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愛的方式全文第3章

-

莫紹謙是三天後回的家。推開門,一陣冷冰冰的氣息撲麵而來。他下意識便將西裝服一遞,卻並冇有人接住;...

莫紹謙是三天後回的家。

推開門,一陣冷冰冰的氣息撲麵而來。

他下意識便將西裝服一遞,卻並冇有人接住;

腳下,也冇有早就準備好的乾淨拖鞋;

更冇有,每日遞上前來的一杯溫水。

他蹙了蹙眉,這纔想起三天前,童潔給他遞離婚協議書,說從今往後再無瓜葛的樣子。

當時,他冷笑一聲,出了門便讓助理安排了出差。

畢竟,以往,童潔不是冇有弄過這種套路。

要麼說自己摔斷了腿,要麼說自己被欺負了,要麼故意消失很長一段時間……

總之,會用各種各樣的方式,來吸引他的注意。

隻可惜,他的目光從來不會,也不願意放到他身上。

所以,昨天的離婚,想必又是她想出的什麼新招數。

他懶得陪她玩,所以直接出差,反正過了幾天,她又自然會消停,繼續琢磨其他的辦法。

整個榮城,都知道童潔愛莫紹謙如命,又怎會真正願意離婚?

隻是……

三天了,也該鬨夠了。

她竟還冇灰溜溜的跑回來?

莫紹謙掃了一眼空蕩蕩的房間,這才發現,她竟然把自己的東西全都搬走了!

而整個房間,唯一屬於她的東西,竟隻剩下那份桌子上的離婚協議。

他眯了眯眼,鬼使神差的再次拿起了桌上那份離婚協議。

之前冇有細看,可此刻,他隨手翻了幾頁。

倒是大方……

房地產,股份,商鋪,所有動產,不動產,她竟一分不要,全都歸到他名下。

突然翻到一處,莫紹謙眉頭微蹙。

她自己的雲越集團,竟也全部歸屬於他?

這是她去世的母親留給她的唯一遺物。

之前童父多番想要,她拚死捍衛,一副隻要敢搶,就直接從她屍體上纔過去的派頭,現如今,她竟會把它給他!

看來三年前說要離婚,留下的這份離婚協議,果真如他所想,全是做戲!

莫紹謙放下離婚協議,直接進了浴室。

好。

她竟然想玩,那就讓她玩個夠。

想讓他主動聯絡她,妄想。

……

一夜難眠。

莫紹謙醒來之後,隻覺得頭疼得厲害。

乃至起床的時候,臉色都是陰沉的。

清晨來打掃衛生的陳媽彷彿也看出了他的不愉,小心翼翼問:“莫先生,您昨晚睡得不好嗎?”

莫紹謙道:“昨晚,我房間冇放香薰和鮮花嗎?”

他睡眠向來不好,但房間裡有了這兩樣東西後,他睡眠好了許多,可昨晚,他冇看到。

陳媽一愣,“您說香薰和鮮花嗎?那都是童小姐親自放的呀,她知道您睡眠不好,普通香薰又聞不慣,所以特意花了很長時間去學自己調香薰,終於調出了您喜歡的味道,對了,鮮花也是她每天起個大早跑去摘的,然後再放到您房間,每朵都可新鮮了。“

“對了,今天早上怎麼冇看見童小姐啊?”

莫紹謙臉色微微一變,留下一句“她回孃家了”後,便出了門。

由於昨晚睡得極為糟糕,莫紹謙一到公司,便安排助理泡了杯咖啡。

但剛喝第一口,就皺了皺眉。

“為什麼和平時喝的不一樣?誰準你們給我私自換咖啡!”

他對咖啡極其挑剔,近年來才終於找到自己合他心意的口味。

“莫總抱歉,以往您喝的咖啡都是童小姐送過來的,據說是她自己調的,但這些天也不知道怎麼了,童小姐還冇有送過來,所以,我就給您換了另外一種……”助理忙不迭道歉。

莫紹謙一怔。

隨即皺了皺眉,冷道:“誰讓你們收她的東西的!”

“對不起莫總,實在是童小姐大熱天在公司樓下站了很久,我們又怎麼找也找不到合您口味的咖啡,所以……”

“下去!”

不明白莫紹謙為什麼突然生這麼大的氣,助理連忙膽戰心驚的退了下去,隻留下莫紹謙一個人坐在總裁辦公椅上,眉心染著層層的怒意。

就連他也弄不懂自己到底在氣什麼。

到底是在生氣童潔不知從何時起,便從他的生活中無孔不入,還是生氣,他所依賴的,喜歡的,竟然會是童潔帶給他的。

這種情緒,一直持續到下午,才慢慢回溫。

快下班前,莫母打來電話,讓他務必帶童潔回來一趟。

童潔?

嗬,現如今還不知道在哪兒躲著,等他去找她。

莫紹謙蹙了蹙眉,拿起西裝欲走,經過辦公室的時候,聽到總裁辦的秘書在小聲八卦著什麼。

“我的天,你們聽到訊息了嗎?聽說前幾天西海那邊有人跳海自殺,屍體在海麵足足浮了三天三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