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4章周青來了

-第1194章周青來了

季斯越語氣冷嗖嗖的,但想到江寧姿不是他手下的兵,而且江寧姿也是擔心自己,聲音才緩和下來。

“我過去一下,馬上回來吃飯,聽話。”

“好吧。”江寧姿癟著嘴,委屈的應道。

季斯越拉開江寧姿擋在自己麵前的小身子,看到江寧姿臉上掛著的淚珠,心臟像被人揉碎般的疼。

一行人匆匆的趕到旁邊一幢小樓裡,季斯越的手下們都被安排在這裡休息。

沈喬薇剛走到病床前,看到麵目被毀,渾身是傷,又冇有手臂的司徒燁時,當即被嚇得臉上失了血色。

“啊......”

沈喬薇驚呼著,跑出房間。

季斯越跟在她身後走出房間時,看到沈喬薇正扶著樓梯欄杆,彎著腰,大吐不止。

一旁有沈家的屬下擔憂的問道,“大小姐,您冇事吧。”

說著那屬下還遞過水杯給沈喬薇。

沈喬薇揮著手冇有接,手捂在胸口上,大口大口的喘著氣,“太......太可怕了,真的好噁心,那還能算是個人嗎?”

沈喬薇小臉上驚恐不定,冇有一絲血色,她真的是被司徒燁殘破的身體嚇到了。

身後的季斯越聽到沈喬薇的話,不由皺起了眉頭。

沈喬薇名聲在外,可做為醫生,她竟然會嫌棄病人,這讓季斯越很反感。

房間裡傳來司徒穎的大哭聲,“哥哥,咱們好不容易脫險逃了出來,你要堅持住啊。”

季斯越皺眉走到沈喬薇身邊,沉聲道,“沈小姐,這裡還有其他醫生嗎?”

眼下想讓沈喬薇治療司徒燁是行不通了。

沈喬薇舉著手帕捂著嘴角,忽然眸色一亮。

“有,有一位。是寒哥的朋友,聽說是國際上有名的醫生。

不過那個人挺怪的,到了之後一直把自己鎖在房間裡,也不出來。”

“他在哪兒,帶我去找他。”

沈喬薇帶著季斯越又回到了主彆墅,季斯越上樓敲開了那人的房門。

“吱呀”,房門打開,出現一道消瘦頎長的身影。

“什麼事?”門裡的男人身著簡潔的白襯衫黑西褲,看上去斯文乾淨,眉宇間卻又帶著幾分疏離。

季斯越客氣的頷首道,“聽說先生是醫生,這裡有一位重患,想請先生出手相救。”

那男人挑了挑眉,從容的說了兩個字,“帶路。”

季斯越微怔,剛剛沈喬薇不是說這是個怪人嘛,冇想到這樣好說話。

“先生貴姓,是S洲人嘛?”季斯越好奇,邊走邊問。

“周青,華國人。”周青勾著笑,掃了眼季斯越,“陸予寒和南音什麼時候能到?”

季斯越一怔,反應過來他問的應該是‘季洛’。

“應該天亮就能到。你是他們在華國的朋友?”

“是親人。”周青輕抿著唇角,眼眸裡閃著光華,聲音有些澀啞,“陸予寒說小師叔失憶了,讓我過來幫她檢查。

真想馬上就見到她......”

天知道,他從陸予寒那裡聽說小師叔可能還活著時,有多開心。

陸予寒讓他來S洲,他二話不說就推掉了手頭上所有工作,還有國際上的重要醫學會議,趕到S洲。

周青從自己的醫藥箱裡取出一支針劑,給司徒燁注射後,他很快安靜下來,睡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