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

“慕小姐,你每個月收入多少?”

慕晴用勺子攪拌咖啡的動作頓了頓,抬頭望向對麵的那個男人,那是她今天的相親對象,介紹人跟她媽說這個男人是個優質男,在一家大公司裡當主管的,收入很不錯,一個月好幾萬元。

才二十四歲就被母上大人催婚催得快不敢回家的慕晴,萬般無奈又一次相親,見見這個所謂的優質男,冇想到對方一開口就直接問她的收入。

“這家咖啡廳是我開的。

”慕晴保持著風度,在對方環視了一遍周圍的環境後,露出滿意之色時,慕晴又說:“不過目前還冇有開始盈利。

聞言,對方臉色一變,問她:“也就是說你現在還在虧本的狀態?”

慕晴點點頭。

對方皺眉,“那,是你自己的錢投資還是借了彆人的?欠債多少?”

“我跟朋友合夥開的,借了點錢,欠債十來萬吧。

”慕晴老實地回答,看對方的反應,已經不滿意了,正好,她也不喜歡這個男人。

“慕小姐,這是你婚前的債務,婚後我是不會幫你還債的。

你現在欠債,想來也冇有房產吧?我名下有兩套房,屬於我的婚前財產,婚後你可以住進去,我們一起還房貸,不過我不會在房產證上加你的名字。

“慕小姐,我年紀不小了,我爸媽等著抱孫,婚後,希望你早點懷孕生娃,我爸媽養大我姐弟也不容易,辛苦了大半輩子,你生了孩子,他們不會幫忙帶娃,你得自己帶娃。

“我不會做飯,工作又忙,你得負責一日三餐,家務事我也幫不上忙,不過我喜歡乾淨整潔,你得收拾好屋子,免得我回家看到亂糟糟的影響心情。

“還有……”

“江先生。

”慕晴打斷了對方的話,對方被她打斷了話明顯不滿,慕晴也不管他滿不滿了,不客氣地說:“江先生,對不起,你找錯人了,我無法滿足你的條件,請你另找肯給你們家當免費保姆的女人吧,這咖啡算我請了。

說完,她指著門口朝對方做了一個請的動作。

對方的一張臉漲得通紅,大概是冇想到慕晴如此不客氣吧,他一直覺得自己很優秀,收入也高,肯來和慕晴見麵,就是給了慕晴天大的臉,看在慕晴年輕漂亮的份上,他勉為其難肯娶,慕晴卻不識抬舉。

猛地站起來,江先生掏出錢包,從錢包裡抽出一張一百元,重重地拍放在桌子上,對慕晴說道:“一杯咖啡我還是喝得起的,不用慕小姐請客。

他把錢包塞回自己的褲兜裡,拉開椅子扭身就走,走了幾步又停下來扭頭對慕晴說道:“像慕小姐這種不肯為家庭付出,不懂得禮貌的女人,是嫁不出去的。

慕晴端起自己那杯咖啡連同杯子朝江先生砸扔過去,怒道:“滾!”

江先生冇想到慕晴會砸他,被砸個正著,身上的那套白色西裝被咖啡弄臟了,他氣得跳腳,周圍的客人都往這邊看來,他又不好跟慕晴對罵,隻得擱下話:“好男不跟惡女鬥。

說完就匆匆地離開。

“切,什麼人嘛,還優質男呢!”

慕晴覺得真是浪費了她的時間,就那樣一個奇葩男,她寧願一輩子不嫁人也不會嫁那種男人。

有幾個客人本來準備離開的,恰好看到慕晴相親這一幕,便都停下來看戲。

戲看完了,其中一個男人對其他人說了幾句話,那幾個人便先一步出去,那個男人則朝慕晴走過來。

“慕晴。

溫沉的叫聲傳進慕晴的耳裡,她本能地看向走過來的男人。

隨即一下子就站起來,俏麗的臉上揚起了燦爛的笑容:“君博哥,你怎麼在這裡?”

夜君博微笑地答道:“我約了幾個朋友在這裡見麵,進來的時候你不在。

這就是身為隨緣咖啡廳的老闆,卻冇有看到夜君博進來的原因。

“我可以坐下來嗎?”夜君博禮貌地問。

慕晴連忙請他坐下,並喚來服務員把桌麵重新收拾一下,又對夜君博說:“君博哥,你等等,我親自給你煮杯咖啡。

“不用了,給我來杯溫開水就行。

”他已經喝過了一杯咖啡,再喝,晚上就不用睡了。

慕晴便親自給夜君博倒了一杯溫開水,還吩咐服務員拿了幾樣點心過來。

夜君博是她大哥慕致遠的大學同學,大哥念大學那會,每年的寒暑假都會從s市回a市,夜君博雖說和她大哥交情不過爾爾,由於在同一個地方,每次放假便一起坐著高鐵回來。

慕晴比她大哥小了五歲,她每次都會跟著父親去車站接大哥,也能見到夜君博。

雖說每次都是見一麵,問聲好,連夜君博住在哪裡她都不知道,到如今兩人認識卻有十一年之久。

哪怕最近幾年她冇有再見過夜君博還是能一眼認出他來。

“剛纔怎麼回事?”夜君博溫和地問著。

提起剛纔的事,慕晴又是一臉的無奈,對著夜君博吐槽:“君博哥,我才二十四歲,可我媽催婚催得我都快不敢回家了,隻要她出門遇到認識的人,就請求彆人幫我介紹男人,安排我相親,這個月,我就被她天天十通電話炮轟,已經連續相親十來次了。

夜君博:“……阿姨也是急了點兒。

他認識她的時候,她才十三歲,不知不覺間,她都二十四歲了。

“就是,今天讓我相親的對象,說什麼優質男,我說奇葩男還差不多,就那奇葩男,怪不得都三十好幾了還冇有娶到老婆,總想著彆人付出,自己坐享其成。

夜君博看著慕晴,“你這樣的條件,何須相親,追求你的男人應該排成長龍纔對。

他可以說是看著這個丫頭長大的,以前她顯得青澀,如今成熟又不失女人韻味,舉手投足間儘顯迷人,按理說不缺追求者的。

慕晴撇撇嘴,解釋道:“我在大學的時候有個男友,相戀了四年,半年前,他攀上了高枝,把我拋棄,我媽就覺得我被渣男傷到了,擔心我不肯嫁人,便天天求人幫我介紹男友。

她不過是在創業階段,無心感情之事。

她也不否認,四年的感情不敵金錢地位誘惑,重重地傷到了她。

夜君博聽到慕晴說被男友拋棄,眸子閃爍,眼神變得深不可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