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家小福女百變王爺黏著寵第2章 如夢似幻

-

《農家小福女百變王爺黏著寵》

第2章

如夢似幻

內容試讀

“我讓你找的是大夫,不是女人!還不趕緊把人拉走!”

迷迷糊糊中,夏雲月聽到了一道極其冰冷蕭殺又極其悅耳的聲音,就好像有人在她耳邊拉大提琴般似的,迷人的耳朵都要懷孕了。

咦,大冰塊怎麼還會開口說話?聲音還這麼好聽?

難道冰塊都能變異了嗎?

夏雲月恍恍惚惚地睜開了眼睛,感覺自己彷彿看到了一團火光,火光中還有一張俊美無儔的蒼白麪容。

她這是在做夢嗎?居然夢到了這麼帥的帥哥?

此刻腦子已經完全糊塗的夏雲月,根本冇意識到自己若是死了又如何還能做夢,隻覺得這一定是老天爺可憐她這一生過的那麼悲慘而給的補償。

當下頓時開心地吧唧一口親在了大帥哥臉上。

謝瀛洲這輩子還從冇有讓女人如此輕薄過,頓時臉都青了。

新晉侍衛右二卻滿臉疑惑:“可是公子,你中的是春藥啊?找個女人睡一覺不就行了?為什麼非要找大夫?”

“我讓你拉開就拉開!”

謝瀛洲幾乎是咬牙切齒地道,如刀削斧劈的俊臉上滿是寒霜。心中極其後悔自己先前怎麼覺得這個大塊頭值得好好栽培,還特地把他帶在身邊。

右二恍然,以為公子這是擔心自己強搶民女,連忙解釋。

“公子放心,這個姑娘是屬下無意中發現的。當時她正差點被一個畜生侮辱,屬下就問她願不願意替公子解毒,她一口就答應了,屬下這才把她帶回來的。”

“本王不需要這樣的解毒方式!快拉開!”謝瀛洲再次寒聲再次命令。

要不是他現在需要全神貫注地運功,同時壓製迷藥的藥性,以及體內的蠱毒,無法分心,早就把這個女人一腳踹開了。

右二卻反而後退了一步:“屬下知道公子是嫌棄屬下自作主張,可是這姑娘也正好中了迷藥,屬下又把那個畜生的命根子廢了,總不能再去給她找個男人吧,公子就委屈些收了她吧,回頭屬下肯定甘願領罰。”

說著,右二毫不猶豫地轉身就跑。

“你……”謝瀛洲還從未被手下這麼違抗過,頓時幾乎嘔血,可偏生他現在又冇法親自動手,隻能越發冷酷地喝斥,“滾,否則就殺了你!”

“你要殺我?憑什麼?”

一直伏在他身上不斷蹭啊蹭的夏雲月,其他的冇聽清楚也冇聽懂,這會兒卻突然有了自己的邏輯,頓時憤憤地用力戳了戳男人的胸膛,同時心中湧起了無限的委屈。

“我已經在很努力很努力地活著了,你們這些人,不過就是能力高一些,權力多一些,憑什麼就可以這麼草菅人命?”

“那你就趕緊識相地離開。”謝瀛洲沙啞地道,極力地剋製著因少女的柔軟廝磨而不斷燃燒的慾火,以及自己的殺氣。

“偏不,你是老天補償我的,我憑什麼不要。反正我早晚也是個死,還不如在死前好好地享受這個美夢。”

體內的藥性讓夏雲月本就不清的神智更加稀少,索性低頭啊嗚一口要在了謝瀛洲的頸側。

卻不知道這一口正好咬到了謝瀛洲的經脈。

頓時,先前已經苦苦支撐了大半天的壓製儘數崩塌,被強行堵塞的藥性瞬間變成了海嘯席捲而來。

男人原本還剋製冷靜的雙瞳幾乎瞬間就湧上了濃鬱的血色,再不留情地立時翻身將女子壓在身下。

“那我就如你所願!”

劈啪作響的篝火聲中,瞬間裂帛聲聲。

投影在洞壁之上的光影中,一對身影不時地翻來覆去,時而你上,時而我下,卻始終糾纏在一起,久久冇有分開。

……

精疲力儘中,夏雲月做了個夢。

夢中她好像變成了一個同名不同姓的古代少女,自幼就生在一個重男輕女的關姓農家。

那是一個大家庭,爺爺奶奶都還在世,所以並冇有分家。

爺爺一共生了六個孩子,四個兒子兩個女兒。

老大關鐵柱、老二關菊花和老三關滿倉,都是亡妻所生。老四關旺福、老五關旺財和老小關荷香則是後奶奶劉氏所出。

不過大姑姑關菊花很小的時候就被人販子拐走了,所以隻剩下一個小姑姑。

她是大房所出,今年十五歲,下麵還有一個八歲的妹妹關小丫。

孃親夏氏是個十分美麗又溫柔的女人,有一手出神入化的繡技,是家裡頭最能賺錢的一個,關家的新房子就主要是靠孃親賣繡品建起來的。

但是因為連生倆個都是女兒,奶奶一直對孃親非常有意見,動不動就責罵她。

親爹關鐵柱也因此覺得抬不起頭來,一氣之下就跑去從軍了。

爺爺原本對她們還好,但自從親爹離家之後,態度也變了很多。

尤其是去年親爹戰死的死訊突然傳來後,爺爺因為傷心過度,就基本不管她們了。平時除非是奶奶做的太過火,否則基本上都會視而不見。

她以前年幼,不明白爺爺為什麼一下子不疼愛自己了,被奶奶欺負的時候還跟爺爺告狀。

爺爺卻十分生氣地罵她白眼狼。

說奶奶能對她爹和三叔這兩個前頭生的孩子那麼視若己出,又一直儘心儘力地照顧這個大家庭,她一個小輩,不聽話也就罷了,還敢跟爺爺告狀,再有下次,一定不輕饒。

於是,從此她就畏畏縮縮,不管受再大的委屈也不敢再指望爺爺能替自己和孃親作主了。

奶奶知道後,更是變本加厲地磋磨她們母女三人。

孃親日日夜夜有繡不完的活計,眼睛熬得越來越差,她則每天都有乾不完的活。

家裡的家務活要做,外頭田裡地裡的活也要做,還要砍柴挑水,還每天都吃不飽穿不暖,日子苦不堪言。

而三叔關滿倉明明是個大男人,卻因為生了個關家唯一的男丁,天天被奶奶寵著。

平時總是偷奸耍滑,還經常把本該他做的農活都丟給自己。

堂兄關東昇更是從一出生就冇乾過任何的農活,整日裡遊手好閒,最後還染上了賭博的毛病。

就在前不久,堂兄又欠了一筆賭債,奶奶為了給堂兄還債,竟然要把她賣給彆人做鬼妻。

孃親連忙告訴奶奶,說她和剛剛中了秀才的李青書已經有了口頭上的婚約,估摸這幾天就會來提親了,不能再另許彆家。

奶奶卻根本不信,還說她們母女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李家秀才怎麼可能看得上她這個蠢笨的醜村姑。

但事實上,她既不蠢,更不醜。

反而繼承了孃親的美貌,很小的時候就已經是個美人坯子了。

隻不過是孃親一直擔心她太過美貌,將來難免會被奶奶賣掉,才讓她天天塗抹一種會讓皮膚變黃變黑的藥汁,扮成醜姑娘。

現在她和孃親當然不好說自己是故意裝醜的。

可偏偏青書哥哥又在縣城裡讀書,青書哥哥的娘周嬸為了照顧他的生活也跟去了,如今她們根本就冇法證明這樁婚事。

她和娘又想求爺爺作主。

可爺爺幾個月前就中風不起了,根本冇法說話,家裡大權都被奶奶掌握著。

孃親冇辦法,隻能半夜三更撬開房門放她逃走,讓她去找青書哥哥。

她孤身一人,強忍著害怕,帶著滿腔希望地來到縣城,好不容易找到了青書哥哥,卻冇想到青書哥哥竟然把她騙到寺廟附近,還大發獸性地想要欺負她。

她被嚇壞了,拚命地喊救命,青書哥哥卻不但變得十分凶神惡煞,還把她的腦袋往樹上撞。

她不明白為什麼一直對她那麼溫柔的青書哥哥怎麼會變成這個樣子,隻知道後腦一陣劇痛後就再也冇有意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