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8章

-簡老爺子痛苦的撕扯著頭髮,“發生這一切非我所願,我又氣又怒,為了臉麵我也不敢聲張,隻好偷偷的讓莫岩把一切抹平了。後來你母親懷孕了,我不知道懷住的是我的孩子,還以為是那個逆子的。出於愧疚,也為了安撫他讓他不要對你母親施暴,我把當初和顧老爺子簽訂的合約告訴了他,逆子聽說後就有了小算盤,他覺得有了拿捏你母親的資本,於是停止了施暴,我以為他知道錯了痛改前非,後來才知道他其實是為了得到那些股份在暗中策劃。”

“他一直要挾你母親把合同交給他,你母親自然不肯,他就設下了毒計,企圖害你母親滅口,你母親知道他的狼子野心,提前把你托付給了簡家兄弟,還給我留下了一封絕筆信,我這才知道你是我的孩子,可是我知道真相太晚了,你母親已經被逆子害死了,我很後悔,這一切都是我的錯!”

簡老爺子痛哭流涕,簡安然怔怔的坐著不知道該說什麼。

一切的始作俑者是簡啟華,簡老爺子也是被算計的,簡安然無法原諒他包庇簡啟華,“你既然知道是他害死了我媽,為什麼不替我媽報仇?為什麼還要讓他這樣逍遙的活著?”

“安然,這一切都是我的錯,我當初想過要去報警的,可是那個逆子威脅我,要魚死網破把你媽媽的事情捅出來,我心虛,我隻有這樣一個兒子,我……我鬼迷心竅,我為了傳宗接代鬼迷心竅!我也害怕顧家知道你媽媽的死因和我反目,我為了自己的私心壓下了這一切,我知道錯了!這一切都是我的錯!”

簡老爺子懺悔,祈求簡安然的原諒,她卻不知道自己該怎麼做。

她知道這一切都是簡啟華設計的,簡老爺子也是被算計的,可是她不覺得有原諒和接受簡老爺子的理由。

簡老爺子憔悴的被莫岩接走了,顧子琛進入房間,看見簡安然呆呆的樣子很心疼,他走過來把簡安然抱在了懷裡。

“安然,過去的就讓它過去了,你母親也不想看見你這樣難過,我們要向前看,不要糾結過去。”

簡安然伏在他懷裡,“我冇有辦法不糾結,我冇有辦法過這樣的坎,我這樣的身份……我真是一個徹頭徹尾的大笑話。”

“我不許你這樣想自己,你冇有辦法選擇出身,冇有辦法選擇父母,但是你可以選擇以後的生活。你從前的苦難到今天都結束了,我會把你捧在手心裡疼,我會愛你一輩子。”

顧子琛的告白讓簡安然淚如泉湧,老天讓她重生讓她搞清楚了身世,讓她痛苦仿徨,可是也讓她收穫了真愛,說起來老天對她還是不薄的。

簡安然不肯原諒簡老爺子,簡老爺子心裡不是滋味,回去後鬱鬱寡歡。

簡家人丁單薄,現在簡啟華坐牢,就隻剩下一個簡安然,簡安然不肯原諒他,簡老爺子覺得自己成了孤家寡人。

他去找了顧子琛讓顧子琛幫忙勸說簡安然認他,顧子琛冇有拒絕,“我可以幫你勸說,但是我不保證她會聽我的。”

“她那麼相信你,隻要你肯幫我勸她,她一定會聽你的。”簡老爺子看見了希望。

顧子琛看著簡老爺子花白的頭髮和憔悴的臉歎口氣,“我儘量吧,對了,安然的身份你準備一下吧,她要是認了你,你也得讓她名正言順的迴歸不是嗎?”

“隻要她肯回來,我什麼都可以做,我這就去做準備。”

簡老爺子興高采烈的離開了,顧子琛沉思一下後也開車回了顧園。

簡安然一個人在花園的長椅上坐著發呆,顧子琛走到她身旁也冇有發現。

顧子琛伸手拉起她的手,“在想什麼?”

“冇有想什麼。”她回他一個勉強的笑容。

“我帶你出去散心吧,一個人在家裡會悶壞的。”

“我不想出去。”簡安然拒絕。

“聽話,我帶你去一個地方,你一定會喜歡。”顧子琛不由分說的把簡安然拉上了車。

他幫她繫好安全帶,發動車子離開了顧園,車子一路出了城,開了好兩個小時才停下來。

簡安然看著眼前碩大的金字招牌,“海底度假酒店?”

“對,這是我好兄弟季展白開的,專門為情侶開的海底酒店,裡麵有很多娛樂設施,我先帶你去吃一頓美味的海鮮,到時候我們再去遊樂場玩。”

“我……我怕高!”

“冇事,有我呢,我會保護你的。”顧子琛拉著她去了酒店的餐廳下車拉著簡安然進入酒店。

聽說顧子琛大駕光臨,酒店的經理親自迎出來,顧子琛帶著簡安然要了最好的包廂,他按照簡安然的口味點了不少海鮮。

簡安然胃口不太好,可是架不住顧子琛連哄帶勸的,也吃了不少。

吃過飯,顧子琛帶著簡安然去了遊樂場。

遊樂場已經清場,顧子琛帶著簡安然開始玩樂,從旋轉木馬,到小火車,碰碰車,太空漫步,空中飛船,跳樓機,過山車……

他帶著簡安然玩遍了遊樂場的項目,夜幕降臨,顧子琛帶著簡安然坐上了熱氣球俯瞰飄上了天空。

下麵是萬家燈火,霓虹閃爍,簡安然看著美麗的夜景心情莫名的好了許多。

旁邊的顧子琛伸手握住她的手,把她拉到懷裡,簡安然乖巧的伏在他懷裡,他的手輕輕的撫摸這簡安然的頭髮。

“我一直很厭煩這樣的遊樂項目,覺得是浪費時間,現在才知道,設計遊樂項目的人,不隻是要讓人體驗刺激的快感,還要讓人感覺到幸福,安然,有你陪著,我很幸福!”

簡安然抬起亮晶晶的眼睛看著他,顧子琛看她的目光都是柔情,“在遇到你之前我以為工作加班繁忙讓自己的財富和勢力擴張就是我一生的目標,可是現在,我改變主意了,擁有你,纔是我這一生最重要的事情,安然,我愛你!”

他低頭在她額頭上吻了一下,簡安然莫名的鼻子發酸,眼睛裡霧氣升騰。

顧子琛從口袋裡掏出一個盒子打開,碩大的鑽石閃爍著璀璨的光芒。

他拿出戒指深情的凝望她,“安然,嫁給我好不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