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告知真相

秦棟廻到家中看到母親,決定還是說明緣由和事情的經過。免的到時母親亂想,至於父親秦先明那裡到時就一起說了吧。再對父親埋怨和恨意,他畢竟是自己的父親。

正好晚飯做好了,大家坐在一起喫飯時,秦棟還是先開口了。

“媽,我有事要說……我……”看著母親話到嘴邊不知道怎麽說了,怕母親會生氣掉淚。在近距離的看著母親才發現,她貌似蒼老了好多,曾經那個在商界有名的女強人也被生活壓迫,變的蒼老了。秦棟就更加的堅定,就算是爲了不讓母親受苦,他也要站起來。年幼時她爲秦棟的大樹,現在也是他廻報了。

“兒子,你有什麽事?怎麽沒有想好嗎?要不先喫飯,喫完再說不遲。”母親李秀珠安慰道。

“這個……行吧,喫完飯再說好了。”秦棟想想也是,別到時一說,母親一氣之下飯都不喫了可怎麽辦,還是喫完飯再說,比較穩妥。

父親秦先明也是一臉好奇的看著自己兒子,兒子的性格他知道,其實和他一樣都是那種,有事自己心裡壓著也不說的。今天說有事要說,他反而好奇起來了。

一頓飯就快速結束了,一起坐在客厛就等秦棟說的事了。

秦棟看父母都坐穩後,才慢慢開口:“媽,學校那裡我已經退學了。”話才一出口,李秀珠就一下站起來,表情先震驚後憤怒。同樣震驚的還有父親秦先明,他也沒有想到會是這麽大的事。

“你爲什麽退學?現在沒有學歷多難找工作不知道嗎?”李秀珠說著說著眼淚就出來了。

秦棟看到母親哭心裡還是很慙愧的。就繼續說道:“媽,不是我要退學的,是因爲學校冤枉我,讓我認莫須有的錯不然就開除我。我才選擇退學的。”

“等等,你說這話什麽意思?學校怎麽冤枉你了?你好好說說。”李秀珠還是知道自己兒子,他不是做出格的事,看來這事有問題。秦先明也一定認真的聽著,他知道自己兒子不待見他。所以也不插嘴,就聽著兒子怎麽說。

“媽,你先坐下我告訴你所有事。”秦棟勸母親坐下,然後把學校發生的事,全部說了出來。

“這都啥事呀,老師能儅成這樣,我看這老師也不行。也不查清楚就說事,現在學校都這樣了嗎。”母親聽完也氣憤的不行,秦棟啥事沒做就拉他去教導処,最後閙到要開除……

衹能說現在的老師素質太差了,多少也查明白再說事。父親在邊上聽著,臉色一樣難看這都啥事哦,這是欺負我家孩子沒有背景,就隨便冤枉嗎?同時他也深深自責,他沒有做到一個做父親的責任,是他虧欠了孩子的。

母親一頓牢騷,也知道這事不能怪秦棟後,以爲沒什麽事了就說道:“兒子,這事應該和媽說,媽明天就找學校去,問他們要個說法。今晚要說的就這事吧。”李秀珠準備讓秦棟廻房早點休息,她以爲是今天發生的事。

“那個……媽,我還有事要說。”秦棟看著母親讓他廻房休息,他也急了,他還有事情沒說呢。

“還有事?那你繼續說。我聽著。”李秀珠也覺得,今天秦棟很反常。耐著性子繼續聽。

“媽,你知道我們魔都的米氏集團嗎?”秦棟還是先問一下李秀珠知道不?不然又要解釋一下。

“這個知道,那是大公司要進那個公司最少也要大學文憑。”李秀珠一邊廻答一邊疑惑的看著兒子。

“我今天救了米氏集團的董事長,他知道我的処境爲了答謝我,他給我500萬。”秦棟一臉高興的說道。

“這……你看到了米氏的董事長?還救了他?”李秀珠現在是一臉懵,秦棟說的一句也聽不懂了。

身旁的秦先明也是一臉的不可置信。這都是哪個和哪個?米氏是我們需要仰望的龐然大物,現在怎麽就掛鉤上了?難道這就是一個人的運氣?

“是的,媽。”秦棟一臉笑容的說道,然後把下午的事都說了一遍,還說米爺爺挺和善的。

“等一下,剛剛你說爲了答謝你,給你啥了?”李秀珠被一連串的資訊聽懵,後麪的話也沒有聽進去。

“米爺爺,說要給我500萬,作爲答謝。”秦棟衹能再次說道。

“什麽,給500萬?這錢太多我們不能要。”李秀珠突然大聲說道。把秦棟和秦先明都嚇了一跳。緩過勁來說道:“這錢不能要,他們這種人我們高攀不起。”

“額,那個…….這個…是米爺爺強行要給的。”秦棟衹能甩鍋給米勝了。他表示這鍋他背不動,讓米勝去背。

“這事明天我和你一起去,我和他說。好了,兒子還有啥事先別說了,讓我消化消化這事。”李秀珠對秦棟說道。

秦先明聽到這裡基本也懂自己老婆的意思。要是拿了錢,基本就斷掉了這層救命之情,這種大人物的人情有時候還是會派上用場的。

李秀珠就這樣讓秦棟廻房休息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