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6章

-今年的冬天似乎要冷上許多,十二月中旬,涼城就下了第一場雪。

半夜裡麵下的雪,喬晚星第二天一大早起來,就看到窗外白茫茫的一片。

她今天要複診,陸準前天出差了,今天還冇回來,這次複診隻能她自己一個人過去。

下雪天,路況不是很好,喬晚星車開得慢,到醫院的時候已經是十點了。

她約的時間剛好就是十點。

停好車,她撐了把傘下車。

這麼冷的天,喬晚星不可避免地帶上了圍巾手套帽子。

醫院裡麵開了暖氣,她進門收了傘,放到一旁,一邊摘著圍巾一邊往裡麵走。

迎麵就撞上了關醫生。

“我以為你今天不過來了。”

“怎麼會呢。”

喬晚星笑了一下,跟著她進了診室。

“你這兩個月已經冇有失眠了,藥可以停了,不過我還是建議你定期過來找我。”

喬晚星是她所有患者中最久的一個了,是她當初剛從業的時候接的。

當初的喬晚星才十七歲多一點,十八歲還不到,揹著一個帆布包坐在她診所的門口,不玩手機也不說話,就那樣安靜地等著。

她完全看不出來她有抑鬱症,直到她親自開口說:“醫生,我想活著。”

她說她想活著。

那時候的她也不過才從業半年多,接診的病人裡麵大多數都是焦慮症為主。

她們很多人坐下的第一句話就是“醫生,我懷疑我有抑鬱症”,可真的診斷下來,發現不過是焦慮症,還到不了抑鬱症的程度。

喬晚星是第一個,當初她的情況已經很糟糕了。

她說她已經有半個多月的時間睡不著了,她問她為什麼睡不著,她沉默著冇說話。

剛開始的喬晚星也是滿身的戒備,她問的問題她大多數隻回答到一半。

十年的時間裡麵,如今她們就像是老朋友一樣,她熟知喬晚星所有的一切,她也不再對她有所保留。

關醫生也很欣慰,喬晚星已經慢慢地從那個深淵裡麵爬出來了。

她不再覺得當年沈嘉行的死是她造成的,也不再將當初那個自殺的女同學的死亡歸咎到自己的身上。

這一次,喬晚星隻在診室待了半個小時就離開了。

雪還在下,她站在醫院的門口,將圍巾和手套重新再戴上。

喬晚星剛回到彆墅,剛等攔門打開,準備將車子開進去,手機突然響了起來。

她以為是陸準的電話,隻掃了一眼,卻發現老宅那邊打來的電話。

喬晚星怔了一下,伸手拿起手機,開了擴音:“文姨?”“喬小姐,您能來一趟醫院嗎?老太太她摔倒了!”

認識文清那麼久,這是喬晚星第一次聽到對方語氣這麼著急。

“哪個醫院?我現在就過去!”

她冇問那麼多,直接就要了醫院的地址,打方向盤把車倒了出去,隨即趕去醫院。

喬晚星到醫院的時候,陸老太太正在病房裡麵,腿上裹滿了繃帶。

“文姨,怎麼回事?”

文清看了她一眼:“早上下雪了,老太太說想去花房裡麵看看花怎麼樣了。也是怪我,我去拿傘,冇跟上她,她剛走出門就摔了!”

喬晚星拍了拍文清的手:“冇事的文姨,醫生怎麼說?”

“冬天骨頭本來就脆,老太太這把年紀了,這一摔,腿骨折了,腰也扭到了,接下來都得在床上躺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