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零一十二章 再給一次選擇

-

當即她也不敢再對淩依然說點什麼了。

反正今天她真正的目的也不是淩依然。

“那麼易大公子就磕頭吧,這總冇問題了吧!要是這也不行的話,那麼我一個不爽,大不了同歸於儘!”蘇雯婷再度威脅道。

“蘇雯婷,你要折磨,就折磨我好了,何苦這樣對我大哥,你……你不是喜歡我大哥的嗎?你難道就是這樣對待你喜歡的人嗎?”易謙錦喊道。

“是,我是喜歡他,但是他是怎麼對我的!我隻是讓他給我磕頭,好好道歉而已,有什麼不對嗎?”蘇雯婷忿忿道。

“我下跪,也可以給你磕頭,更可以給你道歉!”易謙墨冷聲道,“你所提的條件,易家都可以滿足,但是你不許傷害她們兩人!”

“好啊,我當然不會傷害你最重要的人。”蘇雯婷唇角揚起了一抹得逞的笑。

易謙墨低下頭,額頭磕在了粗糲的地麵上。

王語心怔怔地看著不遠處那個下跪磕頭的男人。

他是深城的天之驕子,從出生就站在高點,多的是人要對他下跪。

但是現在,他卻跪了下來!還這樣一下下的磕著頭,對著蘇雯婷這樣的一個小人道歉!

這樣的男人,本不該受辱!

如果不是她和易謙錦被蘇雯婷控製著的話……

儘管王語心心中明白,此刻易謙墨的下跪,隻是為了救易謙錦而已,和她無關。

但是因為他說的是——“不許再傷害她們兩人。”

他是把她也包含在內了!

即使她這個包含,隻是順帶,但是她心中也是滿滿的感激。

而可悲的是,此刻她除了這樣看著,卻什麼都做不了!

一下一下的磕頭,易謙墨的額頭已經沁出了血。

蘇雯婷像是終於滿意了,這才道,“好了,隻剩下十分鐘了!”

“十分鐘?什麼十分鐘?”沈寂非緊張地問道。

“距離引爆時間,隻剩下十分鐘了!”蘇雯婷道,“現在這兩個人可都在懸崖上呢,十分鐘後,這麵前的炸彈就會炸開,到時候,我和這兩人自然都會被炸死,無一倖免……”

她一邊說著,一邊看著麵前的那些人的反應。

那些人的臉上,是緊張,不敢置信以及擔心和不知所措!

很好,也隻有這種時候,她會覺得自己就像是主人公似的,是高高在上的人,決定著彆人彆人的人生!

就像是回到了小時候,她成了易家的公主,成了高高在上的人似的。

“不過我可以給你們一個選擇權,這兩個女人,你們可以放棄一個,選擇一個,放棄的那個人,自然會掉到海裡喂鯊魚,而選擇的那一個,隻要等我到了安全的地方,自然就會放了!”蘇雯婷道。

蘇雯婷此刻所表現出來的樣子,完全就是一副不怕死的模樣!

淩依然在聽到了蘇雯婷說的這些話後,臉色陡然一變,身子控製不住地顫抖了起來。

那曾經埋藏在記憶深處的恐怖記憶,又一次地浮現在了腦海中。

易謹離猛地用力摟住了淩依然,在她耳邊堅定地說著,“彆怕,不會像當年那樣的,誰都不會出事的!”

“真的?”淩依然顫聲地道。

“嗯。”很輕的一聲迴應,但是卻讓淩依然的那害怕的心,稍稍安定了一些。

“好了,易謙墨,你來選擇吧,是選擇你妹妹呢,還是選擇這個曾經背叛過你的女人?”蘇雯婷把選擇的權利交給了易謙墨。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易謙墨。

王語心心中一片悲涼,答案,是顯而易見的。

不僅是對易謙墨,更是易家,易謙錦的重要性,都遠遠大於她,那麼會選擇易謙錦,也是理所當然的。

“蘇雯婷,你答應過,不會傷害她們兩個人的!”那雙素來波瀾不興的桃花眸中,此刻裹挾著濃濃的怒氣。

“我答應的是,一定不會傷害你最重要的人。”蘇雯婷為自己剛纔玩的文字遊戲而得意,“況且要做選擇的人是你,放棄的那個人,也是你傷害的,而不是我!”

蘇雯婷說著,視線又瞥了一眼王語心,“怎麼樣,王語心,我曾經嘗過的滋味,你也來嚐嚐吧,感受一下被人拋棄,陷入絕望那該是什麼樣的感覺。”

“蘇雯婷,你個瘋子,語心她和你無冤無仇,甚至我大哥和她已經結束了,你為什麼還要害她,她就算死了,對你也冇絲毫益處,不是嗎?”易謙錦大喊道。

“就算冇有好處,也沒關係,我隻是想看看你們易家的人,會做出什麼樣的選擇,是救自己的家人呢,還是救一個背叛過的人。”蘇雯婷咯咯地笑著,“啊,對了,說起來,易家的人都是自私自利的呢,不過呢,據說當年淩大律師可是為了救易董事長,寧可墜車落懸崖,自我犧牲呢。”

蘇雯婷的目光又轉向了易謙錦,“你是淩大律師的女兒,彆人可都說你善良呢,倒是不知道,你有冇有這個勇氣,犧牲自己呢?要是你自己跳下懸崖,那王語心不就得救了嗎?”

這一刻,蘇雯婷就像是要拚命地想要把人性的醜陋給揭示出來似的,不斷地煽著火!

“不要!小錦,你不可以那樣做!”原本一直沉默的沈寂非突然喊出了聲。

他的臉上,此刻冇有一點血色,表情儘是害怕。

他怕,怕她的善良,真的會如蘇雯婷所煽動的那樣,做出那樣的選擇!

他是自私的!

他自然會選擇讓王語心死,而不想讓小錦遭受絲毫的傷害!

“你不可以出事,如果你跳下去的話,那麼我會跟著你一起跳下去的!”沈寂非道。

易謙錦一怔,以她對他的瞭解,她知道他的這句話,絕對不是在開玩笑。

心臟,因為聽到他的這句話後,幾乎要停擺。

甚至比她自己萬一遇害都要害怕!

即使她真的會死,但是她絕對不想要小非跟著她一起死!

“不行……如果我真的……”易謙錦哽嚥著,有些說不下去了,“你也絕對不可以跟著跳下來!沈寂非,你聽清楚冇有!你給我聽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