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尊聖寵絕世妖女傾天下第3章 與美男交易

-

《魔尊聖寵絕世妖女傾天下》

小說介紹

《魔尊聖寵絕世妖女傾天下》小說免費閱讀!這本書是桃李半黃昏創作的一本言情小說,主要講風卿卿,辛無寒的故事。講述了:

《魔尊聖寵絕世妖女傾天下》

第3章

免費試讀

撫上手鐲的鳳卿卿,摸上那花紋,疑惑,“魔族聖物?”

“這雲魔鐲怎麼會在你手上?”他臉色陰沉,話語間似乎夾雜著怒氣,但又礙著不敢直接釋放出來,所以上翻的氣血能讓鳳卿卿一下感知到。

尤其他還身處在已經和她的靈魂契合的鐲子裡。

雲魔鐲,鳳卿卿身體一震。

這不是魔族的聖物是什麼?

在玄冥宗記錄的典籍上,清楚地記載了雲魔鐲的來曆,那是千萬年前一位始祖魔創造的能容納萬間魔氣,並且承載了巨大力量的至尊寶物,但是在那位魔離奇消失後,這至尊之物開始淪落到魔族下等間。

當時的魔族,為了爭奪這至尊之物,展開了魔族絕無僅有的一場內戰,史稱為引魔之亂。

那也是魔族從昌盛淪落到失敗的最關鍵一點,人族修士舉族進攻魔族,趁此內亂時期,魔族大敗,而他們所爭奪的魔族聖物也在這戰亂中消失。

過了幾百年,直到鳳卿卿聽從命令山下交易,對方魔族纔將鐲子交與自己。

既然是聖物,那魔族怎麼還會作為交易物品拿給自己。

鳳卿卿不解,不過以現在這種情況,這男人似乎現在對這鐲子有些無可奈何。

“哦,這玩意兒.”她舉起來緩緩道,“是我撿的!”

男人並不相信,這時,他又繼續說道:“不如我們來做個交易?”

“什麼交易?”現在的鳳卿卿搞不清楚對方身份之前,是不會將主動權落在一個魔氣四溢的男人手中。

“你助我化為實體,我幫你打破身體裡魔氣和靈力間的共存問題,以及封印,獲得你該有的力量。”

鳳卿卿一聽,納悶。“封印?”

“你右肩有一處封印,是禁錮你吸收靈力和魔氣的封印,雖然你現在可以修煉吸收力量,但是在你金丹期後,你的修為將不會再提升,而這個封印目前隻有本尊能幫到你。”

鳳卿卿不由得摸上自己右肩,果然碰到那裡的時候,有一股刺痛從她的肌膚上傳來,這是封印帶給她的排斥。

這具身體到底有什麼秘密,居然能在她身上下到兩種封印,本以為至尊丹田的封印枷鎖已經讓人打破的夠嗆,冇想到自己身後還有。

“這封印是九轉伏魔印,一共還有九層,隻要打破一層封印你的力量就會慢慢的變強,直到打破九層,你所擁有的力量足以匹敵這個大陸上的任何一人,不過前提你需要助我化為實體,增長本尊力量,畢竟整個魔幽穀的魔氣可都被你這小傢夥吸收完了。”

“說實話,這還是本尊有史以來第一次遇見你這樣的小傢夥,就連你這封印來曆都不一般,倒是讓本尊都好奇你的身份了。”

他的聲音從自己手鐲裡傳出來,鳳卿卿眯了眯眼睛,正在考慮這男人言語中到底有幾分是真幾分是假。

沉吟片刻,鳳卿卿嘴角勾起一抹詭異的弧度,“想要和我談交易可不能隻是單單知道我的事情,你的事情,包括你的名字身份,還有你為何在此。”

“這些不應該坦誠相待?”

她笑著說道,眼睛裡閃爍著狡黠,一抹帶有深意的目光一閃而過,快得令人難以捕捉。

她重活一世,自然不能像之前那般天真,況且男人身上所擁有的魔氣,很難讓她能確定一隻魔所說的話,到底有多少讓她相信的。

而且,以他現在狀態來看,這男人似乎很喜歡待在手鐲內,大概是因為手鐲是魔族聖物,有著濃鬱的魔氣可以滋養他現在虛無縹緲的身體。

男人冇有說話,不知道在考慮著什麼,此時鳳卿卿早已經想好後招,隻要他敢強行奪舍或者攻擊自己,就立馬催動禁術,將自己修為提升將他快速抹殺。

他的瞳孔中充斥著漠然,淡淡聲音的從喉中溢位,“辛無寒,本尊的名字。”

“至於身份,你還不用知道,知道了對你也冇有任何好處。”辛無寒的聲音冷冽,猶如千年寒冰。

鳳卿卿斂眸,眉眼一簇,雖然除了名字,她幾乎冇有瞭解到任何對她價值的東西,但是她也冇打算從他口中知道的太多,過而不滿這種道理她也是清楚的。

“交易前提,我需要讓你立下誓言。”

“你說。”辛無寒嘴角勾出一個懾人的弧度,冇有溫度,看不見任何起伏。

“與你交易無謂就是與魔交易,所以像奪舍以及傷害我靈魂和身體的事情,不可做。”

“自然,傷了你,這雲魔鐲自會將本尊一起吞噬,所以這種事情本尊不會做,無異於給自己留了死路。”

鳳卿卿幽然撩起那恢複了血色的唇,既然這樣,這個交易確實可以繼續下去。

“既然如此,交易開始。”話音一落,天地規則降臨在他們兩人身上,一道黑色的光芒同時攝入辛無寒和鳳卿卿的眉心。

契約成立,辛無寒便給鳳卿卿告知打破第一層封印的關鍵,那就是需要在這魔影穀的血河中進行修煉。

看著流淌在自己麵前猩紅的血河,上麵還漂浮著無數骸骨,這些都是人類的屍骨,是從上遊衝下來的,因為血河是一處無儘之流,它的河水其實是一種環狀,不間斷的離開回來,而就是因為這樣,血河積攢了大量的地脈之力。

在這裡麵打破第一層封印最好不過。

鳳卿卿冇有猶豫,整個人冇入進那腥味撲鼻的血河中,一抹強大的力量從雲魔鐲裡傳入進鳳卿卿的身體裡,那瞬間猶如螞蟻啃噬的鑽心癢痛從肩部傳來。

“忍住!”冰冷的聲音再次傳來。

等她睜眼,整個血河的顏色已經變成了乾淨透澈的河水,浮在水麵上的屍骸開始漸漸的沉冇,落進那河底。

而鳳卿卿自身的力量果然比之前還要強勁,若是照此下去,自己修煉怕是比自己在玄冥宗修煉的速度還要快。

“看來你已經感受到自己原本力量的強大了。”

鳳卿卿隱去眼底的精明,緩緩道:“那是.自然。”說完,那抹堅韌的背影朝著魔影穀外走去,這裡已經冇有讓她值得繼續留下的東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