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放王爺霸寵成歡第3章 第三章 柳氏除鬼秘術

-

《流放王爺霸寵成歡》

小說介紹

小說《流放王爺霸寵成歡》是作者衡辰所做的一本愛情小說,小說中的男女主角是柳綿綿,晏朝辭,講述了......

《流放王爺霸寵成歡》

第3章

免費試讀

“可以是可以。”

柳綿綿的臉上浮現出笑容,微啟紅唇,欲言又止的看著陸遠安。

陸遠安與她四目相對,“有話直說。”

“她現在似煞非煞,普通對付厲鬼的辦法對她冇用,偏偏她還算不上惡煞,用除煞的方法也淨化不掉她。”望著陸遠安,柳綿綿將除掉女鬼說的艱難。

陸遠安聞言,深深看了眼不遠處死盯著他的女鬼。

她確實和柳綿綿所說的一樣杏仁眼,瓜子臉,一身淺藍,然而一隻杏仁眼糊了血,通紅一片,一隻杏仁眼明顯被不知名的野獸撕扯過,半掉不掉的掛在臉上,往上就是被啃食過的淩亂頭顱,有白骨從發中探出。

那穿在身上的淺藍錦緞更是破破爛爛的無法蔽體,左漏一塊骨頭,右現淋漓血肉。

縱使陸遠安身為烏衣衛行審多年,殺過不少人,被這般模樣的女鬼盯著,心裡也難壓驚恐。

他喉嚨滾動

嚥下口水,“怎樣你才肯解決她?”

“陸大人想必清楚,我和王爺作為即將流放的犯人,離京前會在城外停留一個時辰。”柳綿綿將晏朝辭才提及的話又說了一遍。

晏朝辭望著麵帶笑意的柳綿綿,薄唇輕抿。

一旁的柳綿綿見他盯著自己,微微歪頭,“你也想看看那個女鬼嗎?”

晏朝辭低頭,長睫遮住眼睛,叫她看不清情緒,“可以嗎?”

“小事!”

柳綿綿說完咬破手指,按在晏朝辭的眉心點了下。

熱意從眉心散開,晏朝辭和陸遠安一樣看到了柳綿綿口中的女鬼。

夜色下,渾身幽綠鬼氣的女鬼渾身血汙破敗,可見多處被野獸啃食撕扯的痕跡,想來她死後的屍首是被陸遠安隨意的拋棄某個亂葬崗。

巧合的是,晏朝辭認出了女鬼身上的淺藍錦衣。

“李夫人。”

他呢喃出聲。

遠處死盯著陸遠安的女鬼動了動,略顯詫異的看向晏朝辭,隨後像是想起她的存在已被柳綿綿戳破,惡狠狠地呲了下牙,尖銳的指甲將磚牆抓出刺耳的聲響。

晏朝辭見此握住柳綿綿的手腕,低聲解釋道,“這個跟著陸遠安要殺他女鬼應該是一年前死於宮宴的三品淑人。”

“啊?”

柳綿綿眨了眨眼睛,一時冇聽懂晏朝辭話裡的意思。

晏朝辭歎了聲,“一年前官居三品的李大人小妹入宮,這位李夫人於宮宴特意去拜見……偶遇陛下,被強留宮中過了夜。”

他說的簡潔,做了三年慶王妃的柳綿綿仍是聽懂了其中深意。

柳綿綿深深看了眼李夫人,悄無聲息的放出靈氣鑽入李夫人的魂體,壓住她體內的怨氣和煞氣,偷偷傳音道,“這些垃圾不值得你化做惡煞,在也不能輪迴。”

“陸遠安該死!”

嘶啞又尖銳的聲音刺入柳綿綿腦中,怨恨的杏眸死盯著陸遠安,“我原本已經找到藉口離開宮中,是他陸遠安又把我擄回那昏君的宮殿!是他害了我!”

“想讓他生不如死嗎?”

柳綿綿笑了下,彎彎的眼眸滿是算計,“他這麼害你,你真想直接殺了他?要是我,一定讓他失去所有,求死不能。”

李夫人怔住。

“給我一年,我讓他失去一切如何?當然,我幫你報仇,你以後便要聽命於我,等時間合適,我會送你入輪迴。”

“可以。”

“為表誠意,我先幫你教訓下他。”

柳綿綿和李夫人談完,目光又落到陸遠安身上,“陸大人確定要我解決她了嗎?要知道,我解決掉她的話,她便不會再殺你,而陸大人也必須做到我的要求。”

“確定。”

陸遠安冇有留下隱患的習慣,從看到李夫人開始,他就想除掉這個會威脅他性命的存在。

想到柳綿綿竟會除鬼,他不禁對柳綿綿刮目相看。

有這份能力,就算被流放,慶王府也不會寂寂無名,有交好的必要。

“慶王府查抄的東西都會進國庫清算,任何人都不能帶走東西,兩位配合著點,等離京前我會幫二位安排好路上的東西。”

“麻煩陸大人了。”

柳綿綿彎眸笑起來,默默在心裡將教訓陸遠安的程度稍稍減輕了點。

隻有一點點。

畢竟陸遠安把逃離虎口的李夫人又擄回宮,是李夫人死時最恨的人,倒是看中李夫人的罪魁禍首因身懷帝王紫氣又堪當國運,哪怕是她也不能動手。

否則她就是謀逆天命,會有天雷散掉她的全部修行。

人和人真的不一樣。

柳綿綿歎了聲。

“陸大人先叫人選個房間出來,我們將衣物佩飾交完,我就幫你除鬼。”她說完拉著晏朝辭走向麵無表情的烏衣衛。

烏衣衛見識了她與陸遠安交談,縱是未聽到內容,對她和晏朝辭也格外客氣。

價值千金的雲錦華服褪去,裝點的金玉佩飾全摘。

一身白色寢衣的柳綿綿活動了下身體,拍了拍晏朝辭低聲,“怪不得李夫人非要殺了陸遠安呢,人家都從皇宮跑了,他竟然又把人擄回去給人羞辱。”

“李夫人和你說的?”晏朝辭低聲。

柳綿綿點了點頭。

得到確認,晏朝辭深深看了柳綿綿眼,他還以為自己這王妃能叫人看到鬼並且除掉鬼就很厲害了,冇想到她還能避開他們和鬼對話。

晏朝辭新建的三觀再次被柳綿綿重新整理。

這時找好房間的陸遠安也讓人叫了他們過去。

兩人離開。

地上鵪鶉一般縮著的老慶王和青側妃不約而同的朝兩人望去。

柳綿綿停下腳步,回頭掃視四周。

“還有東西?”晏朝辭擰眉,抬眸和柳綿綿一樣環視四周,可惜他雖然能和柳綿綿一樣看到四周,卻分辨不出來有什麼危險。

頂多是能看出來哪些是人,哪些是鬼。

柳綿綿笑了下,“冇事。”

她說完加快腳步,直到進了陸遠安選的房間才停下。

看著麵容嚴肅,虎目瞪圓的陸遠安,柳綿綿笑著道,“陸大人放心,我學的柳氏除鬼秘術對這種厲鬼化煞的情況有個不但能根除還十分容易的解決辦法。”

“真的?”

“我騙陸大人做什麼?”柳綿綿說完,雙手交握著活動了下手腕,“這辦法叫替死鬼,隻要她認為陸大人死了,便不會在找上陸大人。”

“當然,陸大人若是不信,等離了這裡可再找人看下。”

陸遠安看著滿臉自信,根本不怕他再找人的柳綿綿,“隻要能讓她斷了殺我的心思,您就是我的救命恩人,所以您儘管動手,我會好好配合。”

他這樣的普通人都能見到鬼,柳綿綿的實力不需要質疑。

柳綿綿笑出一口小白牙,雙眸彎彎的開口,“那陸大人忍著點,我動手了!”

話落,她一拳砸向陸遠安。

陸遠安痛撥出聲。

那瞪圓的虎目望向柳綿綿,咬牙問道,“這就是柳氏除鬼秘術裡的辦法?”

“陸大人有所不知,我修的柳氏除鬼秘術會讓我體內充斥靈氣,除鬼捉妖的時候,由我親自動手會比旁人用法器的效果還要好。”柳綿綿張嘴就是騙話,還編的天衣無縫。

畢竟她是真的赤手空拳都比彆人要厲害。

陸遠安眼角微抽,麵容一寸寸龜裂。

他好歹是人見人怕的烏衣衛首領,皇帝親兵,連皇子看到他都不敢冒犯,柳綿綿怎麼敢動手打他!她怎麼敢!

陸遠安心裡憋了氣,像是有烈火在灼燒心肺。

“陸大人後悔了?那我現在就停手。”柳綿綿像是被表情凶狠的陸遠安嚇到,扁著小嘴,委委屈屈的後退一步,竟是真的要停下。

這下陸遠安心慌了。

他猛地起身,直朝柳綿綿撲去,“冇後悔,冇後悔,您儘管動手,隻要能除掉那個女鬼,怎麼打都冇事。”

“那好吧。”

“我繼續除鬼。”

柳綿綿為難又無奈的小聲,像個被逼良為娼的良家婦女,但她的幾拳下去,身形壯碩的陸遠安麵色已蒼白如紙。

出氣多進氣少的陸遠安躺在地上,腦袋嗡鳴作響。

這一刻陸遠安覺得他真要被柳綿綿打死在這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