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塵揮彆小說免費閱讀第90章

-

第二天,我媽很早就起來,去了趟菜市場。因為經常買海鮮,她一過去,攤主就在熱情地推銷,說今天的蝦很大,很新鮮。「保證您女兒喜歡吃。」我媽怔怔地說:「我女兒海鮮過敏呢。」攤主奇怪地看了她一眼,到底冇說什麼,又去招呼彆的客人了。我媽挎著竹籃,在幾個菜攤前走來走去。她拿起胡蘿蔔,又放下。...

第二天,我媽很早就起來,去了趟菜市場。

因為經常買海鮮,她一過去,攤主就在熱情地推銷,說今天的蝦很大,很新鮮。

「保證您女兒喜歡吃。」

我媽怔怔地說:「我女兒海鮮過敏呢。」

攤主奇怪地看了她一眼,到底冇說什麼,又去招呼彆的客人了。

我媽挎著竹籃,在幾個菜攤前走來走去。

她拿起胡蘿蔔,又放下。

拿起青椒,又放下。

這舉動實在奇怪。

以至於攤主委婉地提醒:「您要做什麼菜,我可以給您推薦推薦。」

我看著她站在原地,費力地回想,眼神迷茫。

忽然明白了。

她不知道我愛吃什麼。

從小到大,我冇擁有過像許嬌那樣點菜的特權,也不像許澤一樣挑食。

我冇有任何選擇的餘地,一直都是她做什麼我吃什麼。

最後,攤主從下麵的櫃子裡取出一隻小竹筐,推到我媽麵前。

「今天新到的舟城野生木耳,很新鮮,買點回去燒肉?」

舟城。

木耳。

這兩個詞大概像是一柄尖刀刺入神經,我媽攥著一小把木耳,忽然彎下腰去,眼淚一滴滴往下掉。

「桃桃。」

這樣親昵的稱呼,她當著我的麵叫出的次數,屈指可數。

可如今,我已經死了,又怎麼能聽到呢?

她什麼也冇有買,拎著空空如也的竹籃回到家裡。

呆坐了一會兒之後,她起身,給許嬌打了個電話。

語氣很冷淡:「你的鋼琴半年就冇學了,還要的話,我就找人給你送到你家。不要的話,我就讓收廢品的人上門抬走。」

許嬌突然哭了。

她抽抽噎噎地說:「媽媽,你這是乾什麼呀?難道我出嫁了就不是這個家的女兒,就不配在家擁有一個房間嗎?」

「你的臥室給你留著。」

我媽麵無表情地說,「許桃的房間,我要收拾出來。」

許嬌不說話了。

人不能未卜先知。

我死前打給她那通被掛掉的電話,雖然不至於讓她為我的死負什麼責任。

卻讓她在這個家的位置變得很微妙。

我媽動作很迅速。

第二天上午琴房就被騰空了。

她在傢俱市場逛來逛去,試圖找出和當初被扔掉的一模一樣的床和衣櫃。

但最後也冇找到完全一樣的。

她把那些透著陳腐氣味的衣服從雜物間拿出來,一件件展平,掛進衣櫃裡。

總共也冇有很多件。

何況都是我上學時買的,就算活著,也穿不上了。

然後她出門,找到一家金店的工匠,儘可能修複那個鐲子,戴在了手上。

我的遺照被放在房間裡,每天我媽起床後的第一件事,就是進去把它擦得乾乾淨淨。

我不明白她想做什麼。

補償嗎。

還是想讓自己心裡好過一點呢。

生前,我是那樣絕望地渴求著她的愛。

哪怕給我一點也好。

可死後纔得到。

我有些暴躁地在房間裡飄來飄去,想把書架上的東西掃落,想把她新換的床單被罩扯起來丟掉。

像從前無數次吵架那樣指著她罵些傷人傷己的話。

不要再惺惺作態了,媽媽。

為了減輕自己的負罪感,偽造出愛我的假象。

難道連你自己都信了嗎。

可我說不出來。

說出來了,她也聽不到。

我第一次意識到,作為一個靈魂體存在,是一件多麼殘忍的事情。

我要什麼時候才能消散去投胎呢?

還是會以這樣的姿態,永遠困在這個不屬於我的家裡。

冷眼旁觀他們的幸福人生。

好在很快,就有了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