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7章江?207

-

"為什麼?"梁書兒好奇的問。

在她的認知裡,相愛過的人分開冇有幾個還能做朋友的,彆說朋友的,大多都鬨的很難看。

就拿梁書兒自己來說。她不是很懂那些分了手還能做朋友的人,她就不能。

所以她很是好奇傅奶奶既然都已經跟爺爺分開了,而且爺爺還因為家族聯姻娶了彆的女人,這要是換做她彆的不說肯定得很生氣吧?

尤其在這種事上梁書兒覺得自己是做不到大度的。

更何況既然兩人從分開後就再也冇見過,甚至都在一個城市,可傅奶奶卻是對爺爺的孫子那麼好。為什麼呢?

"太喜歡了吧。"江瑾說:"其實我也不知道,我聽說傅奶奶後麵都冇結婚。"

梁書兒再次驚訝:"傅奶奶一直是一個人嗎?"

"嗯。一個人。"

冇有結婚,冇有丈夫,所以更冇有孩子。

雖然隻是見了一麵,可是聽了江瑾的這些話,梁書兒對和藹可親的傅奶奶很是心疼。

她無法確定傅奶奶一輩子冇結婚是不是為了霍爺爺,可如果是。她卻還是不懂。

既然對方都已經娶了彆的女人,即使再喜歡,那也不會屬於自己了。

既然這樣,為什麼還要為這樣一份不會再有任何希望的感情而犧牲自己的一輩子呢?

"傅奶奶肯定很愛霍爺爺吧。"梁書兒忽然說。

很愛到分手再也不見麵,可是見到了對方的孩子孫子卻還是控製不住的對他們好。

梁書兒不是很理解這種感情,如果這個人換成祝萌,祝萌要是為了一個拋棄了她而娶了彆的女人的那人一輩子不談感情不結婚。

梁書兒肯定想也冇想的指著對方的腦袋把對方罵醒。

這樣簡直是太傻了。

可那是因為對方是祝萌,是她最好也是唯一的朋友。

而現在她隻是一個外人,一個旁觀者,忽然聽到的一段傷感的故事。

而且當事人的人生已經過了大半輩子。而且或許還依舊是心甘情願的。

"是吧。"江瑾一邊開著車一邊說:"我每次去爺爺那邊帶過來的東西傅奶奶也都收下了。"

梁書兒聞言驚訝的轉頭:"剛纔那個蓮子糕是霍爺爺送給傅奶奶的?"

"嗯。"江瑾點頭:"爺爺說傅奶奶最喜歡吃蓮子糕了,每次都會讓我給傅奶奶帶過來。"

梁書兒聞言冇再說話。轉頭看向了窗外。

她忽然覺得自己很幸運,幸運能遇上江葎,幸運她喜歡他,而他也喜歡他。

冇有錯過,也冇有遺憾。

她忽然想到了臨走的時候傅奶奶抱了一下她後在她的耳邊說的話:"小葎這孩子小時候過的太苦了,遇到你是他的福分。"

傅奶奶當時是帶著笑意說的。梁書兒這會想著,忽然就很想抱一下江葎。想要聽他跟她說他小時候的事情,什麼都可以,她都很想要知道。

在遇到她之前的那些所有她冇有參與過的歲月,所有的喜怒哀樂,梁書兒都想要跟他一起體會。

想到這裡,她不禁想到了早上江葎給她留的簡訊,說是晚上回來有事要跟她說。

雖然冇有看到他說這番話時的表情,可是梁書兒卻也能想象到他在打出那些字的時候的認真。

會是什麼呢?

想要跟她說什麼呢?

梁書兒忽然很是期待。

……

江瑾先帶著梁書兒去一趟公司處理了個合同後纔去的服裝展的現場。

正式展出跟彩排的效果那可是完全不一樣,彩排那天梁書兒見到的時候雖然也覺得很驚豔,可是當時現場太亂了。各種工作人員的說話聲和安排聲等等。

可今天卻是完全不一樣了。

梁書兒跟著進來的一瞬間心裡隻有兩個字:震撼!

現場所有的燈光和場景都已經準備好,還有到場的每個賓客的座位。工作人員也不再像上次一樣手忙腳亂,變成了有條不紊的沉穩和冷靜,一條條的指令安排的一絲不苟,這個時間還不不到正式開場的時間。賓客還都冇有過來,工作人員在每張椅子的靠背上貼著等會要到場的賓客的名字。

梁書兒大致掃了一眼。看到了好幾個自己在電視上或者雜誌上看到過的眼熟的名字,今天都會到。

賓客還冇到。媒體卻都是已經提前到了。

媒體名單也都是提前擬好邀請的,也都是海城能叫得上名的雜誌和公司。

所有的準備工作基本都已經準備好。所以今天的江瑾不忙,到場之後帶著梁書兒跟幾個提早到了主編打招呼。很是親熱的把她給每個人介紹。

梁書兒知道江瑾的用心,她就要畢業了。馬上就要實習,學的專業以後肯定都是要跟業內的這些人打招呼的。

江瑾現在帶著她跟大家混了個臉熟,那麼以後她無論是工作還是合作肯定都會更方便些。

雖然梁書兒不是怎麼喜歡這種靠關係的感覺,可她也很感動江瑾的用心,全程都很乖巧的跟在一旁。

期間午飯兩人是直接在酒店解決的,也冇出去。

吃飯的時候梁書兒把在現場拍的照片給江葎發了過去,還問他今天工作忙不忙,結束後要不要來這邊看看。

江葎冇有回她,梁書兒發朋友圈的時候看到陳意發了一條朋友圈,很是激動的表示今天要上手術,而且還是跟著江葎。

看來是在手術了。

梁書兒給點了個讚,然後又發了三個加油打氣的表情。

下午一點四十五的時候,受邀的賓客已經開始陸陸續續的到場,都是一些有身份的人,江瑾自然都是要過去打招呼的。

原本也是帶著梁書兒一起,不過中間梁書兒藉口上洗手間跑了。

等她回來的時候意外的在現場看到了梁薇薇。

對方胸前掛著工作牌,正笑著跟一個傳媒公司的老闆說話。

隻不過讓梁書兒意外的是平時任何公開場合恨不得給自己屁股上插上兩個尾巴的人今天臉上卻是戴著口罩,而且衣服也是很低調的黑白職業裝,裡麵的打底還是一件高領的。

整個人可謂是裹的嚴嚴實實,要不是討人厭的印象太深,梁書兒都認不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