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門小娘娘靠算命火爆六宮了 第2章 她對我的好感度有多少?

-

《玄門小娘娘靠算命火爆六宮了

小說介紹

推薦精彩小說《玄門小娘娘靠算命火爆六宮了

》本文講述了許安安,程淮也的愛情故事,給各位推薦小說內容節選:

《玄門小娘娘靠算命火爆六宮了

第2章

免費試讀

好感度?

這又是什麼玩意兒。

程淮也冷聲問:“她對我的好感度有多少?”

零零七默默的檢視了一下程淮也對許安安的好感值,輕咳一聲:“目前許安安對你的厭惡值高達三十……請宿主再接再厲,早日清空厭惡獲取好感……”

程淮也怎麼也想不到,那個要綠他的女人這麼厭惡他?還有這離了譜的係統,讓他去做更離譜的事,他原諒許安安?這跟自己接過這頂綠帽子有什麼區彆?

“不做。”

程淮也冷聲拒絕。

零零七倒是絲毫不慌:“任務倒計時結束宿主立馬減壽十年,最後五個小時內附贈心絞痛一份,持續七天。”

程淮也可不是嚇大的,更何況他纔不信這係統這麼有能耐,還能控製他心不心痛。

淒禾宮

許安安一開始確實想唸了係統幾秒,隨後就把它拋擲腦外,冇了係統逼逼賴賴,她還不用強製性做任務,這多棒?

至於她現代的身體,許安安想得很開,反正她家也隻有她一個活口了,現代死亡了她就用這具身體好好活著。

這麼一寬心,她立馬能吃能睡。

直到……

“皇上駕到!”

尖利的太監聲響徹淒禾宮,許安安立馬從夢中驚醒,她心裡一個勁的道,完了完了,程淮也來找她麻煩了,她可冇忘把人砸暈這件事。

茯苓本想給她收拾收拾,但看她主子趴床上痛得齜牙咧嘴的樣,最後隻得語重心長的道:“娘娘,等會兒皇上要是問罪了,您就多說點好話吧,然後儘量收斂一下您猙獰的表情,彆把好不容易來的皇上嚇跑了!能不能離開冷宮,娘娘您要好好把握啊。”

許安安一聽就來了精神,問罪都是次要,重要的是能不能出去,這地方屬實不利於養傷,屋頂都是漏水的,要是到了深秋雨水連連,她傷冇好就已經凍死了。

她一定要讓自己從綠帽事件中摘出來,她是冤枉的!

程淮也是黑沉著臉踏進這破地方的,他的心從一開始的抽痛到現在密密麻麻的痛讓人難耐。

很好,這降頭有兩把刷子。

程淮也暫時低頭。

其實自許安安進宮的這一年時間,他也就見過她兩次,第一次初入宮,第二次是看見她摸上了平陽王的手,一個可有可無的妃嬪,處死便處死了,早知道還是早點弄死了,不然哪裡還有這麼多破事。

“皇上~您終於來看妾身了。”

程淮也剛踏進門檻,就看見臥在床上對他哭得梨花帶雨的許安安,他腦仁抽痛,狠狠閉了閉眼,才踱步走到她的床前。

許安安就仰著脖子看他,程淮也很高,她仰著頭看感覺自己的頸椎都要斷了,於是擦了擦眼淚:“皇上,您退後一點,妾身都看不全您雄偉的英姿了。”

程淮也:“……”

他往後退了一步,許安安的小模樣就落進了他的眼裡,瓜子臉桃花眼柳葉眉,是很妖豔的那種款,可偏偏她眼神澄澈有淚,又帶著該死的純。

又妖又純,勾人得很。

難怪耐不住寂寞去勾引他的弟弟平陽王。

程淮也思及此,對她的厭惡更甚。

要不是有一個破係統製裁著他,他這輩子都不可能再見這個女人。

程淮也緩和了一下神色,聲音依舊很冷:“身子好些了嗎?”

狗皇帝冇找她麻煩,還關心她?許安安悄悄瞅他一眼,於是緊忙表明心跡:“皇上,妾身好多了,但是勾引平陽王這件事,妾身是冤枉的,肯定有人想陷害妾身,還望皇上明查,還妾身一個公道。”

程淮也看著她神情真摯的淚眼,嘴角似笑非笑:“那你說說,為何朕那日看見你拉著朕皇弟的手?”

許安安擦了擦眼淚,開始亂編:“實不相瞞,那日妾身在給平陽王看手相呢。”

程淮也冇忍住冷笑了一聲:“朕怎麼不知道鎮遠侯府還出了個神叨叨的道士?”

許安安對他帶刺的話就當冇聽見,還真彆說,她會玄術,以前她家世代就是給人看命為生,是隱世的玄門世家,在當時那個時代,來她家看命的人能踏破她家門檻。

隻是玄學能道破許多天機,她家的人接二連三的出意外死亡,對於他們這樣的世家來說,遭天譴是再正常不過的事。

而她就是他們這一代玄術最好的驕子,為了保全家中唯一的香火,她的爺爺強製不準她再學,於是她爺爺出意外死了以後,家中就隻剩她一個人了。

為了生計她就出遠門上班,冇想到下班途中還被車撞飛了,許安安也納悶,她上輩子就冇給任何人批過命。

不過對於平陽王這件事,許安安小小的回憶了一下,這倒是平陽王主動約的她,隻是還冇說上兩句話,就被抓包了。

她神色故作高深:“皇上,是真的,妾身已經看到平陽王的近期運勢了。”

程淮也皺著眉:“那你倒是說說,看出了什麼。”

許安安趴在床上搖頭晃腦:“不出三日,平陽王必有血光之災,雖不致命,但難免受些皮肉之苦。”

在許安安身上,程淮也看到了一個神叨叨且到處招搖撞騙道士的影子,怎麼看都是一個小騙子。

但他主要目的不是來聽她瞎叨叨的,他盯著她交疊在一起的白皙小手,居高臨下的睥睨著她:“把手伸過來。”

許安安眨巴了一下眼睛,把一隻爪子伸了過去,程淮也伸手握住,同時,那心上細密難耐的痛也冇了,他隻覺得渾身順暢,手中的肌膚如凝脂細膩又軟綿,他就摸了一下很快鬆開。

轉過身以後:“如若真如你所說,是給朕的皇弟看相,那朕就原諒你。”

許安安眼睛一亮,她急忙道:“那到時候妾身可以搬出這裡嗎?”

程淮也頭也不回:“可以。”

許安安咧著嘴:“皇上慢走~”

走出淒禾宮以後,程淮也還是覺得剛剛的滑膩的觸感揮之不去,他拿出錦帕擦了擦,用意識問道:“任務完成了嗎?”

零零七:“恭喜宿主,第一個任務圓滿完成,作為獎勵,將贈送您一顆‘生龍活虎蹬腿丸’,藥丸功效:服下三日後,外傷痊癒,請宿主注意查收。”

程淮也挑眉,他冇想到做這個破任務還有獎勵,很快,一個盒子就出現在他手中,打開一看還真是一顆丹藥,他此刻就覺得挺神奇的。

零零七見他神色緩和,連忙公佈第二個任務:“請將‘生龍活虎蹬腿丸’贈予許安安,以獲取其好感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