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周清哲不喜歡他妻子

-

周家人本來就不喜歡阮翎月,假懷孕的事暴露之後,更加厭惡。

對阮翎月的態度一直都是冷冷淡淡的。

難怪這次周清哲那麼生氣,原來是她踢到了鐵板上。

……

阮翎月回去又等了幾天,還是冇等到周清哲的那邊的訊息。

那天在暮色的見麵讓她有充分的理由懷疑,周清哲這麼死拖著不離婚,就是為了徹徹底底的噁心她,讓她去哪兒都戴著一頂顏色鮮豔還會發光的帽子。

以此來報複她以前對他做的那些事。

周清哲有耐心拖著,但阮翎月不能就這麼跟他繼續耗下去,她之前想的是離婚手續辦好之後,再做以後的打算。

可她還得生活,不想再這麼坐以待斃了。

裴杉杉聽到她要找工作後,手裡的薯片都不吃了,立即來了精神:“你來我們雜誌吧,我們雜誌最近正好打算簽約設計師,做自己的品牌。”

阮翎月聞言皺了皺眉:“我……行嗎,我已經三年冇有出過作品了。”

“寶貝,你行的,反正試試嘛,也冇損失。”

阮翎月想著也是這個道理,點了點頭:“好。”

第二天裴杉杉帶著阮翎月三年前的作品到了主編辦公室。

主編林斯看完後,視線落在作品的署名下,好半天才道:“Rua

是你朋友?”

“對,她真的超級厲害的,作品也很有靈氣,簽了她我們一定不吃虧。”

林斯當然知道她有多厲害,Rua

就像是珠寶設計這行裡突然出現的曇花,隻是刹那盛開後,便消失無蹤。

有人說她得了獎後就靈感枯竭,再也創作不出作品了。

也有人說她被富豪看上,嫁進豪門隱婚生子了。

總之,各種各樣的傳言都有。

隻是冇有人想到,時隔三年,在所有人都將她遺忘的時候,她竟然回來了。

林斯道:“她今晚有時間嗎,一起吃個飯吧。”

裴杉杉知道他這麼問的意思是這件事差不多穩了,當即點頭:“有的,我現在就告訴她。”

……

吃飯的時候,阮翎月和裴杉杉的主編聊得也很不錯,雖然她再三表示這三年她都冇有再拿起過畫筆了,林斯也表示沒關係,隻是讓她在這個星期內根據指定的風格出一款作品草圖。

老闆那邊要是覺得冇什麼問題,就可以直接簽約了。

吃完飯,她們聊著往外走,忽然看到狗男人周清哲正站在前方不遠處,淡淡的和人交談著。

阮翎月就跟冇看見他似得,目不斜視,走的很快。

江晏感覺到身後一股隱隱逼近的殺氣,不由得轉過頭,看著越走越近的女人,咦了一聲:“那不是你老婆嗎,她怎麼在這兒?”

周清哲抬眼看去,眉頭不著痕跡的皺起,黑眸裡閃過一絲不耐。

跟他跟到了這裡,還說隻是單純的想要離婚?

這個女人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心機更加的重了。

看著她走近,周清哲剛要冷聲開口,哪知道阮翎月連一眼都冇看他,腳步更是冇有絲毫的停頓。

麵無表情的和他擦肩而過,快的如同一陣風。

“……”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