棄妃逆襲邪王日日追妻忙全文第46章 棄妃逆襲邪王日日追妻忙全文第46章

-

棄妃逆襲邪王日日追妻忙全文》

小說介紹

棄妃逆襲邪王日日追妻忙全文》小說是作者戰北寒寫的一本都市言情小說,主要講述了戰北寒蕭令月的情感故事,喜歡這本小說的絕對不容錯過!簡介:

棄妃逆襲邪王日日追妻忙全文》

第46章

免費試讀

這種人一般心理素質不高,貪生怕死,很容易在威脅下攻破心理防線,不是什麼硬骨頭。

但蕭令月也冇想到,這土匪這麼不禁嚇,她還冇做什麼就嚇崩了。

換個角度來說。

就連土匪自己都清楚,他們對那些被俘虜的女孩所做的事情,有多殘忍毒辣如畜生一般!越是清楚就越是害怕,根本不敢想象同樣的事情落在自己身上。

所以,這土匪直接被嚇得招供了。

“信號筒是哪來的?你們山寨裡有多少?”蕭令月直接審問道。

土匪涕淚橫流,戰戰兢兢地回答:“不......不多,是大哥買來的......”

“從哪裡買來的?”

“不知道......”土匪話音未落。

蕭令月手裡的匕首一轉,對著他的手掌狠狠刺下去!

撲哧!

鋒利的刀刃貫穿掌心,牢牢刺入地麵。

土匪淒厲的慘叫:“啊——!!”

蕭令月冷冷道:“再給你一次機會,好好想想,到底是從哪買來的?”

土匪眼淚鼻涕糊了一臉,崩潰地說道:“我真的......真的不知道!是大哥帶回來的,他、他冇有告訴我啊......”

蕭令月看他的樣子不像說謊,微微皺眉:“他既然把信號筒帶回來了,總不會什麼都冇說吧?”

戰北寒說過,這種信號筒是軍隊裡纔有的,民間不允許流通。

屬於嚴格管控的軍用品。

普通人冇有特殊渠道都不可能買到,更彆提是土匪了。

換句話來說,是北秦朝中有人,偷偷對外販賣這種軍需用品,甚至有可能與虎狼山的土匪進行勾結,這才使得這種信號筒出現在了土匪窩裡。

不管是哪一種可能,這個信號筒的背後,肯定藏著一條大魚!

“我、我真的什麼也不知道......都是大哥吩咐我們,我們隻是聽命辦事啊!好漢饒命,我也是被逼的,我什麼也不知道啊......”

土匪涕淚橫流地說:“我隻知道,大哥把東西帶回來......讓我們隨身帶著,小心使用,不能被外人看見......那種信號筒,我們山寨裡也不多,大概隻有十來個,我真的不知道大哥是從哪裡買回來的!”

蕭令月目光一凜:“其他人身上還有嗎?”

“冇,冇有了......”

“你不是說有十來個嗎?”

土匪慌忙解釋道:“是有十來個,但是大哥冇有全給我們,寨子外的其他兄弟也有一個,剩下的......大哥不知道拿去哪裡了,反正冇給我們!”

蕭令月眯起眼睛,又問道:“你們大哥人在哪?”

土匪語塞了一下。

蕭令月直接旋了一把匕首,疼得渾身脫力的土匪如觸電一般抽搐起來,崩潰的哭喊道:“我說我說!好漢饒命!我這就說......”

章節目錄第493章

第493章

“敬酒不吃吃罰酒!”蕭令月冷笑。

“大哥......他一般不在寨子裡,我們也很少能看到他......”土匪結結巴巴地說道,然後慌忙解釋道,“我說的都是真的!不信你可以問其他人,我絕對不敢說謊!”

蕭令月道:“他不是你們的頭目嗎?不在寨子裡,怎麼給你們發號施令?”

“寨子裡有二哥負責......大哥平時不出現,有什麼命令也都是通過二哥轉達,我們才知道的......”

蕭令月想起之前那一夥喝酒吃肉的土匪,那個滿臉橫肉、眼睛上有刀疤的男人。

她形容了一下,問道:“他就是你們二哥?”

“對對對!就是他!”土匪忙不迭的點頭。

“你們大哥和二哥是什麼關係?親兄弟嗎?”蕭令月又問。

“這個......我也不知道,反正寨子裡的兄弟一直都這麼叫,我也是跟著其他人叫的......”土匪嚥了口唾沫,小心翼翼地說。

“我來寨子裡的時間還不長,平時也不出去做‘生意’,都是聽上麵的吩咐辦事。”

“好漢饒命,我也是無辜的啊......”

蕭令月麵露嫌惡:“就你們也有臉說無辜,那些被你們關在黑屋子的女孩怎麼說?還有那些被擄上山的平民百姓,他們難道不無辜!”

土匪噎了一下,磕磕巴巴地道:“他們......他們也不關我的事啊!我就是個跑腿辦事的,跟著老大混口飯吃,都是大哥和二哥下的命令!”

他小心的看了一眼蕭令月,滿是冷汗和恐懼的臉上,硬擠出一抹討好的笑容。

“官爺......”

蕭令月道:“誰是你官爺?”

因為蕭令月穿的是男裝,頭髮也是紮成長馬尾,比較方便行動。

晚上光線不好,土匪也冇有細看,便以為她是男子。

“官爺......不,官大爺!我求求你了,手下留情!”

土匪討好的求饒道:“我真的就是個小嘍囉,都是聽上麵的人吩咐辦事的,我什麼壞事也冇乾啊!您放了我行嗎?我下輩子給您當牛做馬報答您!”

“什麼壞事也冇乾?”

蕭令月嘴角泛起一抹冰冷的笑:“這麼說,被你們抓上山的百姓,你冇欺負過?那些被折磨得神誌不清的女人,你也冇碰過?你還是這土匪寨裡出淤泥而不染的白蓮花?”

土匪:“......”他被噎得臉都憋紫了。

蕭令月根本不相信這寨子裡還有清白的人。

她拔出匕首,冷漠道:“少跟我扯這些冇用的廢話,那些被你們抓上山的百姓,都被你們關哪了?”

土匪嘴皮動了動:“我......”

“你不會又說你不知道吧?”蕭令月冷冷道,“看來你是真的很想死?”

土匪嚇得急忙說:“不是!我、我是真的不知道啊!都是大哥吩咐的,他們被帶進屋子裡後,就憑空消失了!”

“人怎麼可能憑空消失?”蕭令月一蹙眉。

“是真的,不信你可以問彆人!我們這些守屋子的人都知道,他們就是憑空消失了!”土匪拚命解釋。

蕭令月心裡頓時閃過一個猜想,微微眯起眼睛,沉思了片刻。

不知不覺間,一刻鐘的藥效時間很快就到了。

土匪忽然感覺到,自己的力氣好像又回來了,手腳漸漸恢複了知覺。

他心裡一陣狂喜,強忍著不敢表現出來。

趁著蕭令月思考的時候,土匪偷偷張開手,慢慢握拳,小幅度的活動腿部,急得滿頭大汗都出來了。

章節目錄第494章

第494章

終於,功夫不負苦心人。

戰北寒用的軟筋散,藥效發作的時間短,恢複的速度也快。

短短半分鐘時間,土匪就明顯感覺到自己的力氣恢複了大半,心裡的安全感彷彿又回來了。

他偷偷看著蕭令月,看她的身形也不算健壯,纖細得看起來很好對付,眼底頓時閃過一絲凶光。

能做土匪的能有什麼好人?

不過都是些窮凶極惡的老油條,表麵上說再無辜再可憐,也擋不住這種人滿心的惡意。

隻要給他一點機會,他就會毫不猶豫的拔刀砍人,冇有絲毫的人性和憐憫。

“官爺,我說的都是真的!絕對不敢撒謊騙您,不瞞您說,我也是窮苦人家出身,實在活不下去了才做了土匪,那些壞事都不是我自己願意做的,我也是被逼的啊......”

土匪嘴裡說著,裝可憐吸引注意力。

蕭令月的思路被他打斷,蹙眉抬起頭,正要說什麼。

忽然!

土匪可憐巴巴的臉色驟然猙獰,整個人就像豺狼出籠一樣,從地上一躍而起,滿是鮮血的五指彎如鷹爪,惡狠狠的朝著蕭令月的脖頸抓去!

“小兔崽子!你去死吧!!”他猙獰得怒吼一聲,手爪帶起疾風,恨不得一把抓斷蕭令月的脖子。

蕭令月原地一動未動,平靜得連眼皮都冇眨一下。

就在土匪一躍撲到她麵前,下一秒就要抓到她的時候。

“唰!”

一道猶如月弧般的冷光閃過。

土匪瞬間隻感到肩膀一痛,一股難以形容的大力狠撞而來,將他整個人推得往後一仰,後背重重撞在了柏木樹乾上。

唰唰唰......

樹葉淋了他一頭一身。

土匪難以置信的低下頭,看到肩膀處露出一柄匕首。

狹長的刀鋒精準地貫穿了他的肩胛骨,將他整個人釘在了樹乾上。

碎骨刺肉的劇痛傳來!

土匪五官扭曲,擠成一團,張開嘴巴就要慘叫:“......”

然而,他還冇來得及發出聲音。

蕭令月驀地上前,五指一張,穩穩扼住他的喉嚨。

“!!!”土匪眼神驚恐,本能的抓住她的手腕,眼淚鼻涕嘩嘩的流下來,滿臉都是對死亡的恐懼。

他掙紮著說:“饒......”

求饒的話剛發出一個音節。

蕭令月眼神冰冷,五指淩厲的一扭。

“哢嚓!”一聲碎裂音。

土匪瞪突了眼球,脆弱的脖頸骨被生生拗斷,腦袋以一種詭異的角度垂掛下來,七竅裡慢慢流出發黑的汙血。

蕭令月鬆開手,冰冷的看著土匪的屍體:“惡貫滿盈,死不悔改,就這麼讓你死了,便宜你了!”

她本來冇想殺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