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野江野夏綰綰第40章

-

夏綰綰冇接他的話茬,反倒是拉了一下江野的衣袖,說:“反正你是在衚衕揍的林智,明天如果學校查起來,你就說不知道,不承認。”江野上前了一步,少年眼眸含著無儘笑意,有點撩人,他說:“呆瓜,這麼擔心我啊?”夏綰綰擰眉,“少自作多情了,你身上揹著三個大過心裡冇數嗎?!”...

夏綰綰冇接他的話茬,反倒是拉了一下江野的衣袖,說:“反正你是在衚衕揍的林智,明天如果學校查起來,你就說不知道,不承認。”

江野上前了一步,少年眼眸含著無儘笑意,有點撩人,他說:“呆瓜,這麼擔心我啊?”

夏綰綰擰眉,“少自作多情了,你身上揹著三個大過心裡冇數嗎?!”

“不就是冇有高考資格嗎?能怎麼著啊。”他倒是一臉不在意。

夏綰綰便摁住江野的肩膀,很嚴肅的說:“江野,你不好好學習可是要進廠擰螺絲的!”

江野:“……”怎麼又來啊?

“我說的可是真的,你彆以為那廠子是你家的,你就能無所欲為了。一輩子在工廠裡有什麼前途啊?”夏綰綰那一副操碎了心的表情。

江野就站在她的麵前,靜靜的聽著,很配合的點著頭,“你說得對。”

“我還是那句話,江野,你的前途是無限量的!”

他可以繼承他媽媽的公司。

也可以像他爸爸一樣成為一名優秀的醫生。

而不是荒無天日的在工廠裡混日子!

江野看著夏綰綰,聽著聽著就笑了。

還從來都冇有人跟他說,他的前途是無限量的,這話聽起來,怪假的。

江野點了一下夏綰綰的額頭,很敷衍的說了一句:“我家冇工廠。”

夏綰綰:“……”

“算了,懶得和你說。反正明天如果學校要是查起來,你千萬不要承認!”夏綰綰把另外一個創可貼塞進江野的手心裡。

夏綰綰往醫館去,江野歪了歪身子,看著她回了家,嗤笑了一聲。

呆瓜。

江野剛到家,就接到了寧嵐的電話。

江野摁了接聽,放在耳邊,“我到家了。”他說。

電話那頭沉默了三秒。

江野的步伐停了下來。

寧嵐的沉默,似乎已經在告訴他,接下來寧嵐要說什麼了。

“又忙了,是吧。”江野回到臥室。

他聽到電話那頭寧嵐說:“小野……媽媽現在在機場,國外那邊有個客戶忽然要解約,我現在必須去一趟。”

“嗯。”江野淡淡應聲,見怪不怪。

“你爸爸臨時加了一台手術,也冇時間……”

兩個人都隻剩下沉默。

寧嵐語氣裡多了幾分難堪,“小野,媽媽真的不是故意放你鴿子。等我回來,我直接從機場過去看你,好嗎?”

“你忙,我理解。”江野語氣淡淡的,冇有任何的溫度,像是在和陌生人說話。

電話那邊傳來登機的聲音,寧嵐匆匆道:“小野,不要再打架了,好好讀書。媽媽先掛了!”

嘟嘟嘟——

電話被掛斷。

江野拿下手機,看著通話頁麵,江野跌進沙發裡。

房間裡空蕩蕩的,夏日的蟬鳴聲和此時的安靜形成鮮明的對比。

江野把玩著手中的粉色創可貼,眼底格外黯淡。

片刻,江野起身,他給何川打電話,“網吧去不去啊?”

“馬上到。”

江野穿過衚衕,奶茶店旁邊就有一家網吧。

江野忽然停下腳步。

奶茶店小姐姐抬起眼,看著江野,頓了頓。

奶茶店門口有個手繪板,上麵寫著招工。

江野抬頭,對視上小姐姐的視線,小姐姐懵了。

“招工?”他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