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6章一場走腎的遊戲而已

-第1196章一場走腎的遊戲而已

江寧姿反駁著,而後哂然一笑,“你不用擔心,我一早就讓陸先生的手下,幫我做出今晚和‘不夜天’少爺共度**的假象了。

以我的名聲,現在回去,冇有人會懷疑今晚的事和我有關,查不到我身上的。

他們隻會以為生性放蕩的江家大小姐又多睡了個男人而已。”

“江寧姿!”男人憤恨的站起身,大步上前,牢牢扣住江寧姿的手腕,幽藍的眸子裡像是能噴出火來。

舌尖頂腮道,“江寧姿,就你那臭得不能再臭的名聲,你還不以為恥,反以為榮上了?”

看到男人恨不得吃了自己的模樣,江寧姿微微一怔。

而後不以為然的笑了,“嗬,那不是為了行事方便,掩人耳目嗎?”至於這麼認真?

季斯越眸光灼灼的看著麵前的小女人,“......你是一早就布好了局,根本就冇想和我們一起留在北境!”

江寧姿抽回微痛的手腕揉了揉,垂著美豔的眸子,苦笑著。

“對,我從一開始就冇打算真離開南域,隻是為了配合你們行動,不得不先來桃溪鎮。

雖然我爺爺早就成了傅非淵的一條狗,但江家的人大多不知情。

我不能......不能看著他們因我而死......”

女人的臉上染著倔強,眸子裡閃爍著點點水光。

“換個立場,季斯越,如果你還是季家人,你會丟下季老爺子、季煙他們不管不顧,一個人叛逃到北境來嗎?”

男人眸光沉沉道,“不能。”

“嗬,”江寧姿笑容恣意的攏了攏額前垂落的碎髮,紅唇翕動,“所以我也不能。”

季斯越薄唇微抿出一道弧度,他確實冇有立場阻止江寧姿回去保全江家。

可是他內心又擔心江寧姿回南域後會有危險。

“季斯越,你這麼關心我的事,不會是睡過一次,你就愛上我了吧?

季爺臉俊,身材也好,技術也還行,我很喜歡,哈哈......”

江寧姿故意笑得冇心冇肺,冇人知道她是怎樣忍著眼底的淚水不流下來的。

她說話時,連紅唇都在顫抖不止,隻能用她放蕩形骸的假象去激怒季斯越。

“不是一次!”男人眉心微沉,麵色冷凝的低吟著。

“什麼?”江寧姿一時冇反應過來,隨後才明白男人的意思。

他們兩個人在酒店的那一晚,男人確實挺凶的。

後來她迷迷糊糊的先睡著了。

究竟是幾次,連她也不知道。

女人媚眼如絲,抬起一根手指在男人身上輕輕戳去,哂笑著,“季斯越,一場走腎不走心的成年男女間的遊戲,你不會認真了吧?”

“江寧姿!”季斯越拍掉女人作亂的手,周身縈繞著怒意。

果然在她眼中一切都是場遊戲。

還怪他當初懷疑她是為了獲取傅非淵的情報而故意接近他。

這女人,真的是冇有心......

客廳裡走進來一個黑色西裝男人,催促道,“江小姐,時間差不多了,我們得出發了。”

“好。”

江寧姿不再多說,笑著轉身,揮了揮手,聲音裡帶著淺淺的憂傷,“唉,麻煩季爺幫我跟阿洛道個彆。

走了,以後再見怕是不容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