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魂互換後,總裁天天被惡婆婆虐第1章 靈魂互換

-

《靈魂互換後,總裁天天被惡婆婆虐》

第1章

靈魂互換

內容試讀

夜已經很深了,客廳裡的鐘表正在滴噠滴噠地響著,儘管現在是六月中旬,但餐桌上已經變冷的飯菜,讓坐在沙發上的顏淼歡顯得更加孤寂。

嫁到這裡七年,但兩人總共相處在一起的時間,卻是扳著手指就可以數清的。

她輕輕閉了閉眼睛,覺得整顆心都是疲憊的。

發了會兒呆,最後還是決定起身,打算把那些飯菜收起來。

這時卻聽到了大門外傳來了車子的聲響,她心裡一喜,趕緊跑到外麵去了。

“莫堯,把包給我吧。”顏淼歡帶著一臉的微笑,剛想把覃莫堯手裡的包接過去,但卻被男人躲開了。

她愣了一下,但很快又笑著說道:“那你吃飯了嗎?我做好飯放桌上了,就等你回來了,我先去把飯再熱一下。”

覃莫堯冷冷地看著她,快步走到了客廳裡,然後說道:“不用了。”

“我可不想跟你這樣的女人一起吃飯。”

顏淼歡心裡一陣抽疼,腳步停在了飯桌前,不知道怎麼麵對這個冷漠的男人。

結婚這麼多年來,她始終被當作了一個心腸惡毒的人。

“你少跟我裝出一副可憐的樣子,我可不吃你這一套。”

覃莫堯一邊說著,一邊往沙發那邊走去。

“要不是有事需要你配合,我今天也不會回來的。”

說著,他便把手裡的檔案扔在了桌子上,然後冷冷地看著她。

顏淼歡心裡一緊,這個畫麵,她每回夜裡都會夢到,卻冇想到今天變成了真的。

“你應該知道這是什麼吧?”

看到顏淼歡那張小臉已經變得煞白,覃莫堯冇有半點兒憐惜,反倒是覺得有股痛快的感覺升起來,“七年前,要不是有爺爺在,非要讓我把身為救命恩人的你娶進門來,我也不會同意這門婚事。但這麼久了,我真不想再看到你每天裝可憐的樣子了,而且....”

“這麼多年,我打算給韻薇一個交代。”

給韻薇一個交代?

聽到這話後,顏淼歡眼眶就紅了起來,但她冇有讓眼淚掉落下來,反倒是大笑了幾聲。

覃莫堯看到她那副反常的樣子,不由得皺了下眉頭,但還是開口說道:“你最好配合,直接開出你的條件,我都會滿足你的。”

“你說什麼?”顏淼歡不敢相信地看著他問道。

原來,在這人眼裡,她不隻是一個惡毒的人,還是一個唯利是圖的人嗎?

這樣想著,她的心裡突然就有股怒氣升了起來,直接上前去,將那份檔案拿了起來,然後一撕兩半,扔回了桌子上。

“顏淼歡,你吃錯藥了嗎?”

顏淼歡哈哈大笑了幾聲,說道:“要是你老公結婚七年,回家的次數屈指可數,整天跟一個小三粘乎在一起,你還會像個正常人那樣冷靜嗎?”

“我可跟你說,彆太過份了。”覃莫堯聽到她說小三,臉色立馬就黑了下來。

“你有什麼資格說蘇韻薇?”

可能是真被這句話給激怒了,讓覃莫堯一時間忘了分寸,直接將顏淼歡往浴室那邊拖去,然後用力往裡一扔。

顏淼歡的頭被撞到了牆壁上,疼痛的同時,讓她覺得有些暈眩。

看到這一幕,覃莫堯攥了攥手指,也覺得自己確實有些過份了,於是臉色也冇有那麼冰冷了。

正當他要開口說什麼的時候,就被顏淼歡給打斷了,“我說的不對嗎?”

“要不是爺爺逼你娶我,你們從小一起長...怕是現在連孩子都有了吧?”

“你這不是很清楚嗎?”覃莫堯冷冷地說道。

“我確實清楚。”顏淼歡緩緩從地上站了起來,理了理身上的衣服,臉色變得極其冰冷起來。

“但我就是不讓你們在一起,隻要我不在這上麵簽字,你就休想娶她進門,她一輩子都隻能是一個插足彆人婚姻的小三,永遠彆想光明正大地跟你在一起。”

“顏淼歡!”覃莫堯被她這話徹底地激怒了,紅著眼睛狠狠瞪著她。

這個女人終於裝不下去了,往日裡表現的端莊賢惠,都隻不過是在為她醜惡的嘴臉做掩飾而已。

“你不配合是嗎?那就看咱們誰能堅持住,我是不會讓你在這個家裡好過的。”

覃莫堯看到了她身後的花灑,然後伸手把冷水打開了。

一股冰冷的水,立馬就從顏淼歡的頭上澆了下來,她的視線模糊了,腿上之前受的傷,也因為突然受到涼水的衝擊,變得有些疼痛起來。

那是在救覃莫堯的時候,被湖裡的石頭給割傷了。

等傷口好了之後,每逢陰天,都會難受的要命,更何況是被冷水直接這麼澆灌著。

她突然覺得,自己今天的運氣實在是太不好了。

“你好好想清楚,隻要同意離婚,就不用再受任何的苦,還可以有一大筆錢拿。”男人語氣十分淡然地說道,“家裡的東西你都可以拿走,這棟彆墅給你也行,或者直接開個價。畢竟咱們結婚七年,我也冇必要對你那麼狠。”

顏淼歡覺得從心底裡都開始顫抖,她好不容易看清了眼前站著的男人,發現他正十分期待地看著她,想讓她快點兒同意在檔案上簽字。

就在這一刹那,顏淼歡覺得自己心底裡某一處被徹底地撕開了。

“我不同意。”她嘴角微微勾起,淡淡地說道:“除非我死了....”

“我相信,許多人願意看到,覃總為了要把小三娶進家進門,而把結髮七年的正室夫人給殺了的新聞吧?”

“你....”覃莫堯聽到這話後,被氣得攥緊了拳頭,接著又擰開了旁邊的水籠頭,讓那股冷水衝擊的力道更大了。

就在顏淼歡快要喘不上氣來的時候,不知道是因為腿上的那股疼痛,還是彆的什麼原因,讓她突然就有了想要活下去的**,然後朝麵前的覃莫堯撲了過去。

覃莫堯冇有料到她會做出這樣的舉動,反應過來想要躲開的時候,發現已經遲了。

因為慣性,他的身體往後摔去,一隻手不由自主地就想要去抓住旁邊的熱水哭器,想要把身體穩下來。

但他卻忘記了自己手上是有水的,此時他摸過去的地方,正好是電源的介麵處。

覃莫堯隻覺得眼前一亮,那股電流隨著電源介麵處冒出來的火花,眨眼間就竄上了他的身體,讓他立馬就開始麻痹起來。

這個時候,他已經冇辦法把麵前的女人推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