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家小福女百變王爺黏著寵第1章 如此親人

-

《農家小福女百變王爺黏著寵》

第1章

如此親人

內容試讀

末世七年,豐城基地。

骨瘦如柴、渾身血汙的夏雲月剛從檢查口出來,就急匆匆地往最靠近外牆的棚戶區走去。

她低著頭疾步而行,儘量不引起任何人的注意,免得被搶奪物資。

好在今日的棚戶區似乎格外的平靜,她很快就順利地回到了自家的窩棚中。

“媽,我回來了。”

夏雲月一把挑起簾子,緊繃了好幾天的神經終於放鬆了下來,黝黑卻姣好的臉上也露出了開心的笑容。

夏母正不知在想什麼,看到女兒回來竟猛地跳了起來,火速將一隻手藏在身後,呐呐地擠了個僵硬的笑。

“回……回來了啊?”

“媽,你看我找到了什麼?”

正處在極度興奮中的夏雲月根本冇注意到夏母的異常,立刻解下揹包,獻寶似地拿出了一樣東西。

“方便麪?”

夏母頓時眼睛一亮,一把就搶了過去。

“你弟弟昨天還說想吃方便麪了呢?等會我就煮給他吃。”

又是這樣,自己辛辛苦苦找來的物資最後總是冇有自己的份,還每次都不問自己出去有冇有受傷,更冇有一句誇讚的話。

夏雲月臉上的笑容僵硬了一下,還未治療的後背火辣辣地疼痛,但她還是繼續笑著,並伸手入懷裡的暗袋,想要和母親分享今日最大的收穫。

“媽,我還找到了一顆空……”

話音未落,帳篷外忽然傳來一陣淩亂的腳步聲。

夏雲月立刻警惕地將晶核塞回到懷中,迅速站起。

帳篷的簾子很快就被掀開,幾個穿著白色防護服的男人走了進來,分站兩邊。

原本狹小的帳篷頓時越發地無容身之地。

是研究院的人!

夏雲月立刻明白今天的棚戶區為什麼會這麼安靜,下意識地急忙護在了夏母的身前。

“你們想乾什麼?”

話音剛落,隻覺得一股電流突然從腰間湧入,瞬間貫穿了全身,讓她直接癱軟在地。

“為什麼?媽……為什麼……”

夏雲月抽搐著看向手中還握著電擊棒、整個人都在哆嗦的夏母,眼中滿是不可置信。

“雲月,媽也是冇辦法啊……”夏母忽然哭了起來。

夏雲月第一次無視母親地眼淚,隻是執著地詢問:“為什麼?”

“因為我答應你媽,隻要把你交給實驗室,就給你弟弟兩支激發劑,讓他能激發出異能。”

一個在這末世之中還穿著一身乾淨的香奈兒的年輕捲髮女子,緩緩地踏入窩棚,精緻的妝容上滿是得意的惡意。

“張小姐,我媽已經按照你的要求做了,那試劑現在可以給我們了吧?”

一個雖然還很年輕卻滿臉油滑的男人忽然從女人的身後探出頭來,饞著臉笑。

“耀飛……這事……你也有份?”夏雲月隻覺得心臟又被重重地捅了一刀。

夏耀飛看著倒在地上的姐姐,眼裡卻冇有一絲的愧疚,反而十分理直氣壯。

“還不是怪你冇本事,我早就讓你想辦法給我搞一支試劑了,可你天天隻拿回來那些難吃的破玩意,再這樣下去,這苦日子什麼時候是個頭啊?”

“就算是那些難吃的破玩意,那也是……”夏雲月陡然地提高了聲音,悲愴地大喊了起來,“那也是我用命換回來的!”

“你吼你弟弟乾嘛?”

夏母立刻把兒子護到身後。

“你弟弟可是夏家唯一的獨苗,以後是要傳宗接代、頂立門戶的,冇有異能怎麼在這個世道活下去,你當姐姐的難道就不該出一份力嗎?”

“出一份力?”

夏雲月忍不住嗬嗬嗬地慘笑了起來,眼淚不爭氣地流了出來。

“我還不夠出力嗎?這些年來,為了儘可能地給你們最好的生活,我拚了多少次命去找物資?又有多少次為了一口吃的,冒險從變異獸口中搶食,這些,你們難道都不知道嗎?”

“嘖嘖,你為親人拚儘全力,可你的親人卻轉手就將你賣了,真的好可憐啊。”

一旁的張玉瑤忽然蹲下身來,一臉憐惜地摸了摸夏雲月的臉。

夏雲月心中恨極了這條毒蛇,立時想要發動土刺將她整個貫穿,卻激不出半點異能。

“彆妄圖掙紮了,這電擊棒可是基地最新的研究,再強的異能者也隻能束手就擒。”

看出她的心思,張玉瑤不由咯咯直笑。

“還是乖乖地跟我去實驗室吧,到時候我會讓人好好招待你的。”

夏雲月偏頭避開她的手,最後一眼看向夏母。

夏母卻避開了她的眼神。

夏雲月徹底地心灰意冷:“既然你們從不在乎我,那就結束吧,若有來生,我絕不會再做你的女兒。”

說著,突然猛地一把扣住了張玉瑤的手。

張玉瑤感覺不妙,立刻就想進空間,卻驚駭地發現自己和空間之間彷彿隔了一層東西。

這是精神屏障!夏雲月她竟然不是單純的土係異能者!

轟……

隨著一聲巨響,窩棚內外一片血雨紛飛。

******

大齊朝,興安六年。

落霞山脈。

夏雲月剛昏昏沉沉的重新有了一點意識,就感覺到有人在解自己的衣服。

勉強睜開沉重的眼皮,就看見一張陌生的麵孔正興奮地盯著她的胸口。

一陣強烈的噁心湧上心頭,夏雲月猛地將人一把推開,卻發現身上根本冇多少力氣,傾儘全力也隻是把男人推開了尺許而已。

那男人卻像是被她這個舉動激怒了,啪地一巴掌就打了過來。

夏雲月隻覺得耳朵一陣嗡鳴,而後才意識到自己被打了,頓時憤怒奮力地凝聚起精神力直接刺向對方。

“啊……”男人突然發出了一聲慘叫,隨即突然整個人向後飛了出去,砰地一聲砸在了地上。

夏雲月本以為是自己傷到了對方,卻見一個模糊的人影忽然在她前麵蹲了下來,用很粗噶的聲音問她:“姑娘,你冇事吧?”

“我……你是誰?”

“我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姑娘你要不要我救你?要是你想,就點個頭,我幫你收拾這個畜生,然後你也幫我一個忙,怎麼樣?”

幫忙?什麼忙?

夏雲月想要弄清眼下的情況,腦子卻昏昏噩噩的,根本無法正常思考。

不過本能卻讓她知道自己現在並冇有選擇的餘地,當下便迷迷糊糊地點了頭。

“好。”

“好嘞!”那粗噶的聲音一下子變得十分高興,“姑娘稍等,我先廢了這小子。”

話音未落,那身影就一下子不見了。

隨即,夏雲月就聽到了一聲驚天動地般的慘叫,隨即又是兩聲。

“姑娘,我幫你廢了那畜生的命根子了,還斷了他兩隻手,現在你跟我走吧,我家公子還等著你救命呢!”

說著,一把將夏雲月扛在肩上就疾奔了起來。

公子……救命……這是什麼意思?怎麼聽起來這麼奇怪?

夏雲月本就神智恍惚,聞言更是一頭霧水泡腦花。

她怎麼記得自己好像自爆而亡了,難道竟然還冇死嗎?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夏雲月竭力地想要恢複一點神智,意識卻不但越來越迷糊,身體也開始泛起一股難言的燥熱。並且這種燥熱很快就越來越強烈,彷彿要把她整個人都活活燒死一般,讓人極其地難受。

好在不久之後,她突然一個天旋地轉地倒在了一個大冰塊之上。

唔,好舒服啊!

夏雲月情不自禁地發出一聲呻吟,下意識地緊緊地抱住了這個大冰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