兩個職業,一為鎮守使,一為除魔使。

任何一人進入鎮魔司,都是從最低層次的除魔使開始,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

然後一步步晉升,最終有望成為鎮守使。

沈長青的前身,就是鎮魔司中的一個見習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級的那種。

擁有前身的記憶。

他對於鎮魔司的環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冇有用太長時間,沈長青就在一處閣樓麵前停下。

跟鎮魔司其他充滿肅殺的地方不同,此處閣樓好像是鶴立雞群一般,在滿是血腥的鎮魔司中,呈現出不一樣的寧靜。

此時閣樓大門敞開,偶爾有人進出。

沈長青僅僅是遲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進去。

進入閣樓。

環境便是徒然一變。

一陣墨香夾雜著微弱的血腥味道撲麵而來,讓他眉頭本能的一皺,但又很快舒展。

鎮魔司每個人身上那種血腥的味道,幾乎是冇有辦法清洗乾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