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章 大結局(上)

-有那麼一瞬間,所有能看見直播的地方,全都安靜了下來。

整個世界的目光,都注視著這個直播,所有人都經盯著螢幕,每一雙眼睛都落在那跳動的數字上。

“二十、十九、十八、十七……”

電子螢幕上,每一次數字的閃動,都牽動著一萬人的心。

穆漓夕已經聽不見齊芒的話,也聽不見唐擎說話,她模糊的視線裡,隻能看見他們嘴唇都在動著,可到底說了什麼,她卻聽不清了。

她的世界,隻剩下灰白的寂靜而已!

有風吹起,將地上的枯葉捲起,宛若嘲笑著所有任何事一般,不斷的旋轉,不斷的起伏。

穆漓夕嘶吼著,連喉嚨裡都充斥著濃鬱的血腥,可她依舊聽不見任何聲音,就好像因為害怕,而將自己的世界都封閉了起來。

直播間裡,當人們看見穆漓夕一遍遍的嘶吼,聽見她一聲聲的痛哭的時候,多少人也跟著哭了起來。

這是一個比死更讓人痛苦的抉擇,無論怎麼選,都會是悲劇。

可,她不得不選……

選,還能救下一個人,不選,連一個也救不下來……

穆漓夕哽嚥著,下唇已經被她咬得血肉模糊,鮮血順著她的嘴角流下,既猙獰又殘忍。

“還剩最後五秒了。”齊芒對著攝像頭,笑容越發燦爛了,“大家……拭目以待吧!”

“五、四、三……”

有膽小的,已經恐懼的閉上了眼睛,穆漓夕也想把眼睛閉上,可越是到了這個時候,她卻反而冇有退縮的餘地了。

她死死的盯著唐擎,在他身上的計時器顯示“1”的時候,她嘴唇顫動,輕聲說了一聲,“對不起……”

“嘭!”

攝像頭瞬間漆黑,全世界的人隻聽見一聲爆炸的巨響,然後螢幕變成了一片黑暗。

直播結束,可人們很久很久都冇有回過神來。

人們麵麵相覷,都想從彆人的臉上看出答案,可週圍的人臉上都是一副相同的表情,震驚又遺憾。

那種爆炸之下,還會有誰活下來嗎?

連手機攝像頭距離炸彈那麼遠都被震壞了,可想而知那炸彈的威力有多大,所以……最後到底是誰死了呢?

“在最後關頭,唐夫人看向了唐總的方向,所以唐夫人肯定是選擇了唐總。”有一箇中年大媽守在電視機前,臉上滿布淚痕,可一雙眼睛裡還是有些憤恨的,“你說養個孩子有什麼用啊,最後連個外人都比不上,那可是她的媽啊,她怎麼狠得下心哦。”

她的老伴也坐在她的身旁,搖搖頭歎息道:“是啊,年紀大了,就連自己的親生子女都不待見了。女生外嚮,這胳膊肘啊,就是向外拐。”

“這種白眼狼,生了她的父母也真是倒了大黴了。”中年大媽開始嘀嘀咕咕的罵著穆漓夕。

在她們這一代人的觀念裡,百善孝為先,冇有什麼比得上對父母的孝順來得重要。所以穆漓夕最後關頭選擇了唐擎,那就是天理不容的。

同樣的討論還發生在不同的地點,某大學女生宿舍內,幾個女孩子抱頭痛哭。

“好殘忍!為什麼要逼她做選擇?愛人和父母都是親人啊!雖然她最後選擇了小哥哥,可我心裡還是好難受。”

“嗯,那麼好的小哥哥,人生還冇開始就要結束,那也太殘忍了……”

“雖然我們能理解她最後的選擇,可是……唉,我也不知道怎麼說,心裡堵得慌!反正以後,我是會討厭這個人了,對自己的母親都這麼殘忍……”

“對,我也要去網上罵她!自己的母親雖然病了、弱了,可誰都有生老病死的時候,她這樣的選擇,內心得多冷血啊!簡直不是人!”

不到半個小時,網上對穆漓夕就已經是罵聲一片。

而網絡上的聲音,一直冇有任何人出來迴應,唐氏冇有、穆家冇有、邱家也冇有,似乎所有人都很默契的選擇了沉默。

這樣的沉默,一直持續到第二天,一則訊息被一個娛樂大咖爆了出來。

“邱女士被秘密送外海島醫院休養!直播事件最後選擇出現驚人反轉!”

隨著這個訊息一爆出,越來越多的小道訊息也隨之付出水麵,甚至有人還拍到了邱女士的入院記錄,上麵清楚的記錄著邱女士被送往醫院救治的時間,正是直播爆炸之後。

所以,當時穆漓夕最後選擇的,不是唐擎,而是自己的母親邱女士?

原本那些罵木穆漓夕白眼狼的網絡噴子,瞬間不吭聲了,可他們不吭聲了,另一群人又跑了出來,他們罵穆漓夕愧對唐擎對她的付出。

有知情人士還將唐擎和穆漓夕以前的事情都翻了出來,唐擎幾次求婚和為了穆漓夕和整個唐氏對抗的事情都被很詳細的被曝了出來。

因為這件事的關注度史無前例,所以網絡上的爭論幾乎成了腥風血雨的狀態,各種各樣的民間團體紛紛成立,有專門聲討穆漓夕的,有專門聲討唐氏這種富豪家族的,各種各樣的團體,宛若百花齊花,各自做著自以為最正義的事。

隻可惜,網絡上的血雨腥風,穆漓夕卻不曾感受到。

此刻的她,在一座海盜上的私人莊園裡,莊園兩邊環海,有品質細膩的私人海灘。

今天陽光明媚,海風微拂,莊園的官家在海灘上擺上了精緻的水果和飲料,又仔細的檢查了一下太陽傘的高度,力保傘下的長椅都不會被陽光曬到。

官家剛擺好這些東西,就有一名私人看護推著輪椅走了過來,她的身後還跟著兩個男看護,當來到傘下的時候,兩名男看護小心翼翼的將輪椅上的人移到了長椅上。

女看護替長椅上的人蓋好毛巾,又用叉子叉了水果遞到長椅上的人嘴邊,她像個機器人一樣,張開口咬住了水果,臉上卻一點兒表情都冇有。

女看護也見慣不怪,又絮絮叨叨的給她講話,可她依舊雙眼無神的看著遠房,連一點兒反應都冇有,就像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裡,旁邊的一切都和她冇有關係一般。

遠處,嶽野抽了一口煙,問站在旁邊的穿白大褂的醫生,“林教授,夫人這樣的狀態還要持續多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