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惜?嚴濟安小說第1章

-

林惜玥顫著手撿起這份透著無儘涼意的離婚協議書,不敢置信的看向始終麵無表情的嚴晉安,顫著聲問道:“你不是說過隻要我肯給夏雨桐一顆腎,你就不跟我離婚嗎?!”...

林惜玥顫著手撿起這份透著無儘涼意的離婚協議書,不敢置信的看向始終麵無表情的嚴晉安,顫著聲問道:“你不是說過隻要我肯給夏雨桐一顆腎,你就不跟我離婚嗎?!”

聞言,嚴晉安冷嗤,他勾起林惜玥的下巴,嘲諷出聲,“林惜玥你該不會真這麼天真吧?我隨口騙你玩的你還真就信了?”

“為什麼?!你為什麼要騙我?!”林惜玥不敢相信,他一句“隨口騙你玩”就讓她忍受近一個小時的血肉分割之痛,害她一顆腎餵了狗不說,還失去了自己腹中的孩子……

“林惜玥你有什麼資格在我麵前憤憤不平?當初若不是你的算計,逼走桐桐,不知廉恥的爬上我的床,憑什麼能坐上嚴太太的位置?噁心我這麼些年!”

“現如今我不過是還你一尺罷了!像你這樣的人也根本不配被善待!”

“一切不過是你咎由自取!罪有應得!”

從嚴晉安嘴裡吐出來的話一句比一句難聽。

林惜玥壓下心間蔓延的苦澀:“晉安,當年的事不是你想的那樣……”

“閉嘴!你是不是又要說自己什麼都冇做,是無辜的?林惜玥你是不是覺得我嚴晉安特傻?特好糊弄?事到如今你還要辯解?!”

林惜玥閉了閉眼,他果然不會信她半個字。

好半響林惜玥才深吸了一口氣,道:“不管怎樣,這婚我是不會離的!你就當我就是這麼不要臉,死乞白賴也要像個討厭蟲一樣纏著你吧。”

“林惜玥,你……”

“咚咚咚。”

敲門聲製止了嚴晉安的怒火,是夏雨桐坐在輪椅上就被人緩緩地推了進來。

她進來後顯得有些侷促,委屈可憐的樣子像做錯事的孩子:“晉安哥哥,我是不是打擾到你們了?”

她咬著手,有些委屈的繼續解釋道:“我一醒來第一時間就想過來先跟惜玥姐姐道個謝,我不是故意的……”

嚴晉安立馬心疼地蹲下身握住了夏雨桐的手,語氣裡透著令人陌生無比的溫柔:“傻瓜,這些事我都幫你打理好的,你剛做完手術安心休養就好。”

林惜玥抿唇,手下意識的碰上了自己已經滲出血的腹部,那處的隱隱作疼此時顯得更疼了。

夏雨桐聞言很感動,摟住嚴晉安精瘦的腰就眼含熱淚:“晉安哥哥你對我真好!”

“傻瓜,我不對你好對誰好?”

“晉安哥哥,你可以推我過去惜玥姐姐那邊嗎?我有些話想與她說。”

車輪滾動後,夏雨桐穩穩的停在了林惜玥床旁,她對著緊閉雙眸的林惜玥就溫溫軟軟的說:“惜玥姐姐,謝謝你這麼善良,願意把自己的一顆腎換給我。”

林惜玥冇動,像冇聽到一樣。

夏雨桐不肯放棄,還做作的拉住了林惜玥的手,滿臉真誠地說道:“我今天來就是想向惜玥姐姐做個保證,姐姐你放心,我絕對不會做出影響惜玥姐姐和晉安哥哥的感情……”

邊說著,眼淚邊落了下來,顯得那麼懂事又那麼大義。可是這番話在剛剛兩人的親昵互動襯托下又顯得那麼諷刺。

林惜玥再也忍不了,蹙眉,直接抽回了手。

“啊!”

一聲驚呼,冇想到本不大的力氣卻讓夏雨桐順勢自己跌倒在地,連帶著輪椅砸在地麵上發出一聲刺耳的巨響。

“桐桐!”一直在一旁壓著火氣的嚴晉安第一時間衝過來,抱起疼得哭出了聲的夏雨桐,心疼不已,“桐桐你怎麼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