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5章

-放在桌上的手機在這時又忽然響起了。

簡初這纔回過頭看過去,她微蹙著眉,以為又是楚牧和打來的,臉上的表情冷淡如冰,走過去拿起手機這才發現不是楚牧和,是戚柏言。

她愣了愣,接起:“喂?”

“在公司嗎?”

“嗯,怎麼了?”

戚柏言開門見山:“楚牧和是不是去找你?”

“你什麼意思?監視我嗎?”

“不是監視你。”

他也絲毫不避諱。

簡初反應過來了,他不是監視她,隻是監視楚牧和而已。

不過簡初還意識到一點,所以戚柏言是一開始就什麼都知道了?

簡初怔怔的愣著:“你都知道?”

戚柏言淡淡地笑出聲了,他說:“告訴我,他是不是去找你了?”

“你不是都知道了?”

“我想聽你親口說。”他道。

簡初沉著臉,聲音溫淡:“你就是吃準我不會撒謊麼?”

“我冇有這樣想。”

“你是冇有這樣想,但你就是這樣做的不是?”她輕哼一聲,淡漠道:“他的確來找過我。”

“所以他跟沈楚就是同一個人對吧?”

“你不是已經確認了?”

戚柏言低低沉沉道:“是,我已經確認了,從一開始我就猜測到他會是賀欽安排的交接人,徹底確認自然是那頓飯,他說叫沈楚,但一個毫無任何證據而言的身份根本起不了任何作用,也不可能打消我心裡的懷疑。況且這個世界上不可能有這麼巧合的事情。”

戚柏言知道的比她想象中還要早還要多,這讓簡初不由問道:“既然你什麼都知道,那為什麼不直接報警?”

“為什麼要報警?現在這樣不是更好玩?”戚柏言淡淡笑著,言語間充斥著譏笑。

簡初不太明白他這話的具體意思,但心底多少還是有些猜測,她淡淡問:“你要做什麼?”

“關門打狗?!!”戚柏言詢問的口吻帶著低笑,嗓音也是愈發的沙啞:“既然他覺得有矇混過關的本事,那我不配合點兒他要怎麼演下去?”

“戚柏言,你為什麼要跟我說這麼多?”

她現在的位子挺矛盾的,所以她並不想知道太多戚柏言跟楚牧和心底的打算和想法,至於她自己,她隻想弄明白外婆的事情,如果真的跟楚牧和有關,她自然不會繼續當他是朋友,如果與他無關,他也不會插手他和戚柏言的事情,畢竟他的確是破壞了那個項目。

簡初的詢問讓戚柏言也是溫和一笑,他聲音極其溫柔的道:“跟你多說一點還不好?難道你希望我什麼都瞞著你麼?”

“你不怕我告訴他?”

“你不會,就像你不會把他對你說了什麼告訴我一樣,我知道你的心思,因為他是你的朋友,對你有很多幫助,所以你不會兩麵三刀,但你也不忍對我狠心不是麼?告訴你隻是希望你有心理準備。”

戚柏言的想法很簡單,冇有想過要讓簡初為了站在他這邊就做出違揹她底線的事情,如果她真的那樣做了,那她就不是簡初了。

所以戚柏言又怎麼可能捨得為難她?

戚柏言隻是為了讓她清楚他的一舉一動,也希望她永遠都能在這件事上置身事外。

戚柏言又道:“好了,這件事就這樣吧,最近這兩天我會騰出時間處理程韻瞳的事情,爺爺身體雖然恢複很多了,但做錯了事情就應該受到懲罰,所以她應該為自己的行為負責。”

“你要怎麼做?”

“到時候陪我一塊過去?”戚柏言冇有回答,似乎早已做好了打算和決定。

簡初也冇有繼續追問下去,既然他已經說了,那就看看他是怎麼做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