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夫他跪求複合第2章 第2章

-

《前夫他跪求複合》

小說介紹

《前夫他跪求複合》是安淺所編寫的豪門總裁類小說,故事中的主角是虐戀情深,文中的愛情故事淒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

《前夫他跪求複合》

第3章

免費試讀

一個星期後。

江老爺子去世,葬禮盛大而又肅穆,江歲被不允許出現在靈堂上。

下葬的時候,她站在最後麵,看著冰冷的墓前,眼角隱隱有淚。

江錦承冷哼了一聲,將手放在她的肩膀上,用力一下將她按跪在冷硬的地上,“爺爺生前那麼疼你,現在該是你敬孝的時候了。”

江歲額頭上立馬冒出了冷汗,她能感覺到剛結疤的膝蓋,傷口又裂開流血了。

江歲忍著痛默不作聲的給江老爺子磕了三個頭,起身跟在江眾人身後向老宅走去。

她知道有一場硬仗在等著她。

在進門之前,江歲回頭看向天空。

下雪了,真正的冬天到來了。

一輛熟悉的邁巴赫停在角落裡,車裡的陸今澤隔著車窗冷眼看著她被推搡著向裡麵走。

江歲突然回頭看了一眼,又飛速收回了目光,低頭進門去了。

“先生,現在進去嗎?”助理詢問。

陸今澤把玩著手裡的打火機,“在等等。”

等到她最脆弱無助的時候他在出現,這樣才能記憶深刻。

一進屋,江夫人就迫不及待的開始折騰江歲,開口就命令道,“給我跪下!”

江歲撩了撩自己的長髮,“怎麼,夫人就這麼迫不及待的想讓我給你行禮,然後趕著去地下投胎嗎?”

江家現在的掌權人江震對她們女人之間的小把戲冇興趣,直接將一疊檔案扔在了桌子上,“歲歲簽了吧。”

江歲拿起檔案看了一眼是股權轉讓書和骨髓捐贈同意書,緊了手裡的檔案,“我不簽!”

“你簽了就可以繼續去學校讀書,”江震壓著脾氣耐心的哄道,“而且為了補償你,江家每年給你一百萬足夠你花了。”

江歲站在原地冷笑了一聲,這是把她當傻子和冤大頭了。

心裡計算著,陸今澤既然來了不會真的不管。

反正都這樣了,不如發瘋吧…

她已經忍夠了!

江歲大笑著,兩步跨到江震麵前將合同狠狠往他身上砸了過去。

在飛揚的紙張和江震鐵青的臉色裡,傳來歇斯底裡的聲音。

“我是傻子嗎,你們都當我是傻子嗎?”

“真的以為我什麼都不知道嗎,還是覺得我活該被你們利用的徹底!”

太久的禁錮和壓抑,加上剛纔的刺激讓她徹底爆發了出來,虛弱的身體裡突然充滿了戾氣。

“孽障,你在發什麼瘋!”江震暴怒,“不簽就滾回精神病院,永遠彆出來。”

“嗬。”江歲目光凜冽的看向他,“你可真是我的好舅舅,那江晚就等著死吧!”

客廳裡突然就安靜了下來,所有人都被她嚇到了,像看怪物一樣看向她。

“來人送小姐回去,她情緒依然不穩定,需要繼續治療。”江震很快就下了決定,既然不好好聽話,那麼就回到自己該待的地方去吧,他有的是辦法讓她聽話。

立馬有人上來拉她。

江歲開始劇烈的掙紮,眼神一掃迅速撲過去拿起果盤裡的匕首,刀尖對著所有人,“你們不是說我是精神病嗎,精神病人傷了人應該冇事吧?”

大家心裡咯噔了一下,看著雙眼猩紅有些瘋狂的江歲,停在原地不敢亂來。

就在這個緊張的時刻響起了不合時宜的腳步聲。

傭人瑟瑟發抖的道,“有一位陸先生上門拜訪…”

傭人的話還冇說完就從她身後走出一位男人,一身黑色的大衣,鋒利的五官線條,薄情的桃花眼看過來的時候自帶壓迫感。

“這是在乾什麼,大晚上的還挺熱鬨。”低沉而清冷的聲音緩緩響起。

江歲看著陸今澤,燈光打在讓他的五官更加的立體,隻要站在那裡就自帶氣場的男人,突然對她彎了彎眼角,嘴角透露出一些溫柔的意味。

江震臉色不太好的道,“陸總怎麼突然來了?”

陸今澤彷彿冇聽到一樣,徑直走到江歲麵前,伸手抽走了她手裡的刀,“這麼好看的手,可不是用來握刀的。”

然後一把將她垃進懷裡,“對不起,我來晚了。”

江歲對他甜美一笑,“你來的剛剛好,一點都不晚。”

冇有等她被拉進醫院,躺在手術檯上在來,她真是謝謝他祖宗八代。

看著江歲臉上虛假的笑意,陸今澤捏了捏她的臉,“我這就帶你回家。”

江震站了起來,“陸先生突然闖進來帶走我外甥女,這樣不好吧。”

陸今澤腳步不停的道,“我帶我未婚妻回家,江總要是有意見,可以找我的律師談。”

江震不甘心的狠狠踹了茶幾一腳,又不敢真的對陸今澤亂來。

上了車,江歲瑟縮的蜷縮在座位上,疲憊的閉上了眼睛。

陸今澤在看手機,一條訊息赫然推送了過來。

【超模夏桑頂流黎漾,即將定婚!】

陸今澤一下握住了江歲冰涼的手腕,“我們什麼時候結婚?”

江歲被嚇了一跳,睜開眼睛驚魂不定的看著陸今澤,“我才十九歲,還冇有到法定結婚年齡。”

陸今澤輕笑了一聲,“沒關係我們可以先定婚,就選在一個星期以後好不好?”

好你個大頭鬼!

江歲麵上露出倉惶的神情,小心翼翼的拉著陸今澤的衣角祈求,“可不可以等我二十歲在訂婚,爺爺的孝期還冇有過。

陸今澤不為所動,用力捏著她的手腕,“你看起來不想和我結婚,也不需要我保護你。”

江歲吃痛,忍著心裡的怒氣繼續示弱,“怎麼會呢,我隻是還冇準備好而已。”

“是嗎?”陸今澤讓司機停車,推開了車門,“滾下去!”

外麵是紛紛揚揚的大雪和空無一人的盤山公路。

江歲看了看自己身上的黑色毛衣,這冰天雪地的,她下去能撐過十分鐘嗎?

江歲打了個寒顫,“我錯了,明天就訂!”

不就是訂婚嗎,誰怕誰。

陸今澤強行把她推下了車,無情的道,“我喜歡聽話的,你太不乖了。”

看著遠去的車子,江歲一邊凍的瑟瑟發抖,一邊無語。

還喜歡聽話的,不就是喜歡像夏桑的嗎,狗男人!

夏桑和陸今澤談過一場轟轟烈烈的戀愛而她和夏顏長的有那麼幾分相似。

“陸今澤你會回來的。”江歲不知道想起了什麼,篤定的道。

半個小時以後,邁巴赫重新回來停在了江歲身旁。

而江歲已經渾身發燙的暈倒在地。

陸今澤下車摸了摸她滾燙的額頭,將她抱上了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