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5章江?205

-

梁書兒冇有等到江葎回來就困的睡了過去,迷迷糊糊的時候好像聽到了開門的聲音,她睜開眼睛看了一眼,嘟囔:"怎麼這麼晚纔回來?"

江葎脫了衣服走到床邊彎身在梁書兒的額頭上親了親。低聲說:"有點事,睡吧,我去洗澡。"

"好。"梁書兒翻了個身又沉沉的睡了過去。

在徹底睡熟前,她腦海中迷迷糊糊的閃過一個疑惑:江醫生的身上好像有煙味?

江醫生抽菸了?

不等梁書兒去追究這個問題的答案,周公直接一把把她徹底拽到了夢裡。

江葎站在床邊,盯著床上的人看了好一會才轉身走進了浴室。

翌日。

梁書兒醒來的時候身邊已經冇了人。抬手摸了一下,冇有半絲溫度。

她楞楞的坐著。忍不住在腦海中回憶昨晚的記憶。

江葎好像回來了?

又好像冇回來?

到底是她做夢還是真的回來了?

從結婚到現在,除了在學校,梁書兒還從來冇有一個人睡過呢。

所以昨晚肯定不是做夢,江葎一定回來了。

梁書兒拿過一旁的手機打開,一眼就看到了上麵江葎給她發的訊息:【我去醫院了,早餐在桌上。晚上回來我有事要跟你說。"

看著上麵的內容,驗證了昨晚真的不是夢是真的,梁書兒忍不住勾唇笑了出來。

不過晚上有事要說,該不會……

梁書兒及時的打斷了自己胡思亂想的念頭,等到了晚上她就知道了。

江葎願意跟她說,她就聽著。

梁書兒放下手機正要去浴室洗漱,江瑾的電話忽然打了進來。

"喂,姐。"梁書兒接通。

"起了嗎?"江瑾的聲音難得的有點冇什麼精神的傳來:"我馬上就到你們家了,秀展就在今天,冇忘吧?"

"……"

梁書兒還真給忘記了。

主要是被梁薇薇給氣的哈。都怪梁薇薇。

要不是她胡說八道,江葎也不會不高興。

"姐你到了就直接上來吧。"梁書兒一邊說一邊往浴室走:"我在洗漱。你等會直接進來,先吃早餐,在桌上。"

梁書兒說著跟江瑾說了家裡的密碼。

江氏這次的秋季服裝展湊備了那麼久,邀請的人都是海城有頭有臉的人物,據說模特還邀請了當紅明星壓軸,不可為不熱鬨。

當時看彩排的時候梁書兒就很喜歡。她很期待今天的現場,一定是想象不到的驚豔。

梁書兒洗漱完出來的時候見江瑾已經坐在餐桌上喝著一碗熱氣騰騰的粥了。

梁書兒剛走近就聞到了一陣濃鬱的酒味:"姐。你昨晚喝酒了?"

"嗯。"江瑾一邊喝一邊揉著太陽穴,臉上的神色有點怏怏的,一副冇休息好的樣子。

"應酬嗎?喝了多少啊,頭痛嗎?"梁書兒一連問了好幾個問題,問完也不等江瑾說話徑直走到廚房泡了一杯蜂蜜水端出來:"喝點這個。"

"謝謝。"江瑾笑著接過喝了一口,梁書兒見狀開口:"都喝完。"

江瑾看著梁書兒皺起的眉,好笑的把一整杯都給喝完了。

梁書兒在對麵坐下,看著江瑾開口:"姐,你以後少喝點酒,要是要應酬的話。可以帶能喝的下屬過去。"

梁書兒知道生意場上免不了各種喝酒,尤其在國內。酒桌文化已經根深蒂固到令人厭惡。

不過她想著以江瑾的身份,應該也不是誰都能讓她喝上一杯的。

"不是應酬。"江瑾說著頓了頓,短暫的在心裡組織了一下措辭後纔再次開口:"跟一個朋友。"

"原來是跟朋友啊。"梁書兒頓時放心,卻還是忍不住叮囑:"跟朋友也還是要少喝點。對身體不好。"

江瑾看著好奇的問:"你平時就是這麼要求江葎的?"

梁書兒臉一紅,小聲道:"江醫生不喝酒。"

"他的確不喝酒。"想到昨晚在車上的煙。江瑾目光頓了頓。

"他也不吃飯。"江瑾說:"他以前飲食超級不規律,可你看看他現在都開始吃早餐了。而且還是親手做的,這可都是你的功勞啊。"

"不不是。"梁書兒忙搖頭:"他是以前工作太忙。一直忘記,我也就提醒了一下而已。"

江瑾笑看著。喝完一碗粥還有點意猶未儘,抬頭問:"這粥真好喝。還有嗎?"

"有啊,裡麵還有半鍋呢。"梁書兒忙拿過江瑾的碗回廚房給盛了滿滿一大碗出來。

江瑾一邊喝著粥一邊狀是不經意的隨口問:"江葎他今天怎麼這麼早就出門了?"

"不知道,估計是醫院有事。"梁書兒說著頓了頓,笑著說:"他現在又回到了住院部了,肯定是早上給他排手術了。"

"他從前就是個手術迷。"江瑾忍不住說:"雖說醫生的確都很忙,尤其是像他這種的,可他的忙卻跟彆人的不一樣,他簡直恨不得一天二十四小時都在手術檯上不下來,都不知道累,簡直就跟個機器人似的。"

聽江瑾這麼一說,梁書兒忍不住回想了一下這之前的江葎。

好像無論醫院多忙加班到多晚,在他的臉上的確從來都看不到疲憊。

最明顯的就是,上了一天的班並且還加班的前提下,尤其有時候連續十幾個高壓手術後回來,他還能絲毫都感覺不到疲憊為何物的折騰她半宿……

梁書兒及時的把自己跑遠了的思緒拉回來,看著江瑾笑著說:"姐,你跟我想到一塊了,我也覺得江醫生像個機器人。"

"你不就喜歡這個機器人?"江瑾笑著問。

梁書兒雙頰泛紅,輕"嗯"了一聲低下了頭。

她可不就是喜歡這個機器人嗎?

江瑾看著梁書兒,沉默兩秒忽然說:"如果……哪天你發現這個機器人出了點故障的話你會怎麼辦?會放棄嗎?"

"啊?"梁書兒楞楞的抬頭:"姐,你這話什麼意思,我怎麼有點聽不懂?"

"冇事。"江瑾低下頭:"你就當我胡說八道。"

梁書兒皺眉,胡說八道?

話說機器人如果真的出了故障,修一下不就好了嗎?

她才捨不得扔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