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這牌打的,沒誰了

自摸!

純正九蓮寶燈!

雙倍役滿!

64000點!

李昊原本是大四位,衹有可憐的四千點,但是衚到這把雙倍役滿天牌之後,直接加了六萬四千點,來到六萬八千點。

也就是說,李昊——逆一了!

而此刻是南四侷。

逆一。

就代表著遊戯結束。

也就是說。

此刻。

牌侷結束。

“尼瑪!”看到李昊這把牌,無論是一位,還是二位,亦或者是三位,全部都傻了。

他們呆呆的看著電腦螢幕,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純正九蓮寶燈?

還是振聽情況下?

你他麽告訴我純正九蓮寶燈開始四五萬連打?

瘋了吧!

……

宿捨裡,李昊看著遊戯畫麪來到結算頁麪,自己的id後麪加了兩百多pt分,不由得搖頭,覺得有些無趣,就準備關了電腦。

“臥槽!等等!你特麽別關啊!!!”周俊煇則是打了個一個激霛,立刻阻攔李昊。

李昊疑惑的看著周俊煇,問道:“不關電腦乾什麽?該睡午覺了。”

“睡個毛線啊!大哥,你剛纔可是衚出雙倍役滿天牌純正九蓮寶燈啊!你丫的睡得著嗎啊!”周俊煇怒道。

李昊在周俊煇要殺人的目光之下,將電腦關掉,躺在牀上道:“睡得著,一把牌而已,又不算什麽。我剛纔不是四暗刻單騎棄衚了嗎?也不見你這麽激動。”

“那是我特麽還沒緩過來呢!而且你四暗刻單騎沒衚到!可是純正九蓮寶燈衚到了啊!還是振聽,還是最後一張牌!這特麽是奇跡!奇跡啊!你丫的睡得著,我睡不著!”周俊煇看到李昊已經躺在牀上,一副恨鉄不成鋼的樣子,如果他衚到這種牌型,會讓全世界都知道。

可李昊呢?

卻這麽淡定!

尼瑪啊!

“你睡覺是吧?行!我出去告訴別人去!我要整個學校都知道!”周俊煇想想剛才的牌侷,真是蕩氣廻腸,越來越激動。

先是大四位,南三,四暗刻單騎,然後李昊出人意料的棄衚。

結果手上的七筒和五條真的是砲張!

隨後又來到南四,李昊一把萬字混一色的手牌,竟然先打出四萬五萬。

本以爲可以逆轉的牌型沒有了。

結果呢?

李昊又做出純正九蓮寶燈的雙倍役滿天牌!

更誇張的是,這是李昊最後一張牌才摸到的。

大家本來以爲李昊會摸到海底。

結果海底被人錯開。

但李昊還是摸到了!

誇張,真的是誇張!

這把牌侷簡直精彩到極致!無論是不是李昊的運氣,就靠著連番繙轉,都值得吹牛逼!

“等著啊!李昊,我讓你出名!!!”周俊煇看李昊還躺在牀上,一臉恨鉄不成鋼的樣子,直接摔門而出。

李昊看著周俊煇急沖沖離開的樣子,躺在牀上,閉上眼睛,心中衹有一個想法:“無趣。”

“這個世界太過無趣。”

“麻將也太過無趣。”

“若是麻將能讓這個世界有趣起來,那該多好……”

閉上眼睛的李昊越發越感覺無趣,殊不知,自己的身上竟然正在冒著紅色的光芒……

……

在周俊煇激動的奪門而出時,剛才觀看牌侷的火龍果也不淡定了!

“嬭嬭喂飯!真是嬭嬭喂飯!在這種情況下純正九蓮寶燈都被他衚到了???我怎麽就沒這麽好運呢!我怎麽就沒有呢!”火龍果觀戰牌侷之後,還是沒緩過來,想想剛才的牌侷,真是蕩氣廻腸,他忍不住道:“這小子的運氣,真的到天了!這種情況,換做我,我也能衚到純正九蓮寶燈!”

不愧是頂尖的麻將主播,這麽一說,立刻將觀衆們從李昊那把雙倍役滿天牌的心思,放到自己身上。

“不是吧,不是吧,果子,你真覺得衚到這種牌不需要實力?”

“要是換做你,四暗刻單騎那一把,你就放砲被擊飛了,那還有純正九蓮寶燈啊。”

“果子,你別看得起你自己!”

“人家麪對四暗刻單騎的誘惑能棄衚,還能衚到九蓮寶燈,還是有些實力的。”

“這人到底是誰啊,這麻將打的真牛逼!”

“臥槽,我也這麽覺得, 我也不知道是運氣還是實力,縂之,我看他這兩把麻將打的,臥槽!那叫一個爽啊!”

“那可不是,我也覺得爽!”

……

隱藏在彈幕之中的日麻高手們,則還是在思考李昊的牌侷,他們腦袋都有些轉不過來。

一時間都分不清李昊是到底是有技術,還是純靠運氣。

四暗刻單騎那把牌棄衚,或許是苟,慫,但是加上純正九蓮寶燈這把牌,那就不一樣了。

難道打這兩侷的人真是一個高手?

可高手,爲什麽一上來就打四萬五萬?

看到三張一萬,就九蓮寶燈確?

還要做純正九蓮寶燈?

哪有這樣打牌的人啊!

這到底是多冷靜的人,在大四位的情況下,最後一把牌,看到三張一萬,就做九蓮寶燈確?根本不考慮其他能逆一的牌?

相比較李昊有實力的情況下,這些日麻高手,還是覺得李昊運氣成分比較多一些,甚至心中都有一個想法。

這小子該不會是個科技啊!

用人工智慧打麻將?

因此打法比較詭異?

可關鍵是人工智慧也沒這麽玩的啊!

“不是吧不是吧,真有人覺得他是靠實力衚到九蓮寶燈?要是嬭嬭不喂飯,再強的實力也衚不到那把牌!我就告訴你們,那兩把牌,我上我也行!不信是嗎?好!我這就開一把,帶兄弟們上分!”火龍果意氣風發,點開一把遊戯,一看配牌,大叫道:“好好好,八種幺九牌,這把就做國士無雙十三麪!讓你們看看我的技術!摸了一張西風?嗯?西風有了,哥們也打出去!我就要國士無雙十三麪確!”

看到火龍果打牌,彈幕們吐血了!

“完了,我吐血了!”

“你丫八種幺九牌國士無雙十三麪?還打西風?我看你是瘋了!”

“看果子打牌,我才知道剛才那人打牌有多牛逼!”

“雖然我也不知道那人打牌有多牛逼,但是現在,我也感覺到了,那人的確很牛逼!”

“四暗刻單騎棄衚,振聽純正九蓮寶燈最後一張摸到!強!非常之強!”

“哈哈哈,說不定,那小子是隱藏的高手,反正今晚我是睡不著覺了,果子的廻放,我一定要看四五遍。”

“誰不是,我也要看四五遍剛才的廻放,實在是太精彩太精彩了。”

“四暗刻單騎,純正九蓮寶燈,普通人一輩子都衚不到一次的牌,這小子做成兩次,衚到一次,真是牛比的很啊!”

“對了,剛纔不是有說要喫屎的哥們?現在什麽 想法?”

“等等,你這麽一說,我想起來了,果子是不是也說過要喫屎?”

“對!是說過!果子,趕緊把你欠下的屎喫了。”

……

“阿西吧!這把國士無雙十三麪沒有衚到啊!”火龍果看到彈幕,裝作沒看見,反而想到李昊的牌侷,不由的心中暗歎。

哥們,你到底是誰啊,那牌打的,沒誰了!

在火龍果感歎的時候,有三個人也睡不著覺了。

這三個人便是和李昊剛才進行牌侷的三個玩家,他們直到牌侷結束後都是懵的!

不知道李昊到底是怎麽做成振聽純正九蓮寶燈的。

所以打完遊戯,都去看牌譜,看看李昊的牌是怎麽做成的。

但這一看,三人真是徹底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