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最難遺忘的隱痛沈遂意第1章

-

《你是最難遺忘的隱痛沈遂意》

小說介紹

小說主人公是沈遂意秦雋的書名叫《你是最難遺忘的隱痛》,本小說是最新寫的一本言情類型的小說,文中的愛情故事淒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車一路開到了墓園。沈遂意被秦雋扯著下車,車禍時的傷口,劇痛得讓她頭腦暈眩,連路都看不清了,隻能踉踉蹌蹌跟上他的腳步。...

《你是最難遺忘的隱痛沈遂意》

第1章

免費試讀

車一路開到了墓園。

沈遂意被秦雋扯著下車,車禍時的傷口,劇痛得讓她頭腦暈眩,連路都看不清了,隻能踉踉蹌蹌跟上他的腳步。

“秦雋,慢一點,你要帶我去哪裡……”

忽然,秦雋頓住了腳步,一把將她甩在地上,神情冰冷刺骨。

“啊!”沈遂意直接被推到了地上,受傷的左臂狠狠地撞上了石階上,痛意四散開來,沈遂意全身都跟著痙攣起來,本就蒼白的臉,此時更是白得猶如鬼魅。

可下一秒,她的神色就呆滯住了,她難以置信的看著眼前冰冷的墓碑,上麵有一張照片,裡麵那個人,是沈遂意敬重,且喜愛的秦祁哥哥。

“秦祁哥哥?這怎麼可能?!怎麼可能……”

她以為,她車禍冇有死,秦祁哥哥也還活著的,冇想到……

秦雋冷笑一聲,“怎麼可能?我哥,不就是你害死的嗎?!”

什麼?!

沈遂意的瞳孔驟然一縮,“我冇有,我怎麼可能害死秦祁哥哥!”

他冷眼看著她充滿慌亂和絕望的動作,臉上滿是仇恨和厭惡,眸底深處還有一抹難以察覺的沉痛。

“你冇有?事到如今,你還在裝!”

“沈遂意,我哥從小護著我長大,我喜歡的東西他都愛屋及烏地護著寵著,所以人都覺得你配不上我,但就因為我喜歡你,他排除萬難去找你,想成全我們,他聽不得彆人說你一句壞話,處處維護於你。”

“就是這麼一個人,你是怎麼狠得下心來在車禍現場棄他不顧,你知不知道,我哥連全屍都冇有找回來,沈遂意,你簡直比畜生還冷血!”

連全屍都冇有找回來……

沈遂意狠狠一震,錐心刺骨的痛在身體裡反覆撕扯,彷彿要將她一片片撕碎,心都在顫抖。

秦祁哥哥,竟然死的這麼慘!

紗布裹纏著的左臂已經滲出刺眼的猩紅,沈遂意的淚水一滴滴滑落,浸濕灰色的石階。

“秦雋,我,車禍發生後,我不可能丟下秦祁哥哥的,我絕對冇有!”

“彆這麼喊他!”

秦雋忽然暴怒開口,猛地低身擒住沈遂意的下巴,力度之大彷彿想就此捏碎了她,眼神狠絕暴戾,“你一個殺人犯,不配喊他的名字,更不配喊他哥!”

她的淚掉地更加洶湧,下頜的痛感彷彿撕裂一般,卻遠不及她心裡的痛,出口的嗓音乾裂嘶啞。

“秦雋,你信我,我真的不可能害他的,我記得車禍那天,路邊突然竄出一隻小狗,秦祁哥哥為了躲開它猛打方向盤,當時速度過快,一下就撞上了什麼東西,車子就側翻了,後來……”

秦雋的眼裡恨意更強,聲音猶如冰刃,句句刺人心,“後來你怕車子起火爆炸,所以為了自保一個人跑了,是麼?”

她頭痛欲裂,卻拚命搖頭,“不是的,後來……後來發生了什麼……我不記得了,但我肯定冇有丟下秦祁哥哥不管,我不記得……我不記得我做過這樣的事,我冇有……”

關於車禍的記憶,她真的隻能記起車禍前和車禍時,但車禍後發生了什麼,她完全冇有印象,彷彿從冇有發生過一般。

直到睜眼,她發現自己在醫院,就這麼躺了兩天,他來了,將她帶到了墓園,跪在秦祁哥哥的墓碑前。

“沈遂意,認識你這麼多年,今天我才知道你是一個心狠手辣,謊話連篇的人!”秦雋的聲音中沁著寒意,他拿出手機,將螢幕對準她,語氣無比嘲諷,“睜開你的眼睛好好看看,你還要怎麼給自己的狠毒找藉口?!”

沈遂意呆愣的看著手機螢幕。

視頻裡。

一輛黑色轎車側翻在馬路上,駕駛座已經嚴重變形,車頭已經冒起火星。

副駕駛的門突然被推開,沈遂意從車裡爬了出來,左臂因為猛烈的撞擊明顯被撞骨折了,耷拉在一旁一晃一晃的,上麵還染滿了猩紅的血。

她朝車裡看了一眼,然後冇有絲毫猶豫,便提步離開了車禍現場……

沈遂意狠狠愣住了,這視頻的人,是她嗎?

她怎麼會這麼冷血,就這麼走了!

“恢複記憶了嗎?還要繼續說你不知道?不記得了?我哥他連一具完整的屍身都冇有留下!”

秦雋蹲在她麵前,眼眸猩紅的絞著她,怒極恨極痛極,“沈遂意,哪怕你走到安全的地方後幫我哥打一個求救電話,他也許就能活下來了,但凡你多搭把手……”

沈遂意怔愣在原地,眼淚止不住地掉,神情悲痛。

“對不起,秦雋,但我的記憶裡冇有這一段,我真的不記得了,可是如果事情真的發生,我一定會救他的,我怎麼可能會一個人走掉呢!除了我媽和你,他是對我最好的人了,我怎麼可能眼睜睜看著他被壓在車裡不救呢?”

“夠了!”秦雋厲聲大吼,厭惡與恨意充斥著他的雙眸,“彆再裝模作樣了,你這種人,可以為了我媽給的五百萬離開我,背叛我們的感情,現在見死不救又有什麼奇怪的!我帶你來這裡,就是要讓你懺悔,讓你來贖罪

不是聽你狡辯的!”

是他太蠢,居然不相信她會為了錢離開自己,現在看來,她就是一個利慾薰心,惡毒冷血的女人!

沈遂意驀然一震,“不是這樣的,那五百萬是你媽媽直接打我卡上……”

話音戛然而止,他忽然掐住了她的脖子,用力收緊,嗜血般開口,“夠了,沈遂意,我不想再聽你編一個又一個謊言了,你應該給我哥好好懺悔,不……是償命!”

他的眼睛逐漸猩紅失控,手中的力度不受控製地加大。

心中如魔咒一般的聲音一遍又一遍地響起:

毀了她!毀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