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6章

-跟簡初通完電話的楚牧和冇有立即離開公司樓下,他坐在車裡沉著臉一動不動的盯著大廈大門。

簡初的態度已經變相告訴他她的態度了。

她認定了外婆的死就是他做的,他覺得這一切都是戚柏言導致,是戚柏言使了手段,也是戚柏言讓她對他變得如今這樣的愛答不理。

楚牧和微眯著眸,一張臉冷冽陰沉,眼底是慢慢的涼薄和狠意。

許久後他這才發動油門驅車離開了。

北城醫院。

病房裡的女人獨自坐在窗邊發呆,手機訊息提示聲在這時忽然響了聲。

隻有兩個字:“開門。”

她微抿著唇,猶豫了兩三秒後這才起身去開門。

門外的人跨步進來,順手把門給關上了。

男人淡淡的問:“這個點不會有人進來吧?”

“不會,我已經跟護士說過我要休息。”她低聲迴應,然後為了以防萬一還是把門的加了反鎖。

兩人走到沙發坐下,她這才問:“你什麼時候回來的?”

“有幾天了,現在跟戚柏言有一個合作項目。”

“你跟戚柏言合作?”她滿臉吃驚,不太相信的問:“戚柏言願意跟你合作?”

“不是他願不願意,是他必須得願意,這個合作又不是他說了算,雖然頂著項目負責人的身份,但最終的決定權還是在貝爾夫婦手裡,與他可冇有什麼關係。”

楚牧和輕嗤一聲,完全是一副冇有把戚柏言放在眼裡的口吻。

沈悠然眼底還是存留擔憂以及不可置信,她臉上的表情略顯凝重,但最終也是什麼都冇有再說。

她冇有聲音,楚牧和便主動問:“你的身體到底有冇有問題?一直住在醫院也不是個辦法,我們的目的還冇有完成,難道因為我出了事情你就要放棄了?”

楚牧和言語間充滿了不悅的質問,眼神似乎還透露著幾分的指責。

沈悠然微抿著唇,也是瞬間就不樂意了,她說:“如果冇有問題我會一直住在醫院?難道我會比你還不清楚如今的處境嗎?你成功脫身把所有的難題都丟給我了,你知不知道戚柏言昨天還來質問我跟你到底有冇有過聯絡?”

楚牧和離開這段時間她的難處隻有她自己才知道有多艱難,尤其是被溫晉殊利用的那段時間,她幾乎快要抑鬱了,後來又被檢查出身體又情況,她真的感覺天都要塌了。

這一切都是因為楚牧和把她一個人丟在北城,不然她又何至於變成這樣?

所以她心裡對楚牧和是存在怨恨的。

但楚牧和卻並冇有意識到,隻是以為她因為戚柏言的質問感到了為難,所以在聽完她說的話後,這才立刻迴應道:“他來找過你?你怎麼回答的?”

“我能怎麼回答?當然是否認了,畢竟自從你從橋上墜下去後就一直冇有在真正意義上跟我聯絡過,其實我都已經覺得我們之間的合作是不是從你離開起就已經結束了?”

她冷嘲熱諷,眼底是責怪和不滿,看著楚牧和的眼神也是充滿了淡薄的冷意。

楚牧和也是沉著臉,淡漠道:“你以為我想發生這樣的事情?這一切都是因為戚柏言,如今我既然回來了,就一定會讓他一點點還回來。”

“你這樣光明正大的回來就不怕戚柏言追究你的責任?”

“這也是我今天特地過來要跟你說的,如今我是以沈楚這個身份回來北城,即便戚柏言如今懷疑但他冇有證據也奈何不了我,即便他知道是我,也不可能把我怎麼樣?但你我之間不能像以前那樣經常見麵,對外尤其是戚柏言一定要表現出我們毫無關係甚至不合的樣子。”

楚牧和之所以要這樣做主要還是不希望戚柏言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他和沈悠然身上,不然對他以後要做的事情有阻礙。

沈悠然冷著臉看著他:“如果戚柏言真的懷疑你了,你覺得他會相信我們不來往就是冇有任何關係?他一直都懷疑你我不可能隻是因為簡初和他,這背後肯定還存在其他的原因,他隻是暫時冇有找到原因而已。”

“你放心,他不可能找得到,我也不會給他這個機會,所有的事情都會在他還冇有找到原因的時候就會解決的。”

“你這樣自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