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6這就是報應

-簡安心帶著毒劑回來後就開始尋思要如何對簡安然下手,這毒劑無色無味,最好是加在簡安然喝的水裡。

簡安心心裡想著,簡安然和顧子琛回來了。

簡安心滿臉笑容的上去打招呼,簡安然心情不好,冷著臉去了樓上。

簡安心在心裡冷笑了一聲,看阿姨不在,去廚房倒了一杯果汁快速的倒入毒劑後攪勻端著去了簡安然房間。

“姐姐,渴了吧?我給你端了果汁上來!”

簡安然淡淡的,“放那邊吧!”

簡安心把果汁放在簡安然旁邊,冇有走的打算,簡安然冷冷的看著她,“我要換衣服,你出去吧!”

“你喝了果汁我把杯子拿下去洗了。”簡安心陪著笑臉。

“不用了,我自己待會送下去。”簡安然臉色很醜,“走吧!”

簡安心咬了咬嘴唇,不甘心的退了出去。

她冇有走遠,就站在門口等候。

在外麵等了幾分鐘,聽見裡麵傳來一聲痛苦的呻吟,接著是重物倒地的聲音。

簡安心猛地推開門,看見簡安然一臉痛苦的捂著肚子躺在地上,嘴角不停的有血往外冒,地上杯子碎了一地。

看見簡安心簡安然困難的吐出兩個字,“救……我……”

這藥竟然這樣霸道,簡安心哪裡會救她,拿出手機對著簡安然拍了幾張照片後,關上門轉身就跑。

她得在有人發現簡安然的屍體之前先逃走,在逃走之前先把剩下的四千萬弄到手。

簡安心狂奔出了彆墅後就給簡若曦打了電話,“簡小姐,成功了!”

“這麼快?”簡若曦有些不敢相信。

“你看照片!”簡安心馬上把照片發給了簡若曦,看見簡安然嘴裡都是血躺在地上的照片,簡若曦哈哈大笑。

“媽,簡安然被簡安心弄死了!哈哈哈哈!”

“真的?”曲婉婷馬上湊過來看,看見照片也跟著笑起來,“現在好了,終於把眼中釘給拔出了!現在那個簡安心怎麼辦?”

“當然是弄死她了!我還欠她四千萬呢,等她過來拿錢就是她的死期!”

曲婉婷自然也不是一個簡單的角色,“若曦,為了不讓她的死留下任何把柄,弄死後直接讓人分屍用強酸把她化為一灘水。”

“好!先把她引出來再說。”

簡若曦冷笑著給簡安心發了資訊,“你不能留在國外了,我已經給你定了船票,你現在不能乘坐飛機離開,我擔心顧子琛會追查,所以給你定了遊輪的票,你馬上過來拿錢和票離開這裡。”

簡安心冇有想到簡若曦這樣好說話,竟然連後路都給她想好了。

她馬上打車趕去了簡若曦說的地方,她鬼鬼祟祟的推開門,等待她的是死神的獰笑。

簡安心被守候在這邊的曾加成當頭一棒打暈了,看見簡安心暈倒,曲婉婷馬上上前來幫忙。

她和曾加成為了防止簡安心掙紮先綁住了簡安心,還把她的舌頭也割了。

舌頭被割疼痛難忍讓簡安心睜開了眼睛,接觸到的是手持利刃的曾加成和曲婉婷。

她又驚又痛,可是冇有了舌頭隻能發出嗬嗬的聲音。曾加成和曲婉婷開始往她身上捅刀子,刀刀入骨,疼得簡安心死去活來。

而簡若曦站在一旁笑得那個開懷,“這就是你和我討價還價的下場,你要是一開始就聽我的殺了簡安然,我可能還會放過你,可是你這個小賤人,竟然坐地起價要敲詐我五千萬,你配嗎?”

簡安心的眼裡淌出血淚,她好後悔,好不甘心,可是這一切已經不是她能扭轉。

刀刀入骨,撕心裂肺,在無法抵擋的疼痛中,簡安心看見了一副畫麵,她臉上帶著獰笑,手裡拿著匕首,對著不能動彈的簡安然用力的戳了下去。

因果循環,不是不報時候未到!出來混的遲早是要還的!在陷入永久的黑暗之中時候簡安心腦子裡劃過的是這樣一句話。

可惜她知道得已經太遲了!

曲婉婷和曾加成把簡安心大卸八塊後準備用強酸腐蝕,門被從外麵踢開了。

簡啟華帶著人衝了進來,看見眼前的血腥場麵,簡啟華髮出一聲怒吼,“賤人!你這裡兩個賤人對她做了什麼?”

“啟華,這個簡安心她替我們除掉了簡安然,我和若曦知道不能留她活口,就把她騙過來處置了。”曲婉婷還打算邀功。

“賤貨!歹毒的賤貨!”簡啟華揪著曲婉婷左右開弓的扇耳光,“虎毒不食子,你連自己的親生女兒也殺,你還是人嗎?”

“什麼?你說什麼?這怎麼可能?”曲婉婷呆了。

“她是我們的女兒!賤貨,都是你這個賤人和姓曾的搞得鬼,你們怎麼可以這樣狠毒?”簡啟華接到顧子琛讓人發給他的資料和資訊瞬間懵了。

他馬上帶人趕過來卻是遲了一步,簡安心已經被大卸八塊冇有了氣。

簡啟華狀若瘋魔,他雖然心腸歹毒,但是這樣看著自己的親生女兒被大卸八塊的慘像還是冇有辦法承受。

曾加成和曲婉婷這兩個賤人在他眼皮底下有染,用他們的孩子換下了自己的孩子,可笑他一直以為是自己的女兒的簡若曦竟然是曾加成的孩子,而他的孩子則被曾加成掉包扔了。

恨意充斥著簡啟華的心,“把這三個賤人給我大卸八塊!”

保鏢得令馬上上前動手,簡若曦還在做夢,“爸!我是你女兒!我是你女兒啊!”

“你是曾加成的女兒,小賤人!我竟然一直把你當親生骨肉養著,真是可恨啊!”

簡啟華惡狠狠的衝到簡若曦的麵前對著她拚命的扇打,“可恨啊!我竟然替彆人養女兒!”

看見簡啟華打簡若曦,曲婉婷心疼了,馬上衝上去阻攔,“啟華,都是我的錯,你打我吧!你彆打若曦,她什麼都不知道,所有的錯都是我的!”

“賤人,你以為你逃得過嗎?”簡啟華一個大耳刮子把曲婉婷給抽得摔倒在地。

他嗜血的盯著曲婉婷,“你以為這個小賤人是你和曾加成的女兒?你還想著為她脫罪是不是?我告訴你,這個小賤人和你冇有半毛錢的關係,他是曾加成這個狼心狗肺的東西和彆的女人的女兒!曲婉婷你這個賤人,你和曾加成勾搭成奸給我戴綠帽子,曾加成也冇有對你有多好,這就是報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