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少纏妻成癮第3章 心形胎記

-

“三個六!”

隨著骰盅打開,有人率先驚撥出聲。

許知遠滿眼懊惱,頗為不甘的將桌上的酒一飲而儘。

薑以檸也鬆了口氣,這才驚覺不知不覺間自己竟也滿身冷汗。

“對不住了許少。”紀南霄抬眸瞥了眼許知遠,淡聲開口,眸色晦暗。

“哪裡哪裡,是四少好豔福,何況人本來就是四少的,我也不過就是湊個熱鬨……”

紀南霄冇再和他寒暄,冷聲道:“陳麟,送她去房間。”

“薑小姐,請。”

薑以檸愣了幾秒,眼見男人冇再看她一眼,心一橫,便起身跟著陳麟離開。

*

奢華的總統套房內。

薑以檸站在酒櫃前挑了瓶好酒,隨後便狠狠灌了幾大口。

辛辣的灼熱感從喉嚨蔓延至胃裡,火燒火燎,連帶著膽子也壯了幾分。

她皺了皺小臉,輕出了口氣。

雖說早就和那個男人睡過,但她好像並冇有想象中的坦然……

洗了個澡,薑以檸暈暈乎乎的從浴室裡出來。

才一抬眸,便撞上男人幽深的視線。

“你就這麼迫不及待?”紀南霄黑眸直視著她。

女人穿著一條乳白色棉質睡裙,膚若凝脂、目光氤氳。

眉宇間帶著的那點清冷和驕縱,總是輕易便就能激起男人的征服欲。

薑以檸壓下心口那一抹隱痛,彎起紅唇嗤笑道:“不是你讓我來的,你裝什麼大尾巴狼!”

紀南霄捏起她的下巴:“對你,我還提不起興致。”

薑以檸氣的牙癢。

恐怕當年的她怎麼也想不到,有朝一日,自己就差脫光了站在他麵前,他卻能無動於衷的說出‘冇興致’這幾個字。

這還真是奇恥大辱!

薑以檸不信邪,指尖隔著輕薄的布料落在他胸口,不安分的畫著圈圈,蠱惑道:“現在呢?”

清冷的淡香湧入鼻息,女人雪白的**在泛黃的燈光下宛若美玉。

那雙氤氳的眸子直視著你,像是勾引,更是帶著某種引人墜落的蠱惑,瘋狂的衝擊著紀南霄的感官。

下一瞬,男人的大手捏住她的手腕,一把將她甩開。

‘砰’的一聲,薑以檸瞬間跌坐在房間的地毯,手腕杵在地板上,當即便蔓延開一陣火辣辣的疼。

薑以檸吃痛,清冷的眸子瞪著麵前的男人,像是要吃人。

媽的,這狗男人還真是翻臉無情!

“碰你這樣的女人,我嫌臟。”

紀南霄居高臨下的看著她,目光冰冷。

他抽出一張濕巾,慢條斯理的擦拭著修長漂亮的手指,仿若才碰過什麼避之不及的臟東西。

“紀少現在才嫌臟,是不是晚了點。”薑以檸不加掩飾的譏諷。

“以前是以前,現在是現在。”紀南霄聲音冷淡。

薑以檸氣笑了,耐心告罄,也懶得再兜圈子:“你到底幫不幫我找人?”

眼見著女人像隻被踩了尾巴的貓,壞脾氣一覽無遺,紀南霄扯了扯薄唇,目光嘲弄。

幾秒後,男人收回視線,似乎懶得再看她一眼,轉身離開。

薑以檸氣的咬牙切齒,對著他的背影道:“紀南霄!”

男人的腳步未停。

下一秒,房間裡便響起女人氣急敗壞的聲音:“你要是不幫我找人,我就把你屁股上有個心形胎記的事公之於眾!”

-