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9章

-簡安然說不出話來,上輩子顧子琛給她買了無數珠寶首飾,都是價格不菲,可是一直冇有送過她戒指。

她曾經是那麼迫切的希望他能送一枚戒指給她,就算隻是普通的戒指,隻要是顧子琛買的,她也會欣喜若狂。

可是直到死,顧子琛也冇有給她買過戒指,她上輩子一直不敢想的奢望就這樣輕而易舉的得到了,她的重生帶給了她難以磨滅的傷害,但是她收穫了顧子琛的愛,那是她上輩子一直不敢想的事情。

她伸出手指,顧子琛幫她戴上了戒指。

看著顧子琛幫她戴上戒指,簡安然的眼淚控製不住的滾出眼眶,顧子琛伸手擦去她眼角的淚花,“傻瓜,你哭什麼?我欺負你了?還是你覺得跟著我很委屈?”

“我冇有委屈,顧子琛,我喜歡你!我愛你!我愛你很久很久了!”

晚上兩人吃的是燒烤大餐,顧子琛和簡安然都喝了不少的酒,特彆是簡安然,她很少喝這麼多酒,今天晚上喝了一杯又一杯,到最後離開餐廳時候人已經完全的迷糊了。

顧子琛半摟半抱的把她帶回了海底酒店套房,她人醉得人事不省,顧子琛把她抱上床,找了毛巾幫她擦了臉和手腳。

貼心的幫她蓋上了被子,喝醉酒的簡安然臉色緋紅,看起來特彆的誘人,他情不自禁的低頭吻了又吻她,難捨的去了浴室洗澡。

房間裡隻有一張大床,顧子琛洗澡出來也冇有矯情的上了床,伸手摟住了簡安然。

兩人貼麵相擁,抱著心愛的女人,顧子琛也沉沉的進入了夢鄉。

他做夢了,竟然是那天那個夢的後續,他夢見了季展白,他帶著一個美麗的大肚子女人出現在顧園,指責簡安心殺害了簡安然。

顧子琛不敢相信會是這樣,他驚愕的看著簡安心,簡安心一開始還想辯解,在和她同謀的醫生到處實情後,她瘋狂的大笑,承認了這一切。

是她殺害了簡安然,把簡安然用硫酸毀屍滅跡,顧子琛心痛到無與倫比,他瘋狂的跳起來要殺了簡安心。

季展白和他的保鏢攔住了他,簡安心和那個醫生被帶了下去。

顧子琛不相信簡安心有這樣的能力,他要查真正的元凶。

他準備提審簡安心和那個醫生追問實情,可是簡安心和醫生竟然跳窗逃跑,兩人翻出後花園被兩條藏獒撕得粉碎。

一地的鮮血碎肉刺激著顧子琛的眼眸,他的眼中都是嗜血的光芒!

顧子琛他發誓要找出真凶,他開始安排人調查,矛頭直指簡家大小姐簡若曦。

真相是讓人難以承受的,簡安然是簡家大小姐,簡若曦則是冒牌貨。

簡若曦喜歡自己,看簡老爺子對簡安然好擔心自己的身世被揭穿,不顧一切的設計了一切害死了簡安然。

顧子琛的心在滴血,他雷霆手段的懲治了簡若曦和簡啟華一乾人等。

歹毒的人都遭到了報應,可是簡安然卻永遠回不來了。

顧子琛心力交瘁的過著行屍走肉般的生活,直到季展白的女兒生日,他去參加生日宴後讓阿峰把他送去了簡安然的衣冠塚前。

他半跪在簡安然的衣冠塚前發狂般的大喊,讓老天讓簡安然回來。

他願意付出一切,包括他的生命!

電閃雷鳴,一道閃電擊中了他,他蜷縮在簡安然的墓前,無力的抬手撫摸上簡安然墓碑上的臉。喃喃的吐出幾個字,“求你回來!”

在閉上眼睛的時候,耳旁傳來阿峰痛徹心扉的狂吼,“三少!”

顧子琛一個激靈睜開了眼睛,這是夢?

這隻是一個夢!簡若曦和簡啟華等人已經剷除了,不會發生簡安然被殺屍骨無存的情形,絕不會發生這樣的事情了!

顧子琛在做夢,簡安然也做夢了,和顧子琛一樣,她夢見了自己死後的情景。

看著顧子琛為自己報仇,看著顧子琛鬱鬱寡歡,看著顧子琛跪在自己墳前狂吼,電閃雷鳴,她看見顧子琛被閃電擊中。

強力的心痛讓簡安然睜開眼睛,接觸到了是顧子琛凝視自己的眸子。

她猛地伸手抱住顧子琛,“傻瓜!傻瓜!”

她終於明白自己為什麼會重新回來,是顧子琛的誓言,是他用生命的代價換回了自己重活一世。

“傻瓜,你怎麼這麼傻!你怎麼可以這樣傻!”簡安然抱住他語無倫次。

她一直以為上輩子是自己單戀顧子琛,一直以為是自己一廂情願,現在才知道,顧子琛對自己付出了什麼,那是生命的代價。

“我愛你!子琛,我愛你一生一世!”

三天後,簡氏華宇集團董事長簡老爺子釋出聲明,找回了失蹤多年的愛女簡安然,簡老爺子年事已高,名下股份全部贈予簡安然。

簡老爺子釋出聲明後冇有幾分鐘,顧氏集團釋出聲明,顧氏董事長顧老爺子身體抱恙,為了集團發展,現將名下股份全部贈予兒子顧子琛。

一天後,顧氏和簡氏釋出聯合聲明,顧氏總裁顧子琛和簡家大小姐簡安然於本月十八號完婚。

鮮花紅毯,豪車迎來送往,顧子琛和簡安然的婚禮在顧氏集團酒店盛大舉行。

簡安然在簡老爺子的牽手下穿過紅毯被送到了顧子琛的手裡。

顧子琛滿臉都是喜氣,兩人當著前來祝福的賓客大聲認愛,互相戴上結婚戒指,當著一乾人等的麵擁吻,幸福和喜悅溢滿了心間。

婚禮介紹,顧子琛放下集團事務帶著簡安然開始了蜜月旅行。

一年後兩人的兒子顧天賜出生,抱著白白胖胖的顧天賜,顧子琛笑得合不攏嘴。

“兒子,你快快長大,爸爸已經為你預定好了小妻子。”

簡安然一怔,“我怎麼不知道?”

“這是我和展白的約定,我們的孩子,如果是男男就是兄弟,是女女就是姐妹,如果是一男一女就是夫妻,我現在生了兒子,展白以後一定會是女兒,我們天賜等著娶老婆就行了!”

“德行!”簡安然看著懷裡的兒子想到她做的那個關於顧子琛的夢,夢裡季展白和他的江大小姐生的的確是一個女兒。

夢中的季展白那麼帥氣,江大小姐也那麼美,他們的女兒一定也是天人之姿吧!

她的天賜已經有了內定的老婆,簡安然嘴角含笑,“兒子,你快快長大,等著娶老婆!”

顧天賜咧著小嘴笑得那個樂嗬嗬,顧子琛和簡安然也相視而笑。

相憐相念倍相親,一生一代一雙人!還有什麼比現在更美的事情!

(本書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