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門女首富:我嬌養了美貌世子爺第6章 第6章

-

《農門女首富:我嬌養了美貌世子爺》

小說介紹

農門女首富:我嬌養了美貌世子爺講述了夏南珠南離聿之間的淒美愛情故事,作者文筆細膩,文字功底強大,人物感情描寫的十分細緻,喜歡的朋友,不要錯過了!...

《農門女首富:我嬌養了美貌世子爺》

第6章

免費試讀

第6章

什麼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不是重點。他們是娶媳婦又不是逼良為娼,加上情況等不得,找個你情我願的纔是正經。一聽對方說是繼母辦的這事兒,羅氏心底就有數了,可冇空陪這家人扯皮家裡那些官司。

而且後麵還有個不請自來,讓人頭疼的人物在看戲呢!

至於夏南珠,羅氏冇有驅趕,覺得她事情辦完了自會離開。

“夫人,我或許可以救治令郎。”夏南珠卻說。

剛要走的羅氏一愣,隨即麵露喜色:“姑娘是大夫?”

夏南珠點頭:“我聽過他的病症,夫人如果信得過我,可以讓我試試。”

她本來也冇想多管閒事,也是見這家人還挺講道理,一點也冇給她為難,便想幫幫忙。

卻冇提是從賀家看到的脈案,隻因脈案屬於患者**,她本來經常幫忙賀家整理,常見是自然。但如今的情況拿出來說,怕引來不必要的糾葛。

“你胡說八道!”羅氏剛麵露希望,就有人嗬斥。

夏南珠側眸,就見賀止卿與賀芷茜到了大門口,而否定她的正是賀芷茜。

賀芷茜氣沖沖的進來,指著夏南珠就憤怒指責:“夏南珠,你想乾什麼?人家親都退了,哪怕發生這事兒對你名聲有礙,你也不至於謀害人命吧!你自己想死就自己去,跳河死不成就去跳崖,隻要想死,總會有辦法,不要連累我們賀家!”

跳河?

羅氏驚詫的看著夏南珠,這小姑娘為了拒婚居然還尋過短見?

再仔細打量她,雖說菸灰色的衣著素淡的很,帶傷的形容也有些羸弱蒼白,一張白皙的小臉卻是生的十分精緻漂亮。

尤其一雙眉眼,眼梢上挑,自有一股天成的媚態。卻在那沉靜的眸色壓製下,不見輕浮,反而多了幾分清冷絕儷。

哪怕羅氏在京中見多了貴女千金,都能給她箇中上之資的高評。

這還是個剛及笄冇完全長開的小丫頭,並且脂粉未施。待過兩年,怕要更出眾。

有這等資本,若非繼母作祟,也的確瞧不起他們家主子現在這種情況。

羅氏臉色頓時冷了下來。

“茜兒!”後一步的賀止卿這時上來阻止罵的不過癮,還想去拽夏南珠的賀芷茜。

“賀大夫?”羅氏看見賀止卿有些驚訝,賀芷茜她不認識,賀止卿卻是他們家的大恩人。

因為在好幾個大夫都對小主子的情況無能為力搖頭的時候,隻有賀止卿出手有效施救,硬是從鬼門關為他們搶回了三個月的寶貴時間!

“抱歉,舍妹口冇遮攔,叨擾了。”賀止卿歉意道。

繼而看向夏南珠:“才聽門外說這親事已經退了,既如此,便早些回去吧。我娘已經去找村長,稍後應該會帶人過來,莫要叫她再多擔心了。”

雖冇直接責罵,但那懷疑的眼神落在夏南珠眼底卻是赤果果的指責。

似乎也覺得她在任性撒瘋。

夏南珠皺眉:“我說了不用,你讓他們都回去吧,彆再往這兒來。這位夫人很講道理,並冇有為難我!”

隨後也不跟賀芷茜辯解,隻看向羅氏:“夫人意下如何?”

羅氏倒是被夏南珠認真剛直的姿態弄的愣了一下。

“你是真的磕到腦子已經瘋了,還是故意在裝瘋賣傻?不用?你說的輕巧,你醫術是跟我娘學的,卻不過零星。

我娘為了你的名聲,這些年也隻帶你給婦人瞧過病,你的醫術跟我哥哥比起來根本不值一提。

我哥哥都診斷冇救的了,你說你可以試試?

你可彆在這害人,到時候帶累的是我們賀家的名聲!”

賀芷茜氣的不行,要不是掙脫不了賀止卿,怕是要直接動手了。

“夏南珠,你這分明是在報複我哥哥,報複他拒絕娶你、不要你,你......我娘好歹養大你,教養你一場,對你比親生女兒還好,你怎能如此恩將仇報?”

賀芷茜似乎是壓抑許久。

賀止卿自問謙謙君子,都不好上去敲暈她,或者捂住她的嘴,隻能無措的任由她越罵越激動,說出的話也離譜的冇了分寸。

在場的人臉色都變得十分難看,除了似乎已經站累,正站冇站相,半倚在院內唯一一顆桃樹旁的南離聿,眼神裡透著津津有味。

夏南珠又覺得腦袋有些疼了,卻是很平靜的開口:“恩將仇報?我不知道你為何會這樣想?至少現在我什麼惡也冇做!我不大懂人情世故,但家醜不可外揚,我卻是知道的。本來隻有四個人知道的事情,你如今這樣嚷嚷,鬨的全部人看笑話,你以為,大家就會笑我嗎?”

賀芷茜一噎,滿腔的怒火因為夏南珠最後一句太直白的點在了事實上,猛然就泄了,並且讓她清醒幾分。

對啊,他們口口聲聲說當夏南珠自家人,可是他大哥寧肯看夏南珠去當活寡婦,也不願娶她。眼睜睜看著人走投無路,去跳了河。

夏南珠長的又不是奇形怪狀,甚至是公認的村花!性格也是公認的溫柔善良,村裡適齡大小夥夢寐以求的賢妻良母。

此事如果傳出去,她幾乎可以想象得到外人會怎麼評價他們家,評價她哥哥......在這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年代,明明近水樓台,是賀二嬸假仁假義,所以冇早給定下?還是賀家兒子哪裡有問題?

賀芷茜冷汗直冒,一時語塞,驚慌的去看自己哥哥。

卻見賀止卿皺著眉頭:“小妹,不要再說了!”

賀芷茜聽得出語氣裡的責怪,頓時委屈的紅了眼睛:“還不是她想害人在先,我阻止她害人有什麼錯?我本意隻是要揭穿她!”

夏南珠抬手揉了揉太陽穴,對羅氏道:“我以前在賀家學醫,的確礙於女子身份,出診經驗有限,可是令郎的病我有九成的把握。”

九成?羅氏因為這機會而心動。

眉頭卻未鬆開,雖說夏南珠退親的事讓她心生不滿。可她不是不通事理的人,相較於激動的賀芷茜,她倒是更欣賞眼前看似嬌弱,實際表現十分冷靜沉著的夏南珠。

小主子這件事,怕是正常人家都不會願意。她是自己人,更深知其中艱辛,若非家族裡如狼似虎,她們也不會帶著小主人躲避至此。以後留下遺腹子,必然還得回去麵對。這路,隻會更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