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1章江?211

-

今天的這場手術的確很重要,觀看室裡麵坐滿了人,除了院長,好幾個其他科室的大佬都過來了。

每個人臉上的神情都很是嚴肅和凝重。雖然這場手術結束之後不代表就成功然後徹底放心了,先不說術後的一些問題,在這場手術之後的幾天看病人的身體情況會再次決定第二場手術的時間。

兩場手術都很重要,哪一場都不能馬虎。

當然首要的就是第一場。

畢竟隻有第一場手術的成功,纔會有第二場的機會。

周武雖然被搶了主刀很是不甘心,可是這麼重要的手術過程。他自然也過來了,全程幾乎眼也不眨的看著。神情冷漠。

而在周武的身邊坐著他帶的學生,原本也看的很認真,手裡拿著的手機忽然響了一聲,他低頭打開看了一眼之後眼睛倏地睜大。

似乎是不敢相信,他的食指和中指在螢幕上方把什麼東西放大後又看了兩眼,確定冇有眼花也冇有看錯後快速轉身小聲的喊道:"老師。"

周武正看的認真。壓根冇有聽到他的聲音。

學生見狀焦急的直接上手扯了一下週武的手臂:"老師,出事了。"

畢竟這會院長就坐在前麵,學生的聲音小的不能再小:"老師,江主任出事了。"

江葎的名字估計是在周武的腦中有什麼敏感的開關,聽到的瞬間就收回了目光轉頭:"你說什麼?"

"江主任出事了。"學生一邊說著一邊把手機上看到的東西拿給周武看。

是一段被人錄屏的直播視頻,十秒不到,鏡頭裡麵的畫麵明顯是被人放大後的,可是很是清晰的看到上麵的內容。

正是秀展背景螢幕上前後被放出來的兩張照片,通過直播的形式第一時間就讓當時在觀看直播的網友們看到了。

雖然看秀展的網友們大多都對江葎這個名字很陌生不認識,可奈何照片裡麵的內容太過於敏感和驚爆。所以第一時間就有人錄屏發到了網上。

"現在相關的詞條已經衝上了人熱搜版前十,之前吃瓜的網友們第一時間就想到了之前學校的事。"助理眉頭緊皺的說著:"因為名字一樣。所以直接就把兩件事聯絡了起來。"

那種花錢買的熱搜你可以在瞬間坐到第一,可那卻是有時效的,時間到了就會直接呈斷崖式的跌下來,讓人找都找不到。

而那些冇花錢,被網友們實打實一個字一個敲出來的熱度卻是貨真價實的,這種就算你花錢想要撤。一時半會也很難撤下去。

因為你就算禁了相關的詞條,撤了熱搜。可卻禁不了網友們已經被撩撥起來的好奇心以及其他各種情緒。

而這個時候,他們的討論會無孔不入,你越是打壓,他們就會越是覺得有問題,然後激起每個人內心深處都存在的逆反心,然後把事情越鬨越大。

"讓公關那邊發聲明。"江瑾沉聲吩咐:"隻要有人敢胡說八道,直接讓法務那邊把律師函寄到他們家裡去。"

說完轉身問梁書兒:"江葎的電話還是冇人接?"

"冇有,估計還在手術。"梁書兒焦急的說著,眸底帶著掩飾不住的擔憂,卻也還有一抹沉沉的複雜。情緒有點沉默。

因為忽然的意外,秀展被迫中斷。江瑾直接到後台讓那些人繼續,按照之前的彩排直接走完。

目的雖然是為了這幾個月所有人辛苦的付出以及後續對公司的影響,可最重要的卻是為了稍微轉移一下現場人的注意力。

那兩張照片的內容實在是太敏感了,彆說現場的媒體。就連受邀的那些人看秀的心情肯定也都在瞬間被轉移了。

而江瑾要做的就是把他們的注意力重新拉回到看秀這件事上,好給他們爭取處理的時間。

雖然她也知道那些媒體一個個幾乎都是狗鼻子。在某些事情上的敏銳度出了名的煩人,這種舉動肯定不會起到太大的作用。

可有作用總比冇作用好。

所以雖然事發的突然。可是江瑾卻是在瞬間就把所有的事情都考慮到了。

可最後卻還是忽視了一點。

因為公司各方麵的考量,到場的媒體都是經過了嚴格的篩選後寄的邀請函。進場之前也有相關的工作人員嚴肅的交代了隻準拍照不準錄像更不準在線直播。

不僅如此,這些人拍到的照片最後發出去之前也都會先給他們稽覈。稽覈通過之後才能釋出。

所以事發後的第一時間江瑾才讓助理去把拍的照片刪掉。

誰曾想現場竟然有人以私人的賬號在直播,然後導致了現在網上的局麵。

尤其在事發之後有人直接匿名在網上爆出了江葎跟江瑾的關係。這導致現在酒店外麵圍了一層又一層的記者,他們一時半會竟然無法出去。

這時門外有人敲門:"江總,司機到了,可以下去了。"

江瑾的車自然是不能再坐了,臨時安排的司機剛過來。

梁書兒跟著江瑾兩人在保鏢的掩護下剛出來,梁書兒耳邊忽然傳來一道喊聲:"書兒!"

梁書兒抬頭看去,隻見祝萌正焦急的往她這邊走過來。

"萌萌,你怎麼在這裡?"梁書兒驚訝的問。

"我看到網上的直播過來的。"祝萌說著一把抓住梁書兒的手:"書兒,現在外麵很多記者,你快跟我走。"

"我……"梁書兒正要說什麼,一旁的助理開口:"那些記者堵的是江總,梁小姐跟江總分開估計更容易出去。"

江瑾聞言也說:"你跟你朋友走吧,江葎手術結束之後肯定就會看到了,你去醫院找他。"

聽著江瑾的話,一旁站著的祝萌的臉色不是很好看,溫軟的臉上的神色很冷。

下一秒隻見她拉著梁書兒一邊往一旁的安全通道走一邊脫下自己身上的外套給梁書兒穿上,說:"我們快走,你穿我的衣服,那些記者說不定也認識你。"

梁書兒還來不及說話人已經被祝萌拉進了樓梯間快速朝下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