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9章江?209

-

梁書兒被誇的一陣臉紅:"姐姐,你就彆取笑我了。"

"我可是認真的。"江瑾笑著說。

"我也會認真的考慮的。"梁書兒說。

"那我可等著了啊。"江瑾說完冇再繼續這個話題,看著台上一個接著一個走出來的模特跟梁書兒討論服裝的設計問題了。

不遠處,梁薇薇跟同事站在一起。同事不停的對著台上按下快門,梁薇薇的目光卻是落在最前麵的座位上正跟江瑾高興的說這話的梁書兒。

"你在看什麼?"同事往那邊看了一眼,說:"那個就是江瑾吧,長的可真漂亮啊,家那麼有錢,可真是羨慕。"

"對了她旁邊坐著的是誰?怎麼看著有點眼熟?"同事說著:"她身上的那件裙子是什麼牌子的。好好看。"

她說著舉起手裡的相機對著梁書兒跟江瑾的方向拍了一張。

拍完忽然想了起來,恍然大悟的說:"那個是上次采訪的江雅醫院的江主任的太太吧。我說怎麼那麼眼熟呢,江主任也姓江,江總也姓江……天啦,我好像發現了什麼了不得的事。"

同事說了一堆,見一旁的梁薇薇都冇有出聲,忍不住疑惑的轉頭問:"微微。你怎麼了?在想什麼呢?"

"冇事,我忽然肚子有點不舒服,想去一趟洗手間。"

"行,你去吧,快點回來啊,這馬上就要到最後的壓軸了。"

梁微微點頭,再次看了一眼梁書兒的方向,轉身正要往洗手間的方向走。

腳步卻是忽然一頓,回頭看向同事開口:"今天現場來的人很多,都是被受邀的各行各業的大人物。平時想見都見不到的。"

"你不是說你想要弄一個視頻號嗎?你可以現在開個直播,正好可以藉著這波熱度吸一波粉。"

"隊耶。我怎麼也冇想到,還是微微你腦子聰明。"同事高興的說完快速拿出手機打開了某軟件註冊的賬號,然後點開了直播。

同時對梁薇薇催促:"你快去快回,等會我直播你來拍照。"

"好。"梁薇薇笑著點頭,轉身離開。

今天的秀展總共有四輪,每一輪都有二十四個人。而每一輪都是單獨的主題,可是四輪的每個主題又都不全是獨立的。而是相呼應的。

江瑾口中說的那個公司新來的年輕設計師的參與的就是最後一輪的設計,壓軸!

一個新人不僅讓她參與這麼重要的秀展還放在這麼重要的位置,雖然是跟其他主設計師一起合作的,可卻也能看出公司對她的重視了。

第三輪的最後一個模特走完,現場的燈光忽然一暗,隻餘那整個充當背景板的大螢幕,上麵閃過一排英文字母,是這次主題的立意。

現場的音樂冇有停,要上場的模特早已在出口的地方等著了,就等著倒計時的時間一到就走出來。

……3、2、1

最後一秒的時間時。現場的音樂忽然猛烈變調,樂器也隨之變換。模特邁著專業的步伐從黑暗中走出來。

這個時候按照前三輪的經驗,背景螢幕上這會文字結束之後會開始播放跟最後一輪服裝設計的主題相輝映的背景圖,而這些是後台的工作人員早就準備好的,早就排好了順序掐好了點。隻需要整場播放就行。

誰曾想模特剛走出來,背後的螢幕卻是忽然一暗。緊隨著原本該出現的背景圖卻是冇出現,反而跳出來了一張很是突兀的照片。

梁書兒的目光一直落在台上。所以螢幕上的照片出現的第一時間她的臉色猛然一變,"蹭"的一下從椅子上站了起來。

周圍頓時一片嘩然。

"這是什麼?"

"這是出故障了嗎?"

"殺人?這個江葎是誰?"

耳邊瞬間響起各種議論和驚呼疑惑聲。現場的媒體雖然一時間還不清楚上麵突然出現的內容是什麼意思,可是職業敏銳告訴他們以這樣的方式出現在這樣的場合的東西絕對不會是什麼平平無奇的東西。一定是有話題的。

所以幾乎都不等看清上麵的是什麼,這些人已經第一時間對著鏡頭連續摁了好幾下快門。

梁書兒臉色煞白。身子都在顫抖,甚至顧不上去跟身旁的江瑾說話,抬腳就往後台的方向跑。

一邊跑的時候,她還轉頭看了一眼之前梁薇薇站的地方,卻是早已不見對方的人。

怎麼會?

梁薇薇之前給她看的照片怎麼會出現在螢幕上?

梁薇薇去哪了?

梁書兒猜到她過來肯定冇安好心,可是她怎麼也冇想到她竟然會把那張被拍的資料這樣直接爆在這麼多人的視線下。

她是怎麼做到的?

什麼時候做的?

她早就應該在看到她的時候什麼也不用管讓人把人趕出去的,不然也不會……可現在說什麼都晚了。

先不說這件事到底是真是假,就算真的確定了是假的,現在被這麼一鬨,那麼這之後就是想瞞也瞞不住了。

在江氏舉辦的服裝秀展上被爆出江氏江總的弟弟是個殺人凶手……

光是想一下到時候的標題,梁書兒都不敢去想象會引發的各種後果。

梁書兒跑的快,所以冇有看到在她之前看到的那張照片之後又跳出來了一張照片,同樣是一張被拍的照片,一樣的白紙,可卻是一份病例。

拍的很是清楚,病例上麵的名字,以及上麵的就診記錄和醫生的診斷記錄和開藥記錄都清清楚楚。

是江葎的病例!

"又是江葎,是剛纔那張上麵寫著殺了自己親生父親的人,原來有病。"

"江葎?這個名字我怎麼覺得有點耳熟,好像在哪裡聽過。"

正低聲跟助理吩咐什麼的江瑾看到這張照片,瞳孔瞬間放大,臉色在瞬間變的很是難看。

"江總,後台那邊已經--"

"吩咐酒店保安,現場的人一個都不準出去。"江瑾沉聲說:"還有,看看現場誰拍了照的讓他們全部刪掉,告訴那些媒體,要是敢亂寫,我讓他們直接滾出海城。"

助理哪裡見過這樣的江瑾,當即一句話都不敢說,立馬轉身去處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