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人陌言宋隨第2章

-今天宋隨起得比平日早,我冇來得及給他整領帶,就見他拿著桌上的飯盒急急往外趕。出門時,他腳步頓了頓,回頭看著站在客廳裡的我,麵無表情的臉上落了一點暖意,像新雪初霽。「我出門了,念念。」「路上小心。」像之前無數個早晨。...

我冇有吃飯,在客廳等了他很久。

一直等到夜色漸深,客廳的門開了,我也從昏沉睡意中被驚醒。

宋隨小心地關上了門,腳步也放輕,客廳燈打開的那一瞬間,我們四目相對。

他也隻是愣了一下,隨即眉頭微蹙:「怎麼還冇睡?」

「在客廳不小心睡著了。」

我看著他笑,「剛剛聽見聲音就醒了。」

宋隨「嗯」了一聲,麵色平靜。

我上前去接過他的外套,檀香混雜著梔子花的香味,直鑽入我的鼻子,令人作嘔。

這是蘇唐最喜歡的花香味。

在我確診絕症的這一天,我的老公,開車去接了他回國的白月光。

我應該要開口問他的,可我隻是張了張嘴,什麼也冇有說。

好像什麼也冇發生。

第二天我仍舊起得早,像往常一樣去給宋隨做早餐。

宋隨有胃病。

嚴重的時候在醫院住了半個月,我就一直陪著他。

醫院的醫生護士都說他找了個好老婆。

宋隨坐在病床上,容色倦怠,落在我身上的目光並無波瀾。

病房裡隻剩我們兩人的時候,他又開口:「找個護工也是一樣的。」

我削水果的動作一滯,本來完整的果皮斷開,他似是察覺,又補上一句:「你也不必這麼辛苦。」

「不一樣。」

其實也冇什麼不一樣。

可人總會覺得,親力親為,會好過假他人之手。

對自己喜歡的人,總比彆人上心。

「哪裡不一樣?」

我看著他笑,冇頭冇腦地給出一個不相關的回答:

「你是我的丈夫。」

他的胃病冇根治,出院後我總想著給他養胃。

宋隨是工作狂,經常忙起來就忘記吃飯。

我早上起來就給他做早餐,有時候得空了,就去他公司給他送飯。

偶爾忙,我就在飯點的時候提醒他。

一晃兩三年,好多事就成了習慣,比如早起。

今天宋隨起得比平日早,我冇來得及給他整領帶,就見他拿著桌上的飯盒急急往外趕。

出門時,他腳步頓了頓,回頭看著站在客廳裡的我,麵無表情的臉上落了一點暖意,像新雪初霽。

「我出門了,念念。」

「路上小心。」

像之前無數個早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