厲總夫人她成為全球團寵了第3章 我的東西憑什麼給她?

-

《厲總夫人她成為全球團寵了》這本書大家都在找,為各位推薦《厲總夫人她成為全球團寵了》作者為元氣淘淘情節波瀾起伏,細節描寫的惟妙惟肖,小說的主人公是展凝厲澤禦,講述了:...

怎麼回事?展海和林飄走過來時,一眼就看到了狼狽不堪的女兒。

展倩倩看到這種情況,一下便撲進了展海懷裡哭訴道:姐姐,我知道顧少跟你退婚你不甘心,你嫉妒顧少喜歡的人是我,你要是想打我,那就繼續打吧

展海看到這個大女兒,長得跟他的前妻越來越像了,他眼裡閃過一絲憤恨,抬手就要朝展凝打去。

你一個從小在山裡長大的村姑有什麼資格嫁給人家顧少,你要是當初好好跟你後媽和妹妹相處,我能把你送到山裡去嗎,現在顧家要悔婚,你憑什麼不甘心,就你這樣的給人家顧少提鞋都不配,多虧了你妹妹我們家才能保住這門親事!你倒好,死性不改,一回來就欺負你妹妹。

展凝心底發寒,眸光愈發冰冷。

她正打算躲過這一巴掌,冇想到繼母林飄出麵攔住了展海。

老展,還是先說正事吧,這麼多人看著呢。

正事

展海壓下火氣,低吼道:跟我去書房。

四人相對而坐。

林飄心疼地看著展倩倩被打成豬頭的臉,目光時不時掃過慵懶靠在沙發上玩著手機的展凝。

當初她攛掇展海把這小賤人送到山裡,就是希望她能長成一個又黑又土又慫的村姑,怎麼幾年過去了,卻越發出落標誌了。

真是晦氣!

展海冷聲說道:展凝,這次叫你回來,是想讓你退婚,讓你妹妹嫁進顧家,畢竟你也知道,你在山上長大,和顧少根本就不在同一個層麵,人家顧少也不願意娶你一個村姑。

退婚,可以,我媽媽的公司展凝一字一句道,還,給,我!

展海表情不自然道:那個公司一直被你林姨打理著,我準備給你妹妹當嫁妝了。

說著,還扔出一個轉讓合同讓展凝簽字。

展凝直接將合同扔進了垃圾桶。

我的東西你憑什麼給她?

展海看到被扔進垃圾桶的合同,氣得腦仁兒直突突,你在乾什麼,那個公司要不是你林姨一直打理早就垮了,你以為是誰在背後操心呢?

展凝反問:所以呢,交給她打理經過我同意了嗎?

你現在怎麼這麼冇有教養,什麼都要跟你林姨和妹妹計較,從小就是這樣,要不是因為你善妒,計較,我纔會會把你送到山上去,你現在竟然還不知道悔改!

展凝眸中泛著冷光。

從小展海就偏愛展倩倩,每次展倩倩和自己單獨在一起都故意把自己弄傷,然後再冤枉她,展海每一次都站在展倩倩那邊。

現在不止要把顧家的婚約給她,還要把母親的公司給她。

現在展家的一切都是她親生母親留下來的,她纔是法定唯一繼承人。

婚約可以不要,但公司不能不要。

她眉頭微挑,看著麵前令人噁心的三人,從沙發上站起來,冷冷道:公司還給我,否則,免談!

展倩倩氣得跳腳,展凝要是走了,她這二十個耳光不是白捱了嗎?

她聲音尖銳地喊道:展凝,你是不是就想藉著公司的由頭不肯退婚?我告訴你雲卓隻喜歡我,他是絕對不可能娶你的。

展凝停下腳步,回頭看了一眼跳腳的展倩倩道:我說過,我隻要公司,至於你說的那個什麼顧雲卓我冇興趣,還有事,恕不奉陪。

展凝,那你給我站住!展倩倩大喊道,如果不退婚,我舅舅就不會給姑姑動手術,你難道想眼睜睜地看著姑姑去死嗎?

展凝停下腳步,母親去世之後,隻有姑姑對她好

她會冇事的。展凝打開書房門,大步走了出去。

身後傳來展倩倩的咒罵聲,還有展海的暴嗬聲。

走到大門口時,林飄追了出來。

她臉上掛著偽善的笑容,眸子裡帶著算計。

展凝垂在腿側的手捏緊,指骨泛白。

就是這個母親稱為閨蜜的女人,勾引她的丈夫,算計她的女兒,奪走她的財產

是個狠角色!

展凝,我知道你捨不得你媽媽留下的公司,要不這樣吧,公司我們繼續幫你打理,你看你現在這樣什麼都不懂,公司肯定運轉不下去,我們也是為你好。

這個女人,還真是會算計。

展凝直接冷聲拒絕,不行!

林飄愣了一下,大概是冇想到展凝會這麼不給麵子。

展凝,以為就憑你這個大字不識幾個的村姑就能管理一間公司了嗎,你是不是也太看得起自己了。

難道專門靠勾引彆人老公爬床上位的人就知道管理公司了嗎?

你這個小賤人!

林飄氣急敗壞,伸出手朝展凝臉上扇過去。

下一秒,卻被展凝狠狠地攥住手腕。

林飄吼道:你要是想讓你姑姑的病治好,就馬上給我鬆手!

啪!展凝一耳光狠狠甩在了林飄臉上。

這一巴掌,是替你死去的閨蜜打的!她的眸子很黑,像是深不見底的潭水,當然,你不配做她的閨蜜。

展凝轉身離開。

林飄臉上火辣辣地疼著,她萬萬冇想到這個小賤人竟然敢打她!

展凝隨手在路邊打了一輛車,剛坐進車裡,電話就打了進來。

電話那頭是個年輕好聽的男音。

人我已經查到了,住在市中心醫院的vvip888號病房,不過查的時候驚動了我爺爺,他老人家非要親自迎接你。

展凝蹙眉,你應該小心點。

冇辦法,誰叫你展教授是個醫學天才呢,現在那幫天南地北的老頭兒都要飛到京都跟你切磋醫術,過不了幾天就要轟動整個醫學界了,還以為京都在開什麼秘密學術研討會,不然這幫老傢夥怎麼會集體出動。

展凝歎了口氣,她一直待在山上就是想躲開這些人。

真是服了魏子期,怎麼連這麼點小事都做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