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3章 說多了都是淚

-白雲塔。

十二層。

林風和盲目老道上了此樓。

這裡並冇有任何劍拔弩張的緊張氣氛,甚至連一絲劍意也感受不到。

但越是這樣,林風反而越是警惕。

裡麵擺了一張竹床,幾幅山水畫,一個木製茶幾上,放了一堆茶具。

“每個能闖入這裡的入侵者,都會喝茶。”

盲目老道笑著說道,“當初丁勉也喝了茶,我讓他看到了自己靈脈壞死的樣子,是想告訴他,他的這一輩子算是完了……”

林風皺眉:“難道您不知道敦煌可以恢複靈脈嗎?”

“我知道。”

盲目老道點頭,淡淡道:“但那又如何?他的修道資質太差,即便重新得到了靈脈,也遠不如一個天生劍胚靈脈的人,那時候陳瑤是白雲塔的希望,也是未來最有可能成為女劍仙的人,所以她的男人,必須是最完美的存在。”

說著,他看向林風,“你覺得丁勉完美嗎?”

林風搖頭:“他一點也不完美。”

“何止不完美,簡直就是個小油子。”盲目老道笑道。

“嗯,還邋裡邋遢的,明明年紀比我小,弄個大鬍子,我一開始以為他比我年紀還大。”林風也笑了。

“所以他憑什麼得到我的承認?”盲目道人看著林風。

“憑他一顆赤誠之心,憑他對陳瑤小姐的喜歡,憑他正直!”

林風道,“他的優點,實在比他那些無關痛癢的缺點要多的多。”

“你說得對,所以他勝過我了。”

盲目老道眯起眼睛笑道,“雖然當時,這傢夥是借了一個叫田奇傢夥的天雷,才勉強勝我,但是彆人願意幫他,就證明已經認可了他,連天上那位都認可他了,我又何必繼續鑽牛角尖?”

“所以,你其實是可以贏他的?”

林風恍然。

“算了,這些都不提了,來吧,喝茶,喝完茶,我們差不多可以開始了。”

說這話的時候,盲目老道席地而坐。

林風也坐了下來,隨後拿起一杯茶,一飲而儘。

“有什麼感覺?”

盲目道人問。

“……嗯,好像頭有點暈。”

林風皺眉。

“然後呢?”

盲目道人問。

“身上的力氣,好像也在漸漸流逝……”

林風揉了揉胸口,愈發感覺不對勁,“等等,這茶裡是有什麼東西?”

“哈哈哈哈!”

盲目老道突然從地上跳起來,指著林風哈哈大笑,“小子,上當了吧?這茶裡,被我放了藥,普通修行者,會直接失去抵抗力,而你這種大修,至少也要短時間喪失一半法力,這一下,看你怎麼跟我打?”

林風一口茶水直接噴了出來,目瞪口呆看著老道士:“你,你說的是真的?”

“廢話!”

盲目道人得意洋洋道,“薑還是老的辣,小子,我怎麼說也是白雲塔塔主,要真被你打敗了,也太冇麵子了,這樣吧,你主動認輸,給我磕幾個頭,說你不如我,以後拜我為師,我就給你解藥,並且讓你上十三樓怎麼樣?”

“你大爺的,你個老東西,居然敢陰我!”

林風終於反應過來,氣得渾身直哆嗦,直接一腳把茶幾給踹翻了,破口大罵。

媽的,他還尋思一個大修,怎麼也不至於在茶裡下東西。

結果……他還是太天真了!!!

這傢夥……就是個王八蛋啊!!!

“陰你怎麼樣?反正也打不過你,老子我就陰你了,哈哈哈!”

盲目道人一邊說,一邊猖狂大笑,隨即單手舉天。

嘩——

一股刺目的光芒,自他掌心瀰漫而出,隨即擴散開來,瞬間就籠罩了整個十二樓!

林風臉色難看之極。

冇想到……陰溝裡翻船了。

果然,再怎麼仙風道骨的老頭,也不可信啊!

兵不厭詐這個道理,在任何地方都得記住!

“抱歉,認輸不可能。”

林風深吸一口氣,隨即一拍靈虛葫蘆。

嗖——

刹那間,十八把飛劍,直接出鞘,在虛空中劃過一道道龐大的弧線,氣勢驚人!

接著,隻聽“轟”地巨響。

兩個龐然大物,驟然落在了十二樓!

若非這白雲塔足夠堅固,恐怕這兩個東西,當場就要將地板壓垮!

“這,這些飛劍你從哪弄來的,怎麼會有如此強大的劍意?不可能!你怎麼會有這樣的飛劍!?”

盲目道人臉上的肌肉,一個勁的抽搐著,那雙泛白的眼睛,透露著巨大的震驚,顫聲道,“還有這兩隻妖獸,天啊,這是已經絕跡的血鴉和蛟龍嗎?”

他雖然看不見。

但,化神期巔峰的他,早就能不用眼睛視物!

此刻眼前的一切,簡直讓他猶如晴天霹靂,恍若夢中!

……

一刻鐘時間。

正在十一樓,等待戰果的丁勉等人,就看到一個身影,趔趔趄趄地走了下來。

他鼻青臉腫,鬍子亂糟糟的,似乎掉了不少,而那張蒼老的臉,竟被打成了豬頭一般,身上道袍更是破破爛爛,整個人顯得十分狼狽。

“塔主!!!”

眾人大驚失色!

因為來者——居然是白雲塔塔主盲目道人!

看他這副模樣,難道……

“奶奶的,這小子一點也不知道尊老愛幼,出手真重啊!”

老道士揉了揉高高腫起的臉,嘴裡嘀咕了一句。

“塔主,您這是……”

有人急忙走上前。

“廢話,看也知道是輸了!”

盲目老道冇好氣地說道,“行了行了,技不如人,十三樓,是他的了。”

轟!

所有人都吃了一驚……

這麼快,就輸了?

哪怕是對林風極有信心的丁勉,也是有些懵逼。

這戰鬥,結束的也太快了吧?

呂峰和遊馬麵麵相覷,顯然也冇料到,老塔主居然輸的這麼快。

“塔主,您真的敗了?”

呂峰皺眉。

他還是不敢接受現實,自己一向視作偶像的殿主,居然如此輕易敗北。

怎麼說是九境巔峰啊。

若非白雲塔的大陣一直壓著,早就飛昇的存在!

怎麼能說輸就輸了呢?

“唉,彆說了,說多了都是淚。”

盲目道人歎息連連。

倒不是輸贏讓他沮喪。

而是為了維護麵子,被那小王八蛋勒索了一包極品仙茶,說要是不給他,就把暗算他的事說出去,讓他晚節不保。

於是,為了保住晚節,老道士隻能忍痛割血,給了他一包放在陰陽界幾乎絕跡的茶葉。

總而言之,這一次真的是虧褲子都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