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魂互換後,總裁天天被惡婆婆虐第2章 婆婆的真麵目

-

《靈魂互換後,總裁天天被惡婆婆虐》

第2章

婆婆的真麵目

內容試讀

就在即將暈過去的前一秒,他最後看了一眼顏淼歡,發現那女人竟然在倒下去的時候,還不忘了保護住他的頭。

他腦子裡那一刻想的卻是——真是個虛偽的女人,都什麼時候了,竟然還在裝好人。

......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當兩人再次清醒過來的時候,都被眼前的一幕給震驚了。

顏淼歡扶著額頭瞅了一眼對麵的‘自己’,覺得跟做夢一樣,可能問遍全世界,也不會有人告訴她,為什麼事情會變成這個樣子。

她跟覃莫堯兩個人竟然互相換了身體,昨天還為離婚而爭吵的兩個人,此時各自的靈魂,都呆在對方的身體裡。

這還真是讓人難以置信!

“究竟發生什麼了?我們怎麼....”

覃莫堯自然也是一臉地震驚,死死盯著對麵自己的身體,不由得惱怒起來,“顏淼歡,你對我做什麼了?”

正當他想要站起身來,打算質問顏淼歡的時候,卻被腿部某處傳來的劇烈疼痛激出了一身冷汗。

顏淼歡看著他那副樣子,一時間也不知道該如何回答了,但語氣卻十分冰冷地說道:“你最好彆亂動,我腿部的傷,不能著涼,但你卻用涼水....你個混蛋,自己嘗試一下吧。”

不過,這樣痛快的感覺隻持續了一分鐘不到。

畢竟,她對這個男人是有感情的,所以做不到像他那樣,可以狠下心折磨人。

所以,在看到覃莫堯頂著她那張臉,疼得難受的樣子時,她還是心軟了。

於是一聲不吭地跑去浴室,拿了條浸過熱水的毛巾,走過來把覃莫堯腿部疼痛的地方給包住了,“這是舊傷了,所以醫生也做不到除根,隻能在發作的時候,用熱毛巾來敷一下。”

覃莫堯自然清楚那傷是怎麼回事,所以不想說這個話題,而是改口問道:“那咱們這樣...要怎麼解決?”

“我怎麼知道?隻能先這樣呆著,然後再找出換回身體的辦法,換回來就行了。”

顏淼歡這話才說完,就聽到外麵有人敲門,“先生,你們起床了嗎?”

管家聽到裡麵冇人迴應,接著又說道:“是老夫人來了,跟著一起過來的,還有蘇小姐,看上去有些著急的樣子。”

完蛋了!這兩人是算好了時間過來的嗎?怎麼竟然來的這麼湊巧?這讓他們兩人一時間都不知道該怎麼應付了?

兩人站在那裡愣了好久,還是顏淼歡先開口對著門外說道:“起來了,你先讓她們坐一會兒吧。”

“眼下人都來了,咱們也都已經是這種情況了,也隻能先裝作對方平時的樣子,來應付一下,回頭再來解決咱們兩人的問題。”顏淼歡一邊說著,一邊走到覃莫堯的麵前,將他小心地扶了起來。

在準備打開門的那一刻,顏淼歡快速說了一句,“裝得好一點兒,彆被她們發現了。”

“起來了?”看到自己兒子跟兒媳婦從樓上走了下來,覃老夫人立馬就堆起了一臉的笑意,走了過去。

“早上的時候,韻薇過來跟我說,她工作上有點兒事情想要莫堯幫忙看一下,我想著莫堯平時處理這種的事情多一些,比較有經驗,就跟她一起來了。”

老夫人說完,還一臉溫和地將覃莫堯的手握住了,在覃莫堯身體裡的顏淼歡麵對她這樣的一個舉動,覺得有些尷尬,但卻不敢多說一句,畢竟,說的越多,暴露的機會也就越大,所以隻能應付性地笑了笑。

“莫堯哥,早上好。”

蘇韻薇一邊說著,一邊走到老夫人的身邊,輕輕挽起了她的另一隻胳膊,然後十分溫和地說道:“我這事情也不算很重要,隻不過那幾個客戶催著讓我快點兒把這計劃做出來,所以就熬了個通宵。這弄完了,又不知道行不行,就隻能大早上跑來這裡,找莫堯哥你幫忙了,實在是抱歉啊。”

嘴裡這麼說著,但那臉色卻是一點兒熬夜後的疲憊都看不出來,倒是畫著十分精緻好看的妝。

顏淼歡自然知道這女人是在裝辛苦,心裡冷哼一下,看來這女人的手段還挺多。

但她臉上卻仍然十分淡定的,用覃莫堯平時那種淡然地語氣說道:“沒關係!”

“好了,莫堯,既然韻薇比較著急,你就快點兒去書房幫她看看吧,最好是幫她重新做一份,也免得讓她在客戶麵前被人小瞧了。”老夫人笑著對覃莫堯催促著,然後又轉過身來看著麵前的‘顏淼歡’,語氣十分溫和地說道:“我啊,也藉著這個時間,跟歡歡說點兒貼心的話,也好幾天冇見了,還真有些想她了。”

顏淼歡隻覺得眼角抽搐了幾下,這位覃家老夫人,可不像表麵上這麼和藹可親。

當著自己兒子的麵,是不會把真實的嘴臉暴露出來的,但覃莫堯不在的時候,有一回,竟然動手把她打得需要住院。

也就覃莫堯不知道,自己竟然有一個心腸這麼狠毒的母親。

她在心裡快速盤算著,然後笑著說道:“媽,您怎麼還趕我啊?我是您兒子,也想要聽聽你們說些什麼,況且,我正想著讓她去幫我拿件衣服換上呢。”

她一邊這麼說著,一邊偷偷對覃莫堯使眼色,示意讓他想辦法離開這裡。

但覃莫堯卻冇能看明白她的意思,反而愣了一下,歪著腦袋看著她。

看到他頂著自己的臉,做出這麼萌的動作,差一點兒讓顏淼歡冇繃住。

“.....”

“嘖,你這麼大了,拿個衣服還不會嗎?”

老夫人瞅著自己的兒子,笑著罵了幾句,“歡歡自己會做主,歡歡,你也很想我這個婆婆吧?”

對於顏淼歡,她太瞭解了,為了覃莫堯,是永遠不會反抗她這個婆婆的。

這七年來,就連她都欺負習慣了。

顏淼歡心裡卻十分著急,但又不能多說什麼,隻能頻繁給覃莫堯眨眼睛,希望他可以看出點兒問題來,然後想辦法不要再呆在這裡。

“你不舒服嗎?”看著對麵顏淼歡一直在那裡眨眼,覃莫堯終於看不下去了,“乾嘛一直眨眼睛?”

顏淼歡在心裡歎息一下,覺得無語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