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6章江?206

-

梁書兒跟江瑾吃完早餐出門上車係安全帶的時候抬頭間看到了了不得的東西。

"姐,你的脖子……"

梁書兒的眼睛瞪的老大,震驚極了。

正要發動車子的江瑾動作倏然一頓,臉上閃過一秒的不自然。可也僅僅隻是一秒就恢覆成了往日那個威風八麵處變不驚的江總。

隻見她一邊轉頭看向梁書兒一邊抬手在自己的脖子上摸了一下,隨口說:"你說這個啊,蚊子咬的,昨晚的蚊子太多了。"

梁書兒:"……"

她很想說一句,姐,我是你弟媳。結過婚的弟媳,你彆想騙我。這哪裡是什麼蚊子咬的,明明就是貨真價實的吻痕,她身上都還有冇完全消失的印呢……

可看著江瑾一臉平靜的不能再平靜的發動引擎離開停車場、一副這就是蚊子咬的、你要是不信我現在就可以給你去做個鑒定啥的樣子,梁書兒的這些話隻在心裡問了問,麵上卻是跟著點頭:"好像是蚊子咬的。"

先不說現在這個天氣哪來的蚊子?

就算有蚊子,就江瑾住的那地方。那麼高,蚊子是坐飛機飛上去的嗎?

梁書兒說完收回視線看向窗外,看不到幾秒就忍不住轉頭往一旁偷偷的瞄上一眼。

不能怪她,她實在是太好奇了。

梁書兒是知道江瑾是典型的單身主義者,眼裡隻有工作冇有男人,男人隻會成為她成功路上的絆腳石,遇到了直接一腳踢開便是。

而且經過這段時間的相處,梁書兒覺得江瑾實在是太好了,完全想像不到什麼什麼人能配得上。

所以,單身也挺好的。

誰曾想……

到底是誰?

想到江瑾身上的酒味。以及早餐的時候說的"一個朋友"。

所以,昨天晚上該不會就是在那個"朋友"家裡吧?

梁書兒麵上無波無瀾。心裡卻是翻起了驚濤駭浪。

最後甚至已經在猶豫要不要跟江葎說一聲,畢竟是他的姐姐,要是被人騙了,或者是喝多被人……

腦洞越來越歪,在朝著不可控的方向發展前被梁書兒及時的給拽了回來。

在去現場前,江瑾帶著梁書兒來了商場……附近的一家不怎麼起眼的小裁縫店。

"姐你要買衣服嗎?"梁書兒問。

"嗯。"江瑾點頭:"你也有。"

"我也有。"梁書兒驚訝。

裁縫店的老闆是一個頭髮都已經花白的老太太。即使上了年紀,可卻依舊能看出來年輕時候肯定是個美人。尤其身上的那股優雅的氣質也是一般人比不了的。

老太太姓傅,江瑾直接親昵的稱呼為傅奶奶,可見關係很好。

"傅奶奶,這是江葎的老婆,她叫梁書兒。"江瑾給老太太介紹梁書兒:"另外一件衣服就是給書兒做的。"

"小葎的媳婦啊。"

老太太一臉和藹慈祥的看著梁書兒,臉上盛滿了溫暖的笑。

"傅奶奶好。"梁書兒乖巧的跟著喊了聲。

"好,好。"老太太上前一步握住梁書兒的手:"長的真好看,小葎眼光不錯。"

梁書兒被誇的不好意思,脫口道:"奶奶也很好看。"

老太太楞了一下後笑了起來:"我老囉。"

老太太一邊說著目光一邊在梁書兒的腰身肩膀胸圍臀圍等地方掃了一眼後問:"奶奶給你量個尺寸?"

梁書兒笑著點頭:"好呀。"

江瑾在這給梁書兒定做了一件裙子,正好今天穿。至於尺碼,她是找江葎要的。梁書兒自然不知道。

江瑾雖然不知道傅奶奶為什麼忽然要求親自給梁書兒量尺寸,卻也站在一旁笑著冇說話。

梁尺寸能做什麼?當然是做衣服?

老太太都已經八十幾了,看著身體很好,臉色紅潤。一臉的富態。

不過到底是上了年紀,老人家的動作自然是要比不了年輕人的。給梁書兒量尺寸的時候動作很是緩慢和仔細,梁書兒全程也冇有催。很有耐心的站在那讓量。

等尺寸量完,江瑾也換好了她的那套衣服。是一件大紅色的裙子,中西結合的設計。看著像旗袍,一些小細節上卻又加上了西式的爛漫。湊近了看能看到上麵還有很精緻的刺繡,是一朵一朵不知是什麼的小花,很是好看。

江瑾手裡還拿著一套遞給梁書兒:"這是傅奶奶給你做的,去換上看看。"

梁書兒的這件是黑色,上麵用銀線點綴著一片一片的小羽毛,栩栩如生,彷彿風一吹就能動似的。

整體的款式要比江瑾的那套要簡單點,不過上麵的一些小細節卻要更精緻,讓人看了眼前一亮。

梁書兒換好之後出來江瑾驚喜的誇讚:"真好看,傅奶奶的手藝一如既往的好。"

做衣服之人看到自己做的衣服被人穿出想要的效果來就是最後的誇讚,傅奶奶的臉上帶著掩飾不住的笑意,她看著梁書兒,忽然走到一旁從一個小盒子裡麵拿出了一根檀木簪子,簪子的頂端鑲嵌著一顆瑩潤光澤的玉。

隻見她走到梁書兒的身後,抬手輕鬆的挽起她的頭髮,然後把簪子插了進去。

梁書兒抬頭輕輕的摸了一下,然後下意識看了一眼一旁的江瑾。

"傅奶奶送給你的。"江瑾笑著說。

梁書兒聞言頓時一陣無措,本能的就想要把簪子抽下來。

傅奶奶抓住她的手笑著說:"小葎也算是我看著長大的,就算是我這個做奶奶的送給你的見麵禮。"

"……謝謝奶奶。"梁書兒道謝。

離開之前,江瑾把從車上拿下來的一盒蓮子糕遞給傅奶奶,笑著說:"本該昨天給您送過來的,因為一點事耽擱了。"

從店裡出來回到車上,江瑾一邊發動車子一邊開口:"傅奶奶是爺爺的初戀,當年因為家族聯姻兩人分開,爺爺結婚之後兩人雖然同在一個城市可卻再也冇有見過。"

梁書兒聽著很是驚訝,怎麼也冇想到這其中還有這樣的關係。

"很驚訝對嗎?傅奶奶雖然不見爺爺,可對我們很好,尤其江葎,小時候還在傅奶奶那住過一段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