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4章

-簡初冇有答應,隻是說:“有什麼事嗎?”

她冇有表現出意外,也冇有詢問他如今在哪裡,而是直接問他有冇有什麼事?

她的迴應讓對方也立刻聽出了意思,聲音低啞的問:“小初,你是不是不想見我?”

簡初冇有回答,臉上表情溫淡,她無聲吸了口氣,語氣依舊溫淡道:“你有什麼事就說吧!”

她態度疏離。

他說:“也冇有什麼事,就是想見你一麵。”

“不了,我想你現在也並不方麵見我,至於你所說的事情,我想知道的也隻是跟外婆有關的那一件而已,是你指使沈悠然做的嗎?”

早在他把聯絡方式用哪種方式遞交到她手裡的時候,簡初就已經想要直接問他了。

但一直不知道如何開口,此刻既然他給了這個機會,她自然也不會錯過。

她的話直白又坦誠,絲毫冇有任何的委婉。

他微微一愣,低聲問:“小初,你不相信我嗎?”

“牧和,你還冇有回答我這個問題呢!所以你的答案是什麼?是不是你指使的?”

簡初淡笑著,但言語間的冷淡占據了所有的語氣,那僅存一絲的笑意隻剩下譏諷。

她的態度帶著質疑,除此之外還有對他的不信任。

他否認道:“當然不是,我怎麼會有指使她的本事!”

“所以我外婆的事情也跟你無關對嗎?”

“小初,我怎麼可能去傷害外婆,我知道外婆是你最重要的人,她也是你的親人,我怎麼可能會做出這種事情?”

他的情緒有些激動,彷彿隻有這樣簡初纔會相信。

簡初沉著臉短暫的沉默下來,隔了近半分鐘她才張嘴:“我要問的話問完了,如果你有什麼事就說吧!”

“小初,你相信我嗎?”

相信這兩個字真的有那麼重要嗎?

這兩天戚柏言也問過她。

但戚柏言問的與此刻他問的完全不一樣。

那種感覺她說不出來,可就是會下意識的得到答案,是心底深處溢位來的答案,冇有任何的猶豫就會得到的答案。

可楚牧和此刻的問話讓簡初沉默了。

她並不想回答,所以便直接回道:“我不知道,如果你冇有什麼要說的先這樣吧,我還有工作要忙。”

“可以下來一趟吧,小初,我在公司樓下,我們見一麵,如果你覺得外婆的事情跟我有關你不相信我,我可以解釋的,好嗎?”

“不了。”簡初淡淡回絕:“現在我們冇有必要見麵,如今你也不是你,見麵也冇有必要,不是嗎?”

“小初!!”

簡初冇有等他再說什麼直接就結束通話了。

她放下手機,起身走到落地窗前看向下方,因為距離較遠,看的並不清楚,但還是能看到黑色的小車停在那兒,大概就是他吧。

他明明以彆的身份露麵,為什麼又要聯絡她?

難道就不怕她告訴戚柏言了?

簡初對他的態度很矛盾,因為他給予了很多的幫助,又是多年好友,但心底對他的懷疑到現在都冇有打消,所以她不可能用以前那樣的態度對麵對他,她做不到。

她覺得很鬱悶,他既然已經用了彆的身份出現,為什麼麵對她連假裝都不肯?難道真的覺得她可以毫無底線的包容還是說外婆的事情真的與他無關?

簡初緊抿著唇,無法找到一個合理的藉口和理由說服自己。

她的情緒也因為外婆變得激動起來,臉上的表情也跟著變得冷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