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門女首富:我嬌養了美貌世子爺第17章 第17章

-

《農門女首富:我嬌養了美貌世子爺》

小說介紹

農門女首富:我嬌養了美貌世子爺講述了夏南珠南離聿之間的淒美愛情故事,作者文筆細膩,文字功底強大,人物感情描寫的十分細緻,喜歡的朋友,不要錯過了!...

《農門女首富:我嬌養了美貌世子爺》

第17章

免費試讀

第17章

一番話好像是聽進了村長的勸,不想鬨事,但分明是在拿他的話噎他。

好像現在是他不讓報官,不想讓把人救回來似的。

村長臉色十分不好看,怎麼以前冇發現這夏南珠如此伶牙俐齒,開口就必要氣倒一個呢?

更讓他憋氣的是,夏南珠又說:“村長伯伯您既如此體恤愛護晚輩,晚輩感激不已,那就麻煩您幫忙決斷吧,這件事全憑您做主。”

村長:“......”

他能怎麼辦?不報官,在明知道夏小薇有被賣掉風險的情況下坐視不理,然後讓人說他瀆職冇作為?還是報了把陸三和季逑抓了,跟他們結仇?

他知道季氏雖說是二嫁的夏大怪,但是孃家人口複雜,就她那個四哥季逑,聽說在鎮上做些買賣,有一些混的不錯的地痞流氓兄弟。

那個陸三更是了不得,在雲家最大的酒樓做事,有些人脈和門路。

不管是哪個,都不是他得罪的起的!

“那這件事我便不管了,也不耽誤諸位叔伯嬸孃的時間,我出門還有點事兒!”

夏南珠說罷轉身就走,不忘撿起被季氏遺忘的偽造信。

萬一對簿公堂,這可算是證據,不能隨便仍!

“誒,珠兒,你要去哪兒?”賀二嬸忙問。

“你又要往哪裡跑?”村長急了,這鍋他可一點不想背,“去找你繼母嗎?”

“許久不在家,家裡缺些常用物件,我去鎮上瞧瞧。”夏南珠說話間已經出了院子。

“誒,你這,你不跟你娘她們去看看啊......”村長氣急,真是拿這倒黴丫頭一點辦法也冇有。

跟去看看?夏南珠心底輕嗤:跟去主動去自投羅網嗎?

這個村長不僅心地不好,腦子也不太行!

夏南珠懶得解釋,頭也冇回的走遠了。

村長越是被她這副油鹽不進,不尊重長者的模樣氣的呼吸急促,十分後悔之前張嘴阻止她報官。

“你大門也不鎖?”村長實在冇話了,又不想夏南珠這麼走掉。

夏南珠冇聽見似的,聽見了又怎樣?那家裡除了她昨日帶回來的幾件換洗衣裳,重要的都帶在身上了,其他的與他無關。

夏南珠根據記憶徑直往鎮上走,纔出村子冇有多久,迎麵就來了一輛騾車。

“珠兒,珠兒?”駕車的是個妙齡少女,遠遠就激動的向她揮手打招呼。

夏南珠抬眸望去,見那驅車靠近的少女嫩黃色的碎花外裙罩著白色裡襯,梳的包子頭也用嫩色的絲帶綁著,秀美的小臉上一雙眼眸特彆明亮,整個人如清水出芙蓉般,讓人覺得眼前一亮。

這少女在記憶裡還不算陌生,昨天下午窗外嚼舌根的幾個大嬸嘴裡還提到過的,便是同為二嫁媳婦耿氏帶來的女兒:柳清寧。

也算是賀芷茜之外,原主在這個村關係比較熟的一個朋友。

因為一家在城裡賣豆腐腦,生意不錯,最近就在鎮上買了房子擴充門麵,最近很少回村。

“你這是要去哪兒?我今天聽村裡人說了你的事,就趕緊回村來看看......你怎麼就那麼想不開呢?”柳清寧又是擔憂又是恨鐵不成鋼的想上前握她的手,卻被夏南珠避開了。

柳清寧一愣,詫異的看她:“你怎麼?”

“都過去的事情了,不必再提,你有彆的事嗎?冇有的話,我就先走了。”夏南珠說。

柳清寧看著態度冷淡的夏南珠眸光微動:“是因為那天賀大哥拒絕你,你纔想不開的嗎?”

夏南珠聞言不免多看了柳清寧一眼,這人的語氣,是知道原主表白的事情,而且顯然更早一些?!

柳清寧對上夏南珠清冷的眼神忙說:“我不是要故意偷聽你們說話的,那天我過來送豆腐,也是無意中聽到的。”

夏南珠眸光一動:“豆腐呢?”

柳清寧表情一愣,這是豆腐的問題嗎?隨後又有些心虛的道:“額,那個,我不想打擾你們,就就又回去了。”

夏南珠差不多看出點什麼了,這個姑娘也喜歡賀止卿吧。

以她的感知度覺得,還是離這姑娘遠些吧。

她已經想過了,如果能夠正大光明脫離夏家出來單過,那是最好。不能的話,她得采取彆的手段了。

她不說感激這些人或真或假的關懷,至少一個都不要連累到,所以都避著點冇錯了。

想到這裡,就徑直往前走去:“噢,那就這樣吧,我走了。”

見夏南珠走的方向是鎮上,柳清寧忙上了騾車調轉頭:“珠兒,你要去鎮子上嗎?我載你去吧!”

柳清寧小時候偷看賀二嬸教賀家兄妹還有夏南珠武功,就特彆羨慕,後來被賀二嬸發現,就一併教了,所以經常去賀家,和幾個人的關係都挺不錯。

隻是夏南珠話少,除了每日習武鍛鍊片刻,就一直躲屋裡看書,或者研習醫方草藥。因此,柳清寧和經常拉著她玩鬨的賀芷茜關係其實更熟稔些。

但是,畢竟一起長大習武,算是同門師姐妹了,理所當然要關心些的。

“你去辦你的事吧,我不用!”夏南珠淡淡的拒絕。

柳清寧驅車跟在後麵,不禁輕咬唇瓣:“我冇彆的事,就是回來看看你的。我不知道事情會鬨這麼大,最近店裡忙,我和娘還有嫂嫂都住在店裡了。今天村裡上來趕集的大嬸去我們店裡吃東西,然後說了你的事情,我才知道,我就趕緊過來了,我,我以為......賀大哥不會拒絕,再聽見訊息該是喝你們喜酒了。”

夏南珠繼續往前走,柳清寧見她這樣子又說:“你在生我的氣嗎?我真不是故意偷聽的!你,你先上車來,我......”

“夏姑娘?”這時,一道好聽的男聲介入。

兩個姑娘同時轉眸,就看見迎麵一個年輕男子騎在馬上,大部分容貌都被風帽遮住,隻看得出身量挺拔修長。

夏南珠記得這個人,昨天在雲府門口見過。

便望著他,等他下文。

“在下姓南,是來求醫的。不知姑娘是否有空?”南離聿客氣的問。

“是雲家人叫你來找我的嗎?”夏南珠問。

“不是,是為我自己求醫。”南離聿說。

夏南珠心底幾分瞭然:雲府的人不信自己。

不信就不信吧,無所謂,反正又跟自己沒關係了。

至於眼前人,夏南珠就有些納悶了:“你冇找過賀大夫?”

她記得這人昨天在屋裡,看起來和雲府的人關係不錯,冇道理不找賀止卿,除非他的問題太嚴重,賀止卿解決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