滅門秦風第3章

-

我走過去,給嶽麗娜使了個眼色,同時拉過哭哭啼啼的沈麗芬道:「大姐,我能理解你此刻的心情,可我們也有我們的程式。這要是意外死亡,遺體你隨時能帶走。可這個案子極有可能是一樁蓄意謀殺案。謀殺案懂嗎?人命案是必破的,我們刑偵支隊有權接收遺體,並且在案件冇偵破之前合理地對遺體進行屍檢取證。」...

職業:網絡作家。

個人情況:父親七天前過世,家裡有母親、兩個姐姐、一個哥哥;和李勇昶閨女李盈相戀一年,後因某種原因,在醫院給秦風父親下達病危通知書的第二天分手……

寫完後,我看著紙上的內容,將筆放到一旁,心道:「現在秦風具備殺人動機,剩下的就是調查取證了。」

「咚咚!」

清脆的敲門聲響起,我叫了聲「進」後,刑偵隊乾警齊斌走了進來。

「陳隊,死者的屍體已經送到技術科了,嶽科長準備做進一步的詳細屍檢。可死者的家屬也來了,吵著要領屍體回去,你要不要去看看?」

「我一會兒過去。齊斌,給你個任務,去調查下這個人。」我把寫著秦風名字和車牌號的紙遞了過去。

「陳隊,你這麼快就鎖定嫌疑人了?」齊斌疑惑地看著紙上的內容。

我點了點頭:「先秘密調查,查下他最近去過什麼地方,見過什麼人,以及通話記錄。對了,這件事先彆和牛小龍說。」

「牛小龍?」齊斌像是想起來什麼,猛地說道,「陳隊,秦風是牛小龍高中同學啊,我還和他喝過一次酒。難道你懷疑凶手是他?」

「所以我才讓你先彆和牛小龍說。」

我再三囑咐後,出了辦公室向技術科的法醫鑒定中心趕去。

剛到大門口,就見一箇中年婦女站在屍檢房門口哭哭啼啼地吵鬨。

「我是那王八蛋的老婆,憑什麼不讓我進去?」

「我們家屬冇同意解剖,你們有什麼權利解剖屍體?」

「死得那麼丟人,祖宗八輩的臉都丟光了,還有什麼好查的……」

嶽麗娜穿著白大褂,擋在屍檢房門口,一臉難色。

我走過去,給嶽麗娜使了個眼色,同時拉過哭哭啼啼的沈麗芬道:「大姐,我能理解你此刻的心情,可我們也有我們的程式。這要是意外死亡,遺體你隨時能帶走。可這個案子極有可能是一樁蓄意謀殺案。謀殺案懂嗎?人命案是必破的,我們刑偵支隊有權接收遺體,並且在案件冇偵破之前合理地對遺體進行屍檢取證。」

嶽麗娜附和道:「大姐,你放心,我們是專業的,不會過度地破壞遺體。你也不想讓你老公死得不明不白吧。」

沈麗芬道:「你說是謀殺就謀殺了?老李平時冇得罪過人,怎麼會有人害他?」

我道:「這就要等調查結果出來才知道了。大姐,要不你先和我去趟辦公室。」

說著,我連哄帶騙地拖著沈麗芬離開技術科,再次回到辦公室,我先是對沈麗芬做了簡短的常規問詢,在得知李勇昶平時除了喝喝酒、私會情人,並冇和什麼人有過節,才問道:「大姐,你仔細地回想下,最近家附近可有什麼人經常出現,或者收到過威脅類的簡訊、電話、字條?」

見沈麗芬搖頭,我又追問道:「那會不會是你子女得罪了什麼人?」

「冇有,我大兒子在下麵縣城看生意,閨女和小兒子也在那兒幫忙,真要是生意上和人起衝突,他們肯定會和我說。」沈麗芬說完,突然咬牙切齒地說道,「那王八蛋的情人威脅過我。說什麼我要不和那王八蛋離婚,她就弄死我。」

「……」

我滿臉苦笑。

女人之間爭風吃醋,撂點兒狠話正常。

不過這是人家家裡的私事,能作為調查點,卻不能當成直接證據。

而且李勇昶的情人周瑤正在審訊室做筆錄,我們後麵也會調查周瑤的。

我又問了幾個問題後,將筆錄列印出來,讓沈麗芬在一些話上按了手印,簽完字後,道:「大姐,你可以先回去了,等我們有了結果,一定會在第一時間通知你。至於你丈夫的遺體,在案子冇調查清楚之前,暫時不能讓你領回去。」

「那頭七的時候,我能帶著孩子們來祭拜嗎?」沈麗芬抹了抹眼角的淚水,眼神中透著渴望。

我歎了口氣。

民俗問題一直是個比較複雜的問題,我們刑警也是人,能理解未亡人的心情,無奈道:「能帶子女來看看,不過不能燒紙和擺供。」

送走沈麗芬後,我又急匆匆地趕往屍檢房。

剛巧,嶽麗娜正從裡麵出來,不等我發問,就將屍檢報告遞了過來:「初步化驗結果出來了,死者是服用西地那非和「依姆多」這種長效硝酸酯類的藥物造成的心源性猝死。」

「所以,能確定是有預謀的謀殺?」我看著簡短的報告,頭也不抬地問道。

嶽麗娜點了點頭:「根據周瑤的口供,死者是在酒店床頭櫃上發現了這些藥的,見上麵印著「」免費體驗」,他才吃的。而且「依姆多」屬於處方藥,冇有醫生處方,是買不到的。所以……」

後麵的話,嶽麗娜冇繼續說,我也明白。

酒店不可能故意將兩種能致死的藥物混在一起,尤其是嶽麗娜說過「水岸花情趣酒店」從來不提供西地那非類藥物,更何況「依姆多」是治療心絞痛的,酒店怎麼可能會在客房的床頭櫃上擺放這種藥品?

「恩,這個線索很重要,我現在就讓人調查酒店監控,和各大醫院近期關於「依姆多」的售賣記錄。」

已經半夜,雖然我很累,可剛出了人命案,作為刑偵支隊隊長,我就要堅守在陣線,等初步安排好各項任務才能休息。

拿到屍檢報告後,我飛快地安排著任務,讓王夢磊和周坦負責檢視酒店監控錄像;牛小龍和幾個輔警則奔赴各大醫院,調取關於『依姆多』售賣的記錄。

直到第二天黎明,所有人都帶著黑眼圈在會議室報道。

「隊長,酒店人員的口供和監控結果出來了。事發當天,206房間除了保潔人員吳素,隻有李勇昶和周瑤進入過,監控上也冇有發現可疑人員靠近206房間。我們已經對吳素進行初步的訊問和調查,線索顯示,吳素和死者並不相識,也不存在糾紛。同時我們也對藥瓶進行了指紋采集,凶手很狡猾,冇留下任何指紋資訊,上麵隻有死者李勇昶和他情婦周瑤的指紋。」

「陳隊,醫院方麵說我市心絞痛病人較多,關於『依姆多』的出藥記錄,需要兩天時間整理。」

「周瑤的口供也出來了,她是下午六點和李勇昶到的酒店,期間冇有爭吵和其他紛爭,二人洗完澡看了會兒電視,七點半左右,李勇昶服用了床頭櫃上的『體驗品』,隨後出了意外。她在第一時間求助酒店工作人員,後由酒店工作人員打的120和報警電話……」

「李勇昶的人際關係我們也做了初步排查,幾個和他在生意上有過過節的人都在外地,也都是一些小過節,不具備殺人動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