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飛來橫禍

-夜,凱悅大酒店。

慕清池推開虛掩著的酒店房門,裡麵一片漆黑,宋寅人呢?

她站在門口輕輕的叫了一聲:“阿寅!”

話音剛落,黑暗的房間裡突然伸出一隻鐵臂般的大手抓住了她的肩膀。

慕清池輕呼一聲,人已經被用力的拉進了房間。

耳旁聽到一聲砰的關門聲,她人天旋地轉已經被打橫抱起拋在了房間的大床上。

暈頭轉向的慕清池還冇有反應過來,男人已經欺身而上壓了下來。

慕清池嚇傻了,平時溫柔的宋寅今天是怎麼了?

“阿寅,發生什麼事情了?你冷靜?”

可是身上的男人明顯無法冷靜,他瘋狂的撕扯著慕清池的衣服,殘忍的撕裂了她。

黑夜是一塊遮羞布,把一切掩蓋得嚴嚴實實,男人不知疲倦的索取著,慕清池完全承受不住,暈了過去。

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男人終於結束了這一切。

他起身穿上衣服下床,嘴角浮現一抹苦笑,想不到他千防萬防,還是冇有防過去,竟然在蓉城這種小地方被人算計了。

床上的女人是黑是白,是美是醜,他完全不知道。

他也不想知道,季展白隻知道,女人找的人並不是他,她無辜的成為了自己的解藥。

他現在因為某種原因不能暴露身份,既然毀了這個女人的清白,就應該為她負責。

季展白輕歎一聲,取下脖子上的身份掛牌掛在了昏睡中的女人身上。

低沉的充滿磁力的聲音在黑漆漆的房間響起,“女人,這是我的身份標牌,你好好保管它,我會讓人來找你的!”

………………

清晨慕清池睜開了眼睛,房間裡就剩下她一人,宋寅蹤影全無。

身上的疼痛在提醒她昨天晚上發生了什麼,慕清池忍住痛坐起來,發現自己脖子上不知道什麼時候竟然掛了一枚通體碧綠的飛鷹玉佩。

這個飛鷹玉佩她見宋寅掛過,宋寅為什麼要把他身上的配飾掛在自己身上?

她疑惑的摸了摸脖子上的配飾,電話鈴聲清脆的響起。慕清池忍住痛下床撿起地毯上的手機接通。

“清池,你趕快回來,你爸出事了!”媽媽的聲音焦急的傳來。

聽說父親出事,慕清池不顧身上的疼痛快速穿上衣服往外跑……

慕父因為公司出事被警察帶走了,慕母抓住慕清池的手滿臉淚水,“清池,你要救你爸爸,你得想辦法救你爸!快找阿寅!讓他幫你想辦法!”

慕清池馬上給宋寅打了電話,電話卻無法接通,宋寅竟然不接她的電話。

她安慰了幾句六神無主的母親,不顧身體不適急急忙忙的去尋找宋寅。

慕清池找遍了宋寅可能會去的所有地方都冇有找到他的人。

他的電話也一直處於關機狀態。

宋寅為什麼要關機?他人到底去哪裡了?

他知不知道自己現在非常無助非常害怕?慕清池紅著眼睛握住脖子上宋寅為她掛上的配飾,眼淚不停的往下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