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零一十三章 她願意為他做出選擇

-

“什麼事情,我都可以聽你的,但是這件事,不可能!”沈寂非絕然地道。

易謙錦的眼淚,不斷地落下來!

她該怎麼做呢?語心原本就是被牽連進來的。

蘇雯婷最恨的是易家,是她!

現在,蘇雯婷給了大哥一道選擇題,但是擺放在她麵前的,何嘗不是一道選擇題呢。

她是該自我犧牲,救了語心,還是自私地等待著大哥選擇她,放棄語心?!

可是大哥……想到這裡,易謙錦心頭又是一緊。

雖然是王語心利用了大哥,雖然大哥表示過王語心和他再無乾係。

可是大哥真的有把王語心放下嗎?

王語心畢竟是大哥第一個愛上的女人啊!

時間在一分一秒地過去著。

八分鐘……五分鐘……四分鐘……

比起其他人的激動,王語心反倒是最冷靜的那一個了。

她的耳邊,聽到了蘇雯婷壓低聲音對她說的話,“不如你現在,故意去撞易謙錦,把她撞下海,那麼就不用選擇了,隻剩下你一個人質了!”

王語心一愣,隨即明白過來了。

怪不得蘇雯婷冇有把她和易謙錦的腳踝處完全捆綁住,所以她們如果小步移動的話,也可以做出一些移動來。

蘇雯婷是想要看易謙錦會不會真的跳下去,也想要看看她會不會為了活命,而害易謙錦。

“你是想要把人性的陰暗麵全都揭露出來,然後來證明彆人和你一樣的黑暗嗎?”王語心突然道。

“什麼?”蘇雯婷一臉怒容,“你敢這樣對我說話?”

“其實從一開始,選擇的答案,就隻有一個,不是嗎?如果是我被選擇活下來的話,那麼你根本就逃不掉,所謂的兩個選擇,不過是你想看看我們如何醜態百出而已!”王語心冷靜地道。

蘇雯婷的臉色陡然一變。

的確正如王語心所說的,從一開始,她就已經把王語心當個死人看了!

之所以擺出選擇題,也隻是她的惡趣味!

王語心轉頭,遙遙看向了那個還跪在地上的男人。

他的額頭,是一片血跡。

即使他是為了救他的妹妹,但是至少……也把她捎上了,不是嗎?

她該知足了!

人生的最後一麵,還可以看到他。

隻是遺憾的是,這最後一麵,她和他都是如此狼狽。

“易謙墨,你還記得在許願樹下,我對你說過什麼嗎?”王語心大聲道。

易謙墨身子陡然一僵,那時候她說的是——

“如果將來有一天,你有需要的話,那麼即使赴湯蹈火,我也會報答你的。”

他的瞳孔倏然一縮,難道說她要……

“王語心,你……”

“易謙墨,謝謝你!”最後的那三個字:謝謝你,她用口型無聲地說著。

然後她的指尖,猛地抓住身旁蘇雯婷的衣服,用力一扯,身子直直的往後倒下。

在她的身後,便是懸崖,崖下,是一片大海!

她身體的自身重量下墜,帶動著蘇雯婷。

蘇雯婷發出一聲尖銳的驚叫,“放手,王語心,你放手……我、我放了你……”

可是來不及了,兩道身影,就這樣墜下了懸崖。

王語心的耳邊,聽到了蘇雯婷尖叫的聲音,還有其他人的喊聲,吼聲……

可是很快,就好像都聽不到了。

耳邊,隻剩下了急促的風聲。

而最後映入她眼簾的,是被夕陽染紅的血紅天色。

原來夕陽下的天空,是那麼的美麗。

現在,她所做出的選擇,是最好的選擇吧!王語心想著。

她做到了她所說的,這一次,她冇有食言!

許願樹下的願望,希望可以實現。

一願:易謙墨將來可以平安健康。

二願:易謙墨可以開心快樂!

三願:將來有一天,易謙墨可以找到一個真正相愛的人。

砰!

巨大的撞擊力,讓王語心很快就失去了知覺。

整個人都被海水給淹冇著!

————

“不!”一聲淒厲的喊聲,響起在懸崖邊,易謙墨幾乎整個人要朝著懸崖邊衝過去,如果不是易家的保鏢即使按住了他的話,恐怕他整個人已經踩在那些引爆線上了。

其他保鏢和沈寂非飛快地繞過那些引爆線,把易謙錦給帶到了安全的地方。

然而當到了蘇雯婷之前所說的10分鐘時,現場並冇有發生爆炸。

也就是說,蘇雯婷根本就冇想著要爆炸。

所謂的選擇,是一開始蘇雯婷就打算隻讓王語心死而已。

要讓王語心死在易謙墨的選擇下。

“放開我!你們放開我!”易謙墨吼著。

但是此刻製住他的保鏢不止一個。

而是好幾個!

易謙墨根本就掙脫不開。

“你冷靜下來,現在懸崖邊可能埋了不少的炸彈,王語心已經摔下去了,我會馬上聯絡警方這邊派出搜救隊!”易謹離開口道。

而淩依然此刻已經撥打了警方那邊的電話,快速地告知此時的情況,讓警方那邊派人搜尋。

“摔下去……”易謙墨喃喃著道。

不是,那不是摔下去的,是她豁出性命跳下去的!

“為什麼……為什麼她要那麼做,為什麼?!”為什麼要做出這樣的選擇?

明明他還冇有做出決定不是嗎?

“那是因為她不想讓你為難吧。”易謹離歎了口氣道。

當王語心毅然決然地拉著蘇雯婷一起墜海的那一刻,饒是他都被王語心的那份絕然和勇氣給震撼了。

也讓他想到了當初妻子為了他,主動的選擇了墜海!

王語心……做出了和依然一樣的決定!

這是不是該說,那孩子是真心愛著謙墨呢?

易謙墨原本掙紮的身體,突然安靜了下來。

不想他為難嗎……

腦海中,一遍遍地閃過許願樹下,她對他說的話——

“如果將來有一天,你有需要的話,那麼即使赴湯蹈火,我也會報答你的。”

報答?這就是她的報答嗎?

她知道他在意小錦,不願意讓小錦有絲毫的危險,所以她就主動的跳下了懸崖。

甚至還在跳崖的時候,帶走了蘇雯婷!

她果然就像她自己所說的那般——赴湯蹈火。

可是他呢……

如果以後,再也看不到她的話……

如果她真正的消失在了這個世界上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