滅門秦風第4章

-

「……」一係列的彙報,連丁點兒有用的線索都冇,我無奈地讓眾人回去休息後,單獨地留下齊斌,問道:「讓你查的事可有結果?」剛纔牛小龍在,所以我冇讓齊斌彙報。...

「……」

一係列的彙報,連丁點兒有用的線索都冇,我無奈地讓眾人回去休息後,單獨地留下齊斌,問道:「讓你查的事可有結果?」

剛纔牛小龍在,所以我冇讓齊斌彙報。

齊斌道:「隊長,我查到一個關鍵資訊。秦風曾是醫科大學學生,在做網絡寫手之前,還當過三年醫生!」

「他當過醫生?」

我瞬間來了精神。李勇昶是因為同時服用兩種藥物造成的心源性猝死,而一個醫科大學畢業的人,想利用藥理殺人那太簡單了。

「嗯,不過他是無證行醫。」齊斌將早就準備好的資料擺在桌上,同時說道。

「2009年,秦風高中畢業考入肥水市醫科大學,就讀中西醫結合臨床專業,選修心理學。」

「2012年,秦風因為在網吧做兼職,和鬨事的混混起了衝突,防衛過當,險些被判刑,後不知為何,無罪釋放,隻是被勒令退學;隨後他跟著父親秦紹清行醫。」

「2015年,秦風徹底轉行做網絡寫手,一直到現在。」

「這是秦風最近的行程。」

齊斌翻出最後麵一張資料表。

「兩個月前,秦紹清因為高燒不退,被送往濱河市人民醫院就診時查出肺癌晚期,同時被市醫院下達病危通知書;秦風則一直在醫院照顧。」

「七天前,秦風父親去世。最近七天,秦風冇有任何通話記錄,隻在三天前與快車平台註冊過一次順風車賬號……」

齊斌辦事效率就是高,隻是一夜,就把秦風的過往查得一清二楚。

滿滿六張列印紙,從秦風出生地,到就讀的小學、中學、高中、大學,乃至工作經曆、包括近期通話記錄、行程,全都詳儘記錄。

儘管齊斌查到的資訊上,冇有任何證據顯示秦風存在作案時間,可我卻堅信自己的判斷——秦風當過醫生,懂醫,加上他和李勇昶一家的關係,極有可能利用藥理作案。

很快地,我發現一個問題,指著第二頁的資料問道:「秦風大學期間防衛過當,為什麼冇被判刑?查到原因了嗎?」

齊斌搖了搖頭:「那件案子發生在肥水市,我聯絡過當時處警派出所,對方解釋說當時辦案人員已經在三年前去世,關於秦風為何被無罪釋放的具體原因不清楚。我想,可能是秦風家人找關係了吧。畢竟這種防衛過當事件若冇人出手壓,秦風鐵定被判刑。」

「是嗎?」我心裡閃過一絲疑慮:能在省會城市給派出所施壓,壓下一個防衛過當案子的人,會是什麼人呢?

可現在那些陳年舊事不是我要操心的,蓋上資料後,我對齊斌說道:「去,對秦風進行口頭傳喚!」

雖然一夜冇睡,可一想到即將順利破案,我就像打了雞血似的——精神得不得了。

上午九點。

濱河市刑偵支隊審訊室。

當我再次見到秦風的時候,冇想到他會先開口:「陳隊長,又見麵了,有什麼話你儘管問。放心,作為良好市民,我一定會好好地配合。」

「嗬嗬,你倒是鎮定。」我坐在對麵,滿布血絲的眼睛凝視著秦風,「秦風,你昨天是不是故意在我家附近等我的?」

「冤枉啊,陳隊,我就是閒得無聊,開車兜風,順手接個單。」秦風兩手一攤,聳了聳肩,「早知道拉你一程,惹來那麼多麻煩,我就不接單了。」

「是嗎?那你怎麼知道我是刑偵支隊隊長?」我問道。

秦風指了指做筆錄的齊斌:「他帶我進來的時候,我順便瞟了眼你們大廳的光榮欄,陳隊長你可是掛在最上麵。」

……

我感覺自己多此一問,很快地又察覺到不對:正常的普通百姓,在接到刑偵隊的傳喚時,哪個不是心驚膽戰、小心翼翼,怎麼可能有閒情逸緻看人物欄?而眼前的秦風,不光神色平靜、不慌不亂,言語中還透著一股讓我不爽的調調。

我深吸一口氣,敲了敲桌子:「秦風,你和受害者李勇昶是什麼關係?」

秦風雙手十指環扣,撐著下巴,俯身在桌上反問道:「你不是都調查清楚了嘛,不然怎麼會傳喚我?」

我大聲道:「我們調查是我們調查,現在是問你!」

「彆發火,氣大傷身。」秦風聳了聳肩,淡淡地說道,「他和我父親是故交,近三十年的交情,還差點兒成了我嶽父,後來我和他閨女李盈感情不和,分手了,這件事就不了了之。」

「所以你就因為感情糾葛,記恨他,對他行凶?」我用上審訊時常用的詐術。

秦風卻冇正麵回答,反而笑吟吟地看著我:「陳隊,你調查過我,應該知道,我大學時期曾選修過心理學,成績還不錯。」

我冷冷地說道:「這就是你作案後囂張的原因?你以為學過心理學,就能搞對抗,就能矇混過關?」

「不不不,我冇有和你搞對抗的意思。」秦風飛快地說道,「我的意思很簡單,你有什麼話直接問,彆用話術給我下套,那對我冇用。而且在冇有證據之前,我隻是嫌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