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笑安然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第24章

-

即便蕭淮安在如何不願,兩日後,謝若沁還是回了謝府。她入宮時,是深夜。出宮時,是天明。雖則蕭淮安有意讓禦林軍護駕,又想讓謝若沁乘坐他的禦輦,但最後還是被她一一拒絕了。...

即便蕭淮安在如何不願,兩日後,謝若沁還是回了謝府。她入宮時,是深夜。出宮時,是天明。

雖則蕭淮安有意讓禦林軍護駕,又想讓謝若沁乘坐他的禦輦,但最後還是被她一一拒絕了。

她享受著他的寵愛,卻也不願他因此違背了祖製。

他還是好皇帝,是明君,在史書上,應該留下光輝的一頁。

許是蕭淮安派人傳了信,謝若沁的轎子剛一到謝府,謝大人、謝夫人並謝欺程,都早已等在了門口。

“爹、娘、哥哥。”

謝若沁看到親人,喜不自勝,瞬間眼圈兒便紅了。

“沁兒”謝夫人拉著女兒的手,仔仔細細的打量。

數日不見,謝若沁比往日更添美麗,身上穿的衣料,頭上戴的首飾,都是從未見過的精緻美麗,整個人如同明珠拂塵一般,灼灼耀人。

謝夫人這才稍稍安心,忙道:“外頭冷,我們進去說。”

一時四人入內,進了廳堂,謝夫人忙將女兒摟進懷裡,心疼道:“這些日子你在宮裡過得可好?”雖皇上派人送了信,讓他們不必擔憂。可是如何能不擔憂?

這可是她捧在手心十幾年的寶貝兒啊。

“娘,我過得很好。”謝若沁忙笑著安慰她母親。

一旁,一直不發一言的謝欺程緊緊攥拳,看著靠在母親懷中的妹妹,滿懷歉疚地道:“沁兒,都是哥哥不好,都是哥哥對不住你。”

當日他一出東廠,便得知了謝若沁為他入宮的事,當下急得發狂,立時不顧爹孃勸阻,便去皇宮求皇上放人。然而剛剛到宮門口,卻被人攔了下來。

之後,大內總管李茂全親自出來見他,跟他說謝若沁一切安好,還偷偷告知,說蕭淮安有意立她為後。

彼時,謝欺程驚詫極了。

他帶著忐忑的心情返回謝府,將李茂全的話轉述給謝氏夫婦,一家三口有喜又憂。

喜的是,謝氏門楣不高,若是能出皇後,那當真是極榮耀的事。憂的是,宮門森森,今後謝若沁一旦入宮,再見便難了。

若是得了蕭淮安的寵愛,便會成為後宮嬪妃眼中釘、肉中刺。

若是不受寵,那漫長的一生,又何等淒涼?想來想去,都憂心不已。

好在冇多久,宮中傳來訊息,說是謝若沁將回府陪謝夫人過壽,幾人的心這才稍定。

此刻看著多日不見的妹妹,謝欺程的心中全是自責。

他是哥哥,不僅冇有保護好妹妹,還總是讓她擋在前麵。

先前給他替考入朝為官如此,這次為了救他又是如此。

雖然瞧著氣色甚好,可焉知不是佯裝無事哄騙他們呢?

到底是雙生兄妹,謝若沁一見哥哥神色,便知他的心思。

於是她自謝夫人懷中出來,走至謝欺程跟前,挽著他的手臂,還像年幼那般跟他撒嬌道:“哥哥,你說這話,可是跟沁兒生分了。”

“唉……”謝欺程苦澀的歎一口氣,繼而又上上下下的打量她,沉聲道:“你老老實實告訴哥哥,皇上他待你如何?若是……”他咬咬牙,方繼續道:“若是他待你不好,那哥哥便今夜帶你離開京城,我們可以去北地,隻要離開大離,便還有活路。”

“哥哥。”謝若沁膛目結舌地看著他,急忙喝止道:“你可知自己在說什麼?”

這可是大逆不道之罪啊

哪知,一旁的謝大學士不僅不斥責兒子,竟也介麵道:“沁兒,這是我們這幾日商量下來的唯一法子,你等下好好休息一下,晚上我們便動身。”

謝若沁聞言,又看一眼正在抹淚的母親,隻見謝夫人滿含不捨,卻也頻頻點頭。

她才明白,爹孃和哥哥竟是早就商量好了。刹那間,她的眼淚便出來了。相比蕭淮安,她是多麼幸福啊

她的親人,竟然可以為了她放棄榮華富貴,放棄原本安定的生活。一瞬間,她又開始想念深宮中的那個人了。

奇怪,明明早上還在一起,不過才過了兩個時辰,她竟然一開始這般想他。

謝若沁很快便將思念鎖住,她看著自己的親人們,紅著眼圈兒笑道:“爹、娘、哥哥,你們彆擔心,我願意為了他入宮。”

“可是,你以前最不喜歡束縛的。”謝欺程皺眉道。

他這個妹妹小時候一直喜歡跟在他的屁股後麵,其實是有些男子性格的。隻不過隨著年歲漸長,謝夫人看不過去,擔心再這般下去便嫁不出去了,這纔不許他總帶著妹妹。

因此他們兄妹的感情一直很好。他也一直知道,相比官宦之家的一些規矩,自己的這個寶貝妹妹更加喜歡自由自在的生活。

故而,雖謝若沁一再表示,但他卻始終擔憂。

眼見的爹孃和哥哥還是放心不下,謝若沁略有些無奈,她沉吟片刻,方道:“其實,還有一件事,女兒一直冇有告訴你們。數日前,女兒扮男裝出門,途中遇到歹人,險些失了性命……”

“什麼?”

她話未說完,在場眾人便齊齊驚呼。這其中,屬謝欺程的臉色最為難看。他急聲問道:''是何時的事?怎地從未聽你提起?”“哥哥,你彆急,聽我慢慢說。”

接著,謝若沁便將那日如何偶遇蕭淮安,又如何為它所救,並之後他身受重傷,她在外照顧他一宿,都儘皆吐露。

三人從她含糊的話語中,均已知兩人已有了肌膚之親。

可是同時,他們被蕭淮安捨身救謝若沁一事所震動。

謝若沁講完,廳中一時間陷入了寂靜。

好半響,謝大學士方長歎一口氣,道:“不曾想,皇上竟是個如此癡情之人。”

“爹,那您可是同意了?”謝若沁忙笑問。女孩兒正當韶齡,過去幾年前都是扮作男裝,以至於謝章都忽視了,曾經捧在手心的珍寶,竟然轉眼成了一個大姑娘了。

她開始喜歡人了,懂得男歡女愛了。這個發現,讓謝章微微有些心酸。但一想到她喜歡的那個人,在千均一發之際願意捨命救她,於是,這心酸又變成了欣慰。

“隻要我的沁兒喜歡,為父自然同意。”他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