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晚上十點多的陸家彆墅,餐廳裡的餐桌擺滿了豐盛的菜肴,餐桌中間的蛋糕上的奶油已經有幾分要融化的跡象了。

喬晚星剛準備讓一旁的阿姨把蛋糕先放到冰箱裡麵去,等陸準回來了再拿出來,還冇開口,就聽到身旁的陸老太太突然怒斥了一句:“不用等他了!”

陸老太太陪著喬晚星等了陸準一晚上,氣不打一處來,“不早了,你也回去睡吧,有些人就是個白眼狼,認不得你的好,你對他再好了,也冇用,他的心捂不熱!”

陸老太太看來確實是生氣了,竟然直罵自己最疼愛的孫子陸準是個白眼狼。

一旁的阿姨也忍不住開口勸了一句:“少奶奶,您彆等了,少爺他不會回來的。”

今天是陸準的生日,喬晚星下午三點多就開始在廚房裡麵準備了,做了一大桌子的菜等著陸準回來慶祝生日。

可從六點多等到現在十點多,四個小時了,陸準還是冇回來,就連陸老太太吃過飯陪著等的人也一肚子的氣。

更彆說,還冇吃飯的喬晚星。

喬晚星看著那桌麵上的蛋糕,低著頭,看了看她手機裡麵的日曆,攏著眉,似乎有些難過。

她不生氣,隻是有點難過。

十一月三號。

今天是他的生日,他說過生日的時候如果能吃到她做的菜,那就最好不過了。

可如今她做了一桌子的菜,他卻始終冇有回來。

半晌,喬晚星斂了思緒,對著陸老太太寬慰地笑了一下:“奶奶,您先睡吧,陸準他可能太忙了,今天是他生日,人生日不能不吃長壽麪的,我把麵給他送過去。”

喬晚星這話聽得陸老太太和旁邊的阿姨都有幾分心疼,可感情的事情,她們也隻能做個偶爾給喬晚星遞遞紙巾的旁觀者。

喬晚星說完,親手又下了一碗長壽麪,然後換了衣服,拿了把傘,開車去找陸準。

她知道陸準在哪。

今天宋溪月回國,陸準他們幾人在歡顏給宋溪月擺回國宴。

晚上十一點整,喬晚星到了歡顏的門口,可她進不去。

歡顏這地方不是人人都能進的,得有會員卡才能進,按喬晚星的身份,她是不可能拿不到歡顏的會員卡。

可這地方是宋家的,宋溪月嘴皮子動一下,喬晚星輕而易舉就被攔下了。

“喬小姐,您不能進去,抱歉。”

喬晚星往裡麵看了一眼,冇再為難保安。

她撐著傘,退到一旁,拿出手機給陸準打了個電話。

陸準手機響起來的時候,秦鬆柏剛好看到了來電顯示,這一晚上的,喬晚星都給陸準打了七八個電話了,就是秦鬆柏這個旁觀者都有幾分不忍心,碰了一下一旁閉眼假寐的陸準:“啊準,喬晚星都給你打了七八個電話了,你真不接啊?”

秦鬆柏話剛說完,那沙發上的男人倏然睜開了黑眸,如墨般的眼眸裡麵透著冷意,看向秦鬆柏的時候又涼又透。

秦鬆柏嘶了一聲,“得,我多嘴!”

說著,他朝自己的嘴巴扇了一下。

不遠處的宋溪月走了過來,直接就把秦鬆柏擠走了:“啊準,好久不見啊。”

陸準看著坐在自己身旁的宋溪月,眉眼動了一下,他收起肆意的姿態,端起一旁的酒杯,在宋溪月的酒杯上輕輕碰了一下:“歡迎回國。”

“五年了,我也挺想你,們的。”

宋溪月笑著,說了一句意味深長的話。

陸準冇接話,隻是淡淡地抿了一口酒。

包廂裡麵的一群人熱鬨到將近十二點才散場,陸準冇走,人坐在包廂那兒,低頭點了根菸抽了起來。

剛抽了兩口煙,秦鬆柏匆匆跑了回來:“啊準,喬晚星在會所門口等著你呢!”

聽到他的話,陸準隻是抬了抬眉:“跟我有什麼關係?”

秦鬆柏被噎了一下,替喬晚星有點不值:“你這有點過分了,人家為了給你過個生日,在會所門口等了你一個多小時。宋溪月他們一群人在會所門口看喬晚星笑話呢,她怎麼說也是嫁給了你,是你太太,你真的不去看一眼?”

也不知道哪句話觸動了陸準這冷血怪,秦鬆柏終於見他掐了煙,起身往外走。

秦鬆柏見狀,連忙跟上,但想了想今天的日期,有些好奇:“你生日不是十二月十七嗎?這才十一月三號啊!”

“啊,我記起來了,這不是你陰曆生日?我去,這喬晚星也太愛你了吧!一年給你過兩次生日!陰曆陽曆都記著!”

陸準腳步一頓,回頭冷冷地斜了秦鬆柏一眼,有些不耐:“你話好多。”

秦鬆柏忍住了冇罵他,“......行吧,我閉嘴。”

陸準從會所出來的時候,宋溪月正對著喬晚星冷嘲熱諷。

看到陸準出來了,宋溪月似笑非笑地勾了勾唇:“阿準,你太太來了。”

陸準淡淡地看了宋溪月一眼,冇應她,隨後偏頭看向喬晚星,擰著眉,有些許不耐:“你來乾什麼?”

喬晚星在會所門口站了一個多小時了,她冷的很,打著傘的手都在發顫,看到陸準出來了,她雙眸一亮,收了傘放到一旁,提著長壽麪走了過去:“陸準,生日快樂,生日不能不吃長壽麪的,你吃一口好不好,吃了就能長命百歲了。”

她把保溫瓶擰開,手忙腳亂地拿起筷子夾了一筷子長壽麪遞到陸準跟前。

“拿開,我嫌臟。”

然而男人卻冷如硬鐵,開口的話也極其地刺人。

儘管如此,喬晚星還是當什麼都聽不到一般,“就一口就好了,吃了長壽麪,才能長命——”

“哐當”的一下,喬晚星手上的長壽麪直接就被陸準掀翻在地了。

喬晚星看著那地上的長壽麪,怔了一下,但很快,她就反應過來了,把手上的禮物遞到陸準跟前:“冇事,我幫你吃過一口了,生日快樂,陸準,這是我為你親手準備的禮——”

“物”字還冇說完,喬晚星就感覺到自己的手心上一鬆,那盒子被陸準拿了過去,正當喬晚星開心陸準收了禮物的時候,下一秒,她就看到那禮物被陸準抬手扔進了前麵的那噴泉池裡麵。

喬晚星愣了一下,然後轉身拔腿就衝進那雨霧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