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5章打扮成這樣是要去夜店?

-第1195章打扮成這樣是要去夜店?

“我這藥隻能暫時壓製住他身體裡的病毒,等閒下來,我可以調配出303PRO的解毒劑。”

這話,周青是對季斯越說的。

季斯越有些震驚,眼前的華國男人不僅能看出司徒燁體內有病毒,還能解毒。

周青又側眸看向另一名醫生,“安排手術室,病人內臟出血嚴重,外傷也需要處理,得儘快手術。”

“好,這裡提前修建了簡易手術室。”那名醫生點頭答道。

周青有條不紊的去給司徒燁做手術,季斯越拖著疲憊的身體再次回到主彆墅。

一進門他便看到一襲紅裙、化著精緻妝容的江寧姿。

“都處理好了?”江寧姿從沙發上站起來,踩著黑色細高跟,笑意盈盈的看著季斯越。

“嗯,”季斯越沉著臉走到江寧姿身邊,雙腿身敞的坐在沙發上,動作矜貴的從風衣口袋裡拿出盒煙,點燃。

“江大小姐,大晚上的不睡覺,打扮成這樣是要去夜店?”

男人吸了口煙,眼神晦暗不明的看向江寧姿,緩緩吐出一層輕薄的菸圈。

這女人穿得這麼清涼,她不知道整個院子,裡裡外外都是男人?

江寧姿扯了扯嘴角,冇理他的揶揄。

“季星沅白天一直在鬨,說她要回南域,現在作累了,估計睡得正沉。

明早看到你,一準兒煩著你吵。”

季斯越將菸捲夾在兩瓣薄唇之間,微揚著頭,藍灰色的短髮在燈光的照耀下,更顯出幾分邪肆的意味。

“不用管她,把她帶來是不想讓她死在傅非淵手上。

她要是非作死,誰也攔不住。”

季星沅是什麼性子,季斯越比所有人都清楚。

冇腦子,人還特囂張,蠻橫不講理。

如果不是看在死去的杜嵐的麵子上,季斯越真想把季星沅一個人丟在南域,不理不睬。

“行,你知道她的事情就好。”

江寧姿抿著唇,看向季斯越的美眸裡似乎含著水光。

“季斯越,你快去吃點東西,我也要走了......”

“走?”季斯越緩緩抬起幽藍的眸子,冷聲質問,“大晚上的,你要去哪兒?”

江寧姿挑了挑漂亮的眉心,單手掐在纖細的腰肢上,故作輕鬆道,“回南域啊。”

季斯越身上的氣場立馬冷下幾分,沉聲道,“回南域?”

“對,我必須得回去。

我江家上下幾十口人,叔伯、堂兄弟姐妹、堂侄表侄的,一大堆,我不能自己一個人逃了,把他們留在南域。

等傅非淵發現我是你和阿洛的同謀,一起逃到北境時,還不得把我江家幾十號人全宰了。”

“傅非淵死了!”季斯越眸光沉沉說道。

“真的?”江寧姿雙眸放光,不敢置信,“是陸先生動的手?”

“不,是阿洛在商會晚宴上刺殺了傅非淵。

她還炸了洲務大樓。”

江寧姿眼中充滿驚疑,“季洛......

我姐妹也太強悍了吧!”

江寧姿瞬間對南音傾佩得五體投地。

“所以你不用回南域了。”季斯越眯著眸子,麵色緊繃道。

“不行,就算傅非淵死了,他的勢力還在。

一旦他們查出我跟你和阿洛一起叛逃到了北境,我江家幾十口人還是死路一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